设置

关灯

Chapter 14

    Dale
    他不一样了。除了充沛无比的性欲,简直跟刚遇见的那个流氓判若两人。
    像是咬了你一口的鲨鱼缓缓潜进水底,但你心里清楚,无论流没流血,它都还会再追上来把你吞了,永不罢休。
    我甚至在几次恰好对上那种沉沉的目光时候有些惧怕,就像现在。
    从海滩回来,我们像往常一般回了他儿时的房间。
    他心事重重的绷着脸,直接大敞开窗,一丝不苟的脱掉上身和下身的衣服,直到一丝不挂。
    我背靠身后的门,上锁,视线从他的肩膀看到他的腰线,一顺向下,停在紧绷出两个深窝的臀部。
    他经历了什么?
    回想着与Cotton公爵和公爵夫人一星半点的相处,我拿了衣柜里的睡袍,从背后套在他身上,摸索着打结。
    秋冬交季,逐渐变凉的海风会把人吹病。
    他抓起我的手指握着,亲吻,转过身,缓缓扯开结的一角,抱着我仰躺在床上。
    虽然他不介意,这确实是第一次我衣冠完整他全身赤裸。
    当然,除去他不听话我抽他的时候。
    可他的不介意却让我无法不脸红。因为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
    也许他更希望我赤裸着为他准备早餐,毕竟准备早餐的时候被剥衣服到仅剩一件也不止一次了。
    我趴在他脖颈深深呼吸,“你真好闻。”
    “你喜欢吗?”他反问,撑起两条腿,把我的锁在中间。
    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我的感受了?
    即使做爱也没这么问过,而那在他看来是除了古典乐之外最喜欢的事了。
    “Yes.”我撑起一只手臂看他,补充道,“你的任何东西。”
    “喜欢跟我一起生活吗?”温热的手指插进我的头发,轻轻顺着。
    “也许?”我的心砰砰跳起来,几乎猜到他在暗示什么。
    他直直看着我,喉结上下动了动,我距离他极近,几乎听到了这吞咽声。
    “没有‘也许’,是,或者不是。”
    “如果我说是呢,那将证明你是我一个人的吗?”我盯着他的灰眼珠,阳光下瞳孔收得紧小。
    他像个迷,Gabriel一样从天而降,毫无预兆。但我无法忘记在那所被囚禁的房子,地下室里,那些高跟鞋和破碎的衣物。
    他也许有着比我想象中还要丰富的历史。
    他喜欢性虐。
    所有的不安都来源于此,他喜欢性虐。
    性虐爱好者喜欢追求新花样,追求新的下限。
    他会继续去寻找新鲜感吗?
    脑海中回荡着有一天突然无法忍受他的监视而同他发脾气的那一幕。
    他还是那么贪心,希望我的整个世界只有他。而他却是不确定的,不稳定的,我又无法把所有的筹码压在他身上。
    因为身上能灵活兑现钞票的筹码早已所剩无几。
    哦,那段时间可真是痛苦,心脏闷痛得想起来就让人流眼泪。
    “你不会想让警察出现在你家门口检查你的ID.”他威胁着,手指把燃着的香烟揉搓熄灭,几乎碾碎。
    “别威胁我。”我瞪着他,身边几个穿着啦啦队队服的女孩一直在看他,即使已经经过了他,即使离他越来越远。
    看,他简直是个雄性荷尔蒙合成器,所有的雌性都不由自主的追着他跑,就连妓女也会为了跟他做爱而少收钱!
    也许我该考虑考虑自己是不是也正被他牵着鼻子走。
    哦不,或者说这就是事实,自己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
    “那就惩罚我。”他直直盯着我,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浓密的睫毛颤也不颤,灰眼珠像两颗漂亮的宝石。
    我只感到身下发热,一阵阵,习惯在头脑里打上了深深的河床,熟悉的触碰立刻让它丰盈起来,越积越深。
    下意识吞咽着,想着用皮带抽他一顿好泻火,SM皮鞭可不行,那实在是太小儿科!
    要用皮带。
    也许我该给他绑个漂亮的结,像个礼物那样……
    也许我该玩儿Pegging…
    结果就是,我被直接扯进了他的车里。
    狭小的空间,他顺畅上了主驾,我被压在他腿上坐着,手背交叉着缠上方向盘,臀部一凉……
    天!这车玻璃是单向透视的吗?
    “No,Frank!”我挣扎着,只听见几声布料的摩擦,身下就顶着个湿润且硬的东西,“外面有人!”
    真见鬼这里是大学!
    还恰好在橄榄球场外面!
    但他已经冲进去了……
    他不慌不忙的抬起我的腰又放下,直接绕过拉链扯开我的上衣,亲吻我的背。
    那种熟悉的热马上漫上来,我简直被他调教得再好不过了!
    “别……别这样……我们该换个地方……”我的腰突然被他向后一拽,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
    汽车鸣笛声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我的心立即被提起来。
    “Mmm…Give   it   to   me.”温热的手指绕到前面,灵巧的剥开被保护的前端,毫无规律的重重按压,“Give   it   to   me,   I`ll   leave.”
    心底一烫,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我努力屡出一丝理智,虽然很快就被再次淹没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几乎被逼疯了。
    即使这个年代的车减震再好,晃动的频率也显而易见,再加上非单向透视玻璃……
    “我觉得它快来了……”他按压着手指,轻声说着,粗喘声夹着闷哼,在这地狱里面,简直好听极了……
    羞耻增加了无数的快感,终于在他的手指和被我含着的硬热的双重刺激下爆发……
    他突然退出来,我试图吞回去,却被他挡住了……
    整个手掌按压在上面用力揉动着……
    我甚至能想象到那些喷溅出来的液体是怎样顺着漂亮的指缝流下来的……
    那双漂亮的、揉弦时候做出优美颤动动作的手……
    “我恨你。”我趴在方向盘上,脸埋在手臂中。
    “I   don`t.”
    我被他这顺畅的答话惊得立刻清醒起来。
    他缓缓停下揉捏按摩好延长余韵的动作,细细为我整理裤子……
    然后直接褪掉了……
    他又重新闯了进来……
    “我还没来。”他用手指划了划我的脸颊,“Do   you   still   want   to   punish   me?”他提着建议,启动车子。
    那天他带了满身的红印子,直到一周那些青紫色才慢慢褪了。
    可我再用力,也无法打散他那股高高在上、掌控全局的自信,即使他身上布满了肿起来的鞭打痕迹,被我扣了贞操带,正跪在我面前直直看着我,在我的小腹上轻轻印下一个个吻……
    我伸手在他脖颈上滑了滑,慢慢收紧,掌心底下鼓起来的喉结为缓解不适上下滑动着。
    他仍旧沉沉盯着我,没阻止,我却没办法忍心再加力道了。
    我低下头吮他的嘴唇,忍不住伸手揉捏他的臀肉,大块的肉因为我的触碰而绷紧,一直顶在大腿上的东西更硬了。
    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体简直像个艺术品。
    “Yes.”他任我调戏着,突然发声。
    我停下抚摸他小腹的动作,重新滑到他的胸口,穿过上面厚重的毛发。
    “我爱你,你感觉得到吗?”我把手掌压在他的胸腔上,那个规律跳动的地方,看着他。
    “Yes.”他认认真真的回答着,连最后那个-s都咬得十分清晰。
    “你会背叛我吗?”我紧紧盯着他,“我不认为我能再承受更多了。”
    灰眼珠转开视线,他悠闲的拿起我的手欣赏起来,耐心的抚过每一根手指的皮肤,然后摘下自己小指上的宽面戒指,虽然有点紧,却毋庸置疑的、一点点套上我的无名指。
    “I   won`t.”他直直看着我,嘴唇印在那枚戒指上,“I   won`t.”
    *********************************************
    Francis
    母亲从不觉得亏欠我什么。她甚至认为我亏欠她的。
    仍旧这样认为。
    我知道她私下约了Dale骑马,但从那之后她仿佛彻底消失了,闭门谢客的日子从未正式开始,也一眼望不到头,这让我感到好受多了。
    真是讨厌这地方!
    它的美好简直为这讨厌加了无数的分。
    她却喜欢。一直站在海边,海风把她黑色的头发撩起,卷成一个个优美的波浪。
    “你在做什么?”她过来问,背着阳光。我眯起眼睛看着她,温暖的笑容渐渐与母亲重合……
    “过来,给我一个吻。”我伸出手掌,向她做着邀请。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放弃激情,可她能给的却越来越多,我很欣慰,这是我无数次拉低她下限的结果------
    羞耻的下限。
    她是个正直的人。
    而现在,在我面前,她是个正直、性欲旺盛的人。
    从人海中的车里,到有人散步的公园,再到人潮汹涌的橄榄球现场……
    她的表现是那么好,一次比一次出色,玩火的过程简直变得美妙无比。
    什么是调教?这就是了。
    我怎么才能保证她的忠诚?这就是了!
    即使心不属于我,她的身体也是我的。
    她的身体是我的,我就敢保证她的心迟早是我的。
    每个房间的橡木衣柜都让人生厌,这个也不例外。
    我大敞开窗子,想着第一次偷窥母亲的情事,突然有些反胃……
    所有的一切都从那开始,不是么?
    眼睛盯着窗外的海发呆,麻木的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往下脱,直到全身赤裸。
    我甚至能感到一阵阵闯进的海风夺走我身上的热度。
    低下头,小腹上还有她上次鞭打我的皮带痕迹。浅浅的红色印子,因为我收紧控制的程度让她抓狂了……
    或者是不安?
    她为什么不安?
    哦,女人只有一种不安,而它对生长的环境十分挑剔,只有那么一种。
    可我一点都不想解释,甚至总带一些女性小物件好让她嫉妒。
    她嫉妒,我就会接受惩罚。
    而那惩罚,才是我最向往的。
    她喜欢这样吗?
    不,她一点也不喜欢,我清楚的知道。
    更多的,是舍不得。
    但这是我给她的权利。
    没错,是我给她的权利,她可以对我做这些事的权利……
    给她把我调教成非她不可的权利。
    我被绑着,却不知道被绑成什么样,只是浑身动弹不得,而下面的私处被绳子横勒着,每挣扎一下都难受得想要高潮。
    眼前一片黑暗,手在身后绑着,温暖干燥的皮肤紧贴着我的臀部和大腿外侧。
    她似乎正跨坐在那儿,但她不发一言。
    紧接着便是臀肉上一阵连续的刺痛。
    皮带抽在上面,清脆的响声,让我忍不住浑身颤抖。
    她似乎在泻火,这简直让我的皮肤承受不住,但心底却有个诡异的念头不断冒出来------
    下次不能再这样。
    绝不能明知故犯,再受这样的惩罚。
    这简直矛盾异常。
    她的惩罚令我不敢再产生那样的念头,可却总是做一些虚假的遮掩好收获这惩罚。
    我渴望跪在她身前,渴望她抽打在我身上的刺痛,我甚至不介意她虐待我的下体,那快感一定会比从前的多了一千甚至一万倍。
    最喜爱的方式莫过于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插进去。
    即使把蕾丝小裤迅速拨到一边需要训练,而不完全脱下它插进去会有点勒人。
    “为什么没东西?”我快速进出了几下,却没如愿以偿的听到好听的水润声,“它们藏在哪儿?”
    难道我们最近做多了吗?
    “现在做这个是不是太早了?”她比我矮,现在几乎整个人被我提着压在厨房的琉璃台上。
    “要不要用些巧克力酱?”我将两根手指伸进罐子里,准备代替自己的那部分插进去的时候她却急忙叫了停。
    “等等……”她紧紧抓着琉璃台的边缘,“跟我说说话……用你原本的口音。”她喘着气,我却被温暖干燥的褶皱绞得死紧。
    我以为遮掩了一切,却在不经意间被她听出了端倪。
    Oh…在英国的日子可是我最讨厌的历史!
    “你想让我说什么,我的爱?”我咬着她的耳朵,把手指上的巧克力酱涂在她赤裸的肩膀上,一点点吮着品尝,“说什么都行,只要你能快点来……”
    她的下面绞得更紧了,我甚至毫无防备的缴了械……
    但心底那种不甘心还是一波波涌上来,我用半软的下体依旧进出着她的漂亮私地,不一会它又硬了起来。
    “你想知道我的过去吗?”我抱起她的两条腿,让它们背对着我张开。
    “No.   一点也不!”她迅速回绝着。
    我被这回答刺痛了,像是被浇了一罐凉水,“Why?”
    “我不想对你变得更疯狂……”她仰起头,躺在我的肩膀上。
    耳边传来这喃喃低语,声音优美得不像话。
    “听着,Dale.”我亲吻着她的嘴唇,紧贴着说道,“我只说一次。”
    她迷茫着眼睛,因为我的进出喘息着,好听得要命。
    “Te   amo.”
    “你会背叛我吗?”她紧紧盯着我,“我不认为我能再承受更多了。”
    那双黑眼珠充满了顽固和倔强,像极了她一次又一次明知不能成功却即使死也要尝试着离开我的时候,也像极了一次又一次拒绝我的求欢却清楚永远无法拒绝的时候。
    这是你想要的吗,Dale,Loyalty?
    我玩儿着她的手指,把自己小指上杜登教授送我的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即使它有些小。
    但我就那么一点点,慢慢的,尽量不让她感受到痛苦的,把它套上去了。
    我亲吻着她手上的戒指,接着亲吻她的手指指腹,让那一小块温暖的皮肤贴在我的嘴唇上,仿佛她在进行着抚摸的动作,又忍不住张开嘴唇和牙齿,含着吮吸,仿佛那是我的快乐源泉。
    “I   won`t.”我在她耳边轻声说,“I   won`t.”
    -------------------------------------------------------
    让对方忠于自己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她/他习惯于某种对待,就像你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教会你某件事的老师,当然,时间长了就不光是忘不了,而是完全离不开,这才是真正的忠诚,Loyalty.
    有时候想想,这种忠诚是不是接近于习惯?你懂,平均21天的连续动作可以养成一个习惯,一年基本上就会离不开......
    这文太长了!更了太久了!
    不过还是谢谢那些每天刷刷刷的读者,也想对你们说声对不起。
    等养大了再开吃的也可以动刀了,因为------
    结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