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节

    制片助理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等了一会儿,又拨了另一个号,皱着眉道:“怎么都不在服务区呢……”

    她按着节目组的通讯录一个个往下打,从编导一直打到录音,打了七八通电话,手机里才传来一声接号音。

    那制片助理松了一口气,对周围人比了个口型:“通了。”

    “你们在哪里?”制片助理顺手开了免提,“怎么还不回来啊?等你们回来拍下一场呢!”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回来的时候导航出了点问题,走错路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才到。”

    导演眉头一皱:“怎么搞的,这么小个岛也会走错路……”

    林璇直觉那人的声音有点怪,仔细一想,那是一种不易察觉的死气,声调没什么起伏,某些字眼拖得特别长。

    那人似乎急着挂电话:“拿着器材呢,不太方便,先挂了啊……”

    林璇抢在他挂电话前道:“叫楚妍舒接一下电话,我是林璇 ,有急事找她。”

    那人把她的话听完,却一言不发地掐断了电话。

    林璇对导演道:“他们可能有危险。”

    导演摸了摸光光的脑袋:“不是说了正在回来的路上吗?”

    这时候,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制片助理怯生生地举起手:“孙导,曹制片,他们的电话又一个都拨不通了,白天岛上的信号明明很好的啊。”

    这话一出,胆子小一些的已经觉得后背发凉,这不是恐怖片标准配置吗!

    林璇来不及和他多解释:“以防万一我们去找找吧。”

    导演并不相信他们会出事,这个小岛被观澜集团买下做整体开发,一半做国际连锁度假酒店,另一半开发成高端度假别墅。

    原来的居民都已经迁走了,现在岛上除了他们摄制组以外,就是观澜集团的施工队,寻宝组出外景一共十来个人,摄影、灯光和场务都是壮汉,能出什么事啊?

    不过林璇的反应正是他期待的,真人秀嘛,不就是要秀?有冲突有戏剧性,才能吸引眼球。

    这女明星看着话不多,倒挺会给自己加戏啊。

    他当即拍板,对副导演说:“临时加一场戏,林璇和桑卓一起出去找人,灯光和摄影准备一下。”

    林璇又好气又好笑:“行吧,拍就拍吧,反正这段拍了也播不了。”

    桑卓和部分工作人员下午有幸见识过“神迹”,听了她的话心里有些发毛。

    尤其是桑卓,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打退堂鼓,只得硬着头皮上。

    唐欢和肖博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捣鼓出四菜一汤,只能凉在锅里。

    “要我们一起去吗?”唐欢问道,“多点人可以分头去找。”

    导演和制片还来不及发话,林璇斩钉截铁道:“不用了,你们留在这里,如果他们回来就给我们打电话。”

    说完,她也不看唐欢的脸色,匆忙去楼上取外套。

    十几个人出了别墅大门,分坐两辆suv,沿着唯一的一条通道往外开。

    驶入环岛公路,却有两个方向可供选择,负责跟拍的编导和桑卓打趣:“大侦探,你快来推理一下,我们该往哪个方向找?”

    桑卓是个悬疑小说家,不代表他会实操,在真实情境下,他的判断力和一般人没大差别。不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然不能拆自己的台。

    他煞有介事地摸了摸下巴,慢吞吞地说:“别墅在岛的东北方向,他们距离这里一个小时路程,说明他们在半径……等等……我看下手机地图……”

    林璇冷哼了一声:“要不要再给你个放大镜?等你推理出来,他们搞不好已经投胎了。”

    桑卓恼羞成怒:“那你说往哪里走吧!”

    刚才打电话的制片助理也在同一辆车里,林璇问她:“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制片助理试着拨了个号,无奈地摇摇头。

    桑卓:“怎么样,林小姐,你有什么高见呢?”

    林璇让司机把车靠在路边:“问问土地吧。”

    编导正在仰头喝矿泉水,一口水没来得及咽下去,一滴不剩全喷在了桑卓的胸口。

    桑卓手忙脚乱地拿纸巾擦:“你说什么?”

    林璇没理他,摸出手机,点开地府客户端,摁下【一键查找附近土地公】按钮,屏幕上出现30秒倒计时,倒计时进行到一半,桑卓旁边的空座上忽然冒出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胸前口袋里还插着支钢笔。

    全车人:“卧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勇士君、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枸骨为邪、小瓶西、轩辕苡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3章 13

    鬼王殿下受够了这些凡人:“别一惊一乍的,吓坏老人家。”

    桑卓:“……”到底谁吓谁啊!

    土地公见了她要行礼,鬼王殿下忙拦住他:“免了吧,我这试用版只能用100秒,有十几个凡人走丢了,你知道是什么东西搞的鬼吗?”

    土地公支支吾吾,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林璇若有所思地看了老头一眼,不方便说,那八成和熟人有关了。

    “那他们在哪里?我们自己去找。”

    土地公操着一口当地口音的普通话:“我看见他们在南边那个工地上。”

    林璇:“那工地有什么问题吗?

    土地公:“那里原来是个祠。”

    林璇心里大致有了谱,庙小妖风大,就是这些小兰若小祠庙最喜欢搞事。

    她对老人家道了声谢,免费试用时间刚好用完,土地公倏地一下又不见了,a里跳出付费提示。

    鬼王殿下吝啬地点了叉,抬头看看一车惊恐的凡人,淡淡地对司机道:“去度假酒店的工地。”

    与此同时,在建度假酒店的工地上,下午出外景的摄制组众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刨土。

    有的用带来的三脚架刨,有的就地取材从工地上找来钢筋,还有几个人没找到趁手的工具,干脆跪在地上直接用手刨,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痴迷狂热的表情,有人指甲劈了,指尖流出了血,也浑然不觉。

    楚妍舒手脚被麻绳捆着,嘴巴里塞了一块不明来源的脏抹布,惊恐地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两眼翻了翻,翻到一半又翻了回来,没能晕过去——上次的午夜麻将事件把她的恐怖阈值提高了。

    一回想白天的事,她就觉得诡异,他们本来是在小岛北面拍摄的,因为东南部的酒店还没完工,到处是工地,拍在镜头下肯定不好看。

    节目组给的线索很简单,所谓的“寻宝”只是个噱头,这段情节的主要目的是借着跟拍两个嘉宾,给金主爸爸的项目植入个软广,顺便拍点俊男美女的互动。

    拍摄进展得很顺利,楚妍舒和盛茗都是科班出身的演员,经验丰富,演技过关,又有编导在一边引导,只拍了两个小时就攒够了素材。

    编导看着时间还早,和总导演沟通了一下,决定临时加一场湖边日落的戏。

    全岛欣赏日落的最佳地点在西南方的废弃渔人码头,众人上了摄制车,从环岛公路绕过去,就在经过酒店工地的时候,司机不知怎么中了邪一样拐了进去。

    一开始车上其他人还清醒,纷纷叫司机掉头,有个脾气火爆的“灯爷”甚至还想抢夺方向盘。

    可随着离工地越来越近,楚妍舒眼看着车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沦陷”,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清醒着。

    工地铁门大敞,值班室里的灯亮着,却没有保安的影子。

    车驶进工地时减速,楚妍舒想趁着这时候夺门跳车,但刚一动就被身边的流量一把扭住了胳膊。

    司机把车开到工地中间停下,众人推推搡搡地把楚妍舒弄下车,对她的尖叫置若罔闻,七手八脚地把她手脚捆住,然后两个男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把她抬到中央一处空地旁,开始往一处刨土。

    楚妍舒想闭上眼,一旁的流量盛茗抬手照她后脑勺上猛拍一下:“给我睁大眼看清楚。”

    他的神情和其他人如出一辙,看向楚妍舒时眼神凶狠,英俊的五官微微扭曲。

    楚妍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咬牙,用舌头把塞嘴的脏布顶了出来:“咳咳咳,盛茗,你清醒一点啊,你们到底怎么了?”

    盛茗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明显一愣,眼里露出困惑,不过只是一闪而过,立即又被凶光盖住,他扬手就往楚妍舒脸颊甩了一个巴掌。

    “啪 ”一声脆响,楚妍舒被打得头一偏,耳鸣不止,半边脸霎时麻了。

    一个拿着三脚架刨地的摄影师转过脸来,似乎有点不满,语调平板地说:“别把牺牲打坏了。”

    流量把破布塞回了楚妍舒嘴里。

    她怕再挨打,不敢再吭气,只能无声地流眼泪。她以为那些人要挖个坑把她活埋,然而眼看那坑越挖越深,已经齐腰,他们却没有埋她的意思,只是继续往深处挖。

    楚妍舒有点纳闷,终究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趁着没人看着她,腰部使劲,往坑边拱了拱,探头往里面张望,只见大坑中央埋着什么,看样子似乎是块石头。

    那些人把石头周围的土刨开,不一会儿,石头渐渐露出更多的部分,却是个有胳膊右腿的人形物,大约半人高,似乎是尊雕像之类的东西,因为糊着土,只能看出个勉强轮廓。

    众人把那东西小心翼翼地挖出来,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抬住两端,高高举起,递给坑边接应的同伴。

    两人把那东西抬到一边,立在空地上,然后跪在地上,脱下衣服仔细擦拭上面的泥土。

    一尊雕像渐渐显露出真容,楚妍舒伸头望去,只见那是个女人的雕像,穿一身飞天似的古装,扁扁的大饼脸上刻着模糊的五官,似乎还涂了颜色。

    众人见状纷纷围着塑像跪倒在地,虔诚地顶礼膜拜起来,一边拜,嘴里一边咕咕哝哝地念着什么。

    楚妍舒头皮一阵发麻,正想着怎么才能脱身,忽然瞥见那塑像似乎自己转了转,她怀疑自己眼花,却听那雕像身体里传出一个女声,闷闷的,还带着点回声:“还等什么?快放血啊。”

    摄影师把楚妍舒拖到雕像脚边,盛茗从腰间拔出一把工具刀,双手平举到头顶,对雕像拜了拜,然后走到楚妍舒跟前,弯下腰,刀刃在工地太阳灯的照射下闪着雪亮的光。

    楚妍舒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开,摇着头发出“呜呜”的悲鸣,发疯一样扭动身体,活像条砧板上的鱼。

    盛茗一时找不准下刀的位置,两个男人走过来,一个摁肩一个摁小腿,把她牢牢固定在地上,流量一把揪住楚妍舒的马尾辫,寒光闪闪的刀刃抵到了她的脖子上。

    “等等,”那雕像指示道,“慢点下刀,让恐惧渗透到血里,滋味更好。”

    林璇一行人赶到工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第14章 14

    鬼王殿下来不及等车停稳,拉开车门跳了下来,一边打开地府客户端。

    桑卓等人正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下车,只见林璇的手机里忽地冒出个穿红旗袍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