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节

    车里的众人:“卧槽!”

    四姨太拢了拢头发,回眸冲车上众人挥挥手,风情万种地一扭胯,一阵风似地朝着那雕像飞去。

    女鬼的速度快得惊人,众人只见一道红色的残影落在那颜色斑驳的雕像上,瞬间化作小指粗的红绳,把塑像捆了起来。

    塑像发出一声痛苦的□□,跪成一圈的摄制组一瞬间失去了控制,纷纷站起身,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茫然。

    林璇趁机冲上前去抢过流量手里的刀,拖开了粽子似的楚妍舒。

    楚妍舒活像老区人民见了解放军,热泪滚滚,嘴里呜呜咽咽个不停。

    林璇一边利索地割开她身上的麻绳,一边说:“行了,一会儿再叫爸爸,赶紧车上去,别妨碍我。”

    楚妍舒“嘤”了一声,开始往停车的地方撤,她一条腿完全压麻了,只能顽强地单脚跳。

    她跳出没多远,雕像中忽然暴涨出一股黑气,四姨太闷哼道:“林小姐,我快撑不住了!”

    这时,那红绳忽然一松,从塑像上脱落下来,变回了红衣女鬼,瘫坐在地上直喘气。

    短暂恢复神智的人们又成了塑像的提线木偶,朝着林璇围拢过来。

    林璇举起手机对着四姨太扫了一下:“你回里面休息吧。”

    塑像的下盘转动了一下,眼睛对着林璇,那些傀儡似的人只是围着她,没有立即动手,似乎在谨慎斟酌。

    “你是谁?天师?女冠?”塑像发出空洞的声音。

    林璇反问:“你又是什么东西?”

    塑像冷笑了一声:“既然是修道之人,应该听过天帝之女姚姬的名号吧?”

    林璇忍不住噗嗤一笑:“姚姬?”

    她忽然想起刚刚土地公一言难尽的表情,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祠庙供奉的竟是她好闺蜜姚姬!

    姚姬是地府华南地区的负责神,当初冥界体制改革,各个地区自负盈亏,众神吃不成大锅饭,只能纷纷下海,到阳间赚信仰。

    林璇进娱乐圈当明星,姚姬则成了情感大v,每天在微博上编些斗婆婆、打小三的段子,虽然吸引到八百万粉丝,但这些毒鸡汤产生了太多戾气,需要消耗和谐力化解,两相抵消也就所剩无几了。

    所以姚姬的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每天为了编段子挠头,来人间两年,那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已然单薄了不少。

    林璇叉腰笑道:“你这么能,你家正主知道吗?”

    塑像呆滞的五官没法做表情,但是听声音显然已经恼羞成怒了:“大胆凡人!竟敢冒犯神祇,论罪当诛!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待我吃了牺牲,得居正位,让你尝尝天罚的滋味!”

    说着冲那些傀儡一挥手,就有三四个人朝着楚妍舒追去。

    林璇不禁失笑,正版为了每个月电费在阳间苟着,一个山寨要上天,真是没天理了。

    她掏出手机拨打姚姬的号码,刚接通就被掐断了。

    林璇气得差点七窍冒烟,继续拨,这回那边接了:“我这儿正在直播呢,什么事啊?”

    林璇:“播什么播,过来清理门户!”说着言简意赅把事情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的姚姬火冒三丈:“我马上来!你开个位置共享!”

    林璇刚打开地府客户端的位置共享功能,手机里冒出一阵青烟,飘到半空中变成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

    姚姬脚一沾地,眯起眼睛睨了那雕像一眼:“就是这丑逼?”

    塑像自打姚姬来了就没敢吭 声,神像和正神之间的等级从属关系牢不可破,正主在场,她连法力都使不出来。

    傀儡们纷纷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大晚上的在工地上游荡,沾了一身的土,眼前还有一尊诡异的塑像。

    流量看见林璇身边的姚姬,微微一怔:“你不是……”

    姚姬:“我不是那个营销号,认错人了。”

    林璇一甩头发,对众人道:“你们先上车。”

    众人这才回过神,赶紧收拾满地的器材,往摄制车跑去。

    姚姬气得直咬牙:“你爷爷我天天编段子,编得头都秃了,你竟敢私吞香火!我……”

    她越说越心酸,不禁悲从中来,脱下高跟鞋,照着塑像脑门上砸,一砸就是一个凹坑,不一会儿就把它戳得满脸麻坑。

    塑像也是要脸的,终于呜呜地告饶起来:“上神饶命,上神饶命……小的受岛上居民的香火,保他们风调雨顺,谁知道这黑心肠的开发商,把人都赶走了,推倒了我的祠,还把我就地埋了,小的没想害人……”

    林璇举起刀削下塑像一只耳朵:“还嘴硬!我要是晚一点到,人血都被你放光了!”

    塑像这时候也知道她肯定不是凡人,唯唯诺诺:“这真不能怪我,一般人我不敢害的,她被人打了‘人牲’的标记,不吃白不吃……”

    林璇听了这话一愣:“人牲?”

    她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听见过这两个字了,所谓人牲就是用人代替猪牛羊之类的牲畜,作为祭祀的牺牲。

    实际上全世界范围内,早期宗教很多都有人祭的风俗,但是文明在发展,时代在进步,这类野蛮的习俗逐渐销声匿迹。

    现在人祭当然已经被天道明令禁止了,成为十大恶行之首,林璇这种体制内的正神敢搞这个,分分钟能被天道当成炮仗放了。

    姚姬闻言脸色也是一变,两指在那塑像的两眼之间一捏,像抽线头一样,把那像灵的真身抽了出来:“什么人牲?你从哪里听来的?”

    像灵真身和塑像长得差不多,就是干瘪些,像是脱水版,怪寒酸的。

    它低着头,眼睛往上偷偷觑着两个大佬的脸色,正要回答,张了张嘴,嘴里却涌出一股黑气。

    姚姬眼明手快把她往外甩出,同时迅速后退了几步,险些没被那口浓郁的戾气喷了个正着。

    再去看那像灵,却见它倒在地上,痛苦地扼住自己的脖子,身体剧烈地抽搐,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两人没来得及干预,那像灵的喉部突然像是被强酸腐蚀一样,出现一个黑黢黢的窟窿,那窟窿快速向四周扩散,转眼之间,那像灵就被蚀得只剩半张脸。

    空洞没有停止吞噬,不到几秒钟,像灵就在他们俩眼皮子底下灰飞烟灭了。

    姚姬神色凝重:“应该是被下了某种禁言咒。”

    林璇捋了捋头发:“这作风可真狠辣啊。”世上的禁言咒五花八门,大部分是让人说不出口、提不起笔,这样直接致人死地的,一看就是体制外的手笔。

    姚姬叹了口气:“我先顺藤摸瓜地查一查吧,你那个对家怎么回事?”

    林璇把上个礼拜在医院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姚姬略加思索道:“这事有蹊跷,我们两边分头查,你把她盯紧点,有什么线索及时互通有无。”

    像灵死了,这条线索断了,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

    姚姬捡起高跟鞋套回脚上,摸出手机给自己的坐骑打了个电话:“发个定位给我,不是微信……地下版地下版,这不废话吗!”

    两三分钟后,姚姬收到了定位,朝林璇挥挥手:“还得回去继续直播,先走了。”

    话音未落,她“嗖”地一下凭空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 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可 5瓶;\o 2瓶;勇士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5章 15

    林璇默不作声地回到车上,一抬头,只见所有人都在偷偷觑她,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一声。

    鬼王殿下:“有什么想问就问吧,不用憋着,我的身份保密,别的我能说就说。”

    这句话像一道圣旨,顿时车里七嘴八舌地炸开了锅。

    “这真是灵异事件吗?”

    “那个泥人是什么东西啊?”

    “穿红旗袍的是鬼吗?”

    “刚才那个美女好眼熟,我好像在哪里看见过……”

    “人死了真的有灵魂吗?阴曹地府什么样子的?有没有奈何桥、三生石、望乡台啊?”

    “下辈子我能不能投胎变成高富帅啊?”

    ……

    林璇的脑袋快炸了:“一个一个来!”

    车上众人像一群好奇的小学生,追着林璇问个不停,她挑能说的说了,末了,桑卓陪着小心问道:“这些事情不是一般不能泄露给活人的吗?”

    林璇红唇一勾,媚眼如丝,清甜的嗓音里却透着股阴冷:“你们知道了这些秘密,还想活着离开吗?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呵呵呵……”

    仿佛有一股阴风从车里穿过,所有人集体打了个寒颤,司机手一抖,方向盘没把稳,车子朝着路边树丛钻去,还好他反应快,一脚刹车踩住,没直接带着全车人去地府报道。

    林璇捋了把头发:“开玩笑的,吓到了吧?我们阴间早就是法治社会了。”

    众人:“卧槽!”

    林璇拿出手机,打开地府客户端,从“阴阳事务”菜单中选择了“保密协议”功能:“都来签个保密协议吧。”

    桑卓:“把秘密说出去会暴毙吗?还是会减阳寿?”

    林璇瞅了他一眼:“我说你这人……怎么就那么阴暗呢!没那么严重,签完协议你们就说不出去了,一想说就会打喷嚏。”

    桑卓:“……”还挺人性化。

    等车上所有人都签完保密协议,车也到了别墅门口。

    另一辆车比他们晚到一会儿,林璇让他们也签了保密协议。

    协议录入需要三十秒左右,进度条走到70,系统忽然跳出错误提示,林璇一看,发现有一份协议失败了,她看了一下,是个圈圈套圈圈的艺术签名,显然是设计过的明星签。

    “盛茗,你这个是不是艺名?签真实姓名。”林璇把手机递过去。

    盛茗重新写了几个潦草的字,系统显示通过,林璇这才收起了手机。

    大队人马一起进了别墅。

    楚妍舒想起这一晚的经历就后怕,双腿无力走不动道,是由摄像大哥背进去的。

    这时候已经将近七点半,留守别墅的嘉宾和工作人员立刻围了上来。

    他们看清楚“寻宝”组灰头土脸的模样,不由吓了一大跳。

    总导演劈头盖脸地问道:“你们到哪儿去了?手机一个都打不通!”

    他看到楚妍舒,差点没背过气去:“妍舒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