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节

    扣款提示一共两条,一条多一条少。多的-1000,是违规施法的罚金。

    因为宋翊即时赶到,她施法施到一半被打断,属于犯罪未遂,天道扣了1000单位和谐力,是小惩大戒的意思。而另一条-100,是因为她对凡人盛茗动了杀念。

    老妈子坐骑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主人不靠谱,一夜暴富攒下两三千余额,一晚上又变成赤字了,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他正想着怎么撂挑子走人,就听林璇“咦”了一声:“扣完款余额还剩30多……这是怎么回事?”

    她边说边往前翻短信,看到前面的一条入账短信,收到的时间大概是在她拿鞭子抽顾遥的时候,那时雷电交加乱成一团,她没注意到手机震动。

    她看了一下转款备注,不由一怔:“是马雁,她灰飞烟灭前用一身功德向我许了一个愿望,正好1100多,系统入账有点延迟……”

    吴梁反应过来:“是那个替身?”

    “嗯。”

    吴梁诧异:“她只是个凡人吧?怎么会有这么多功德?”

    林璇沉默了一会儿:“她活着的时候算个好人,不过大头还是她的阳寿,她阳寿未尽就惨死,天道给了一笔补偿金。”

    吴梁听了也有些唏嘘:“有这笔功德,她下辈子本来可以投个好胎。”

    林璇:“是啊。”

    吴梁:“她许了什么愿?”

    “她请我保佑她外婆。”林璇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把手机滑进口袋里,望向与顾遥缠斗的宋翊。

    吴梁的注意力跟着转移,目光沉沉地看着游刃有余的男人:“这个人……”

    林璇打断他:“千真万确是个凡人,我查过他的档案,生辰八字都没问题。”

    “那鞭子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林璇想了想:“他和我订了约,我的鞭子认他为主也不奇怪。”

    吴梁嘴唇翕动,似乎还想说什么,林璇捋了捋头发,扯扯嘴角:“不可能是他,别多想了。”

    两人说话的当儿,宋翊已经把顾遥逼退至脚手架前,顾遥无路可退,只得纵身一跃,跳上脚手架,试图手脚并用往上攀,宋翊左手横出一剑,挡住顾遥的去路,右手并指凌空画符,金色的符篆转瞬即成,嵌入顾遥眉心。

    顾遥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这道符生生从盛茗的肉身里逼了出来。他本来仗着自己躲在盛茗的身体里,令对手投鼠忌器,这时候彻底没了筹码,拔腿就跑。

    昏迷的盛茗往前栽倒,宋翊扶住他放在地上,紧接着回过身,毫不犹豫地掷出神识剑,无锋剑从后背贯穿了顾遥的胸膛,把他钉在了地上。

    顾遥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林璇走到近处一看,宋翊的剑虽然把顾遥的灵体捅了个对穿,但是角度刁钻地避开了要害。

    顾遥像只被做成标本的昆虫,痛苦地抽动着四肢,身体却被牢牢钉在地上不能动弹。

    林璇居高临下看着他:“那些人在哪里?老老实实说,别耍花样。”

    顾遥抽着冷气说道:“在……在酒店主楼……天台……”

    林璇抬头望了一眼,酒店主楼高二十八层,主体已经建好,只差墙面装饰了。她看了眼宋翊:“宋总可以去找一下人吗?那栋楼里多半布了法阵。”

    她说得有理有据,宋翊没什么道理拒绝,点点头,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张黄色符纸给她:“以防万一。”

    林璇接过来一看,是张雷符,她道了声谢,又对吴梁说:“你陪宋总一起去吧。”

    等两个男人走远,林璇弯下腰,冷冷地看了顾遥一眼:“我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顾遥转过脸去,死死抿着嘴,像个坚贞不屈的地下党员。

    林璇并不感到意外,嗤笑了一声:“你也被下了禁言咒吧?”

    顾遥迟疑了片刻,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林璇看了眼宋翊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来,忽然弯下腰,握住插在顾遥后背上的剑柄,毫不留情地拧了一百八十度。

    顾遥疼得眼泪直流,不住地抽着冷气,手脚都抽搐起来。

    林璇全然无动于衷:“不想回答我的问题你就忍着吧。再问你一遍,我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她边说边慢慢转动剑柄,顾遥疼得死去活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还是不说啊,”林璇通情达理地说,“那我换个问题,像你们这样的东西有几个?”

    见顾遥仍旧默不作声,林璇手上继续使劲:“这也不说?好吧,再试试下一个……”

    顾遥疼得几近虚脱,这回没等她转动剑柄已经忍不住告饶:“我……我说……别再拧了,我 ……我把能说的……都说出来……”

    林璇松开手:“早这么配合工作多好啊。”

    顾遥深吸了几口气,呼吸渐渐平稳:“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在那个演员的身体里醒过来。

    “有个人找到我,说要帮我报仇,还会帮助我成神,只要成神之后满足他一个愿望,我答应了。他借给我法力,让我可以脱离盛茗的身体。我去了横店剧组,操纵工作人员对威亚动了手脚,谁知道楚妍舒命大逃过一劫,死的是替身马雁。

    “我告诉马雁,她是代楚妍舒死的,只要她帮我把人牲带过来,我不但能帮她报仇,还能给她重新造一具躯体,让她复活……”

    林璇打断他:“你骗了她。”

    顾遥哆嗦了一下:“我……”

    林璇不耐烦听他解释,敏锐地指出其中的蹊跷:“你既然借了法力,可以脱离盛茗的身体,为什么还要骗马雁帮你做事?”

    顾遥沉默片刻,似乎是在权衡这问题能不能回答,犹豫再三才开口:“那人……一次只借给我很少的法力,平时我只能潜伏在盛茗的身体里,但是连控制他的行为都做不到,只能趁他意识不清的时候引导一下。”

    林璇回忆了一下,所以刚到岛上的时候,盛茗没什么异常,斤斤计较地抢房间也是本人特色。她若有所思地说:“你是从像灵事件之后才开始作妖的。”

    保密协议签名失败,说明那晚离开工地的时候,盛茗的身体已经被顾遥控制了。

    “有意思,”林璇抚了抚下巴,“你的戾气和法力是从哪里来的呢?我猜猜,你是不是吞噬了像灵的力量?”

    顾遥没吭气,但是单看眼神和脸色,林璇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倒有点像养蛊。”

    她顿了顿,接着说:“我问完了,既然你那么配合,我也投桃报李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们这些神为什么要被天道约束?因为天道是一个协议。”

    神明身负毁天灭地的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天地脆弱得像个鸡蛋,众生都是蝼蚁,任何一个神都能把天地毁灭个十七八次,于是上古神明定下协议,自愿套上枷锁和脚镣,用彼此的力量互相牵制,也约束新来者。

    这是天道的由来,也是天道的力量之源。

    顾遥露出困惑的神色,林璇一笑:“不能理解是吧?就这觉悟,你们注定是些沐猴而冠的魑魅魍魉,就别妄想上天了。”

    说着,她把雷符往顾遥额头上一贴:“这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她话音未落,顾遥的头顶上刹那间聚起了黑云,噼噼啪啪地闪着电光。

    顾遥一脸惊恐:“你……你不是仁慈的神灵吗?你……”

    林璇站起身,冲他嫣然一笑:“谁告诉你神是仁慈的?”

    与此同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闪电把整个天空映得雪亮,一道天雷落下,直直贯入宋翊的神识剑,雷电的力量以剑为中心向四周扩张,所到之处,顾遥身上的戾气尽数消散,偏执和怨恨化成的灵体,终于在电光中化为乌有。

    第22章 22(已替换)

    天雷落下时候, 宋翊正顺着酒店主楼楼梯往上走,电光从窗洞中照进楼里,把四周照得宛如白昼,紧接着是一声震天动地巨响, 宋翊脚步不由自主顿了顿, 回头看了一眼吴梁。

    吴梁以为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不觉绷紧了背部肌肉, 但宋翊一句话也没说, 又转过头去, 继续默默地往上走。

    大楼还没安装电梯,两人只能靠双腿爬上二十八楼,即使是宋翊这样风华正茂小青年也累得够呛,爬到顶时候呼吸也变得有点粗重了, 吴梁因为物种原因不擅长攀爬,扶着墙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心里把那无情无义主人翻来覆去骂了百八十遍。

    两人站在楼梯尽头,宋翊拿出手机, 打开手电筒照了照, 他们面前是一道灰色钢制门。

    他试着转动了一下把手:“锁住了。”

    宋翊并指凌空画了道什么符咒,门锁发出“咔咔”轻响,仿佛有一把无形钥匙转动锁芯, 片刻之后, 声音戛然而止, 宋翊转动门把手, 推开沉重钢门。

    顾遥已经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他布下法阵自然也已经失效了,但是宋翊刚往门外跨出一只脚,身形忽然一顿,后面吴梁差点没撞在他后背上。

    “有什么问题吗?”坐骑问道。

    宋翊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熟悉气息,让他想起伦敦住所花园,下过雨后草地,混合着草青气和湿润土腥味,花园里还有一个古怪女人,总是坐在蔷薇架下秋千上,她永远穿一身洗得发白灰色道袍,长发紧紧束在头顶,脸庞光洁,看不出岁月痕迹,但让人感觉她不年轻,大概是因为眼睛里有太多风霜。

    从宋翊记事起,那个女人就总在那里,沉默寡言,脸色阴郁,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却又仿佛是房子一部分,她偶尔会用那双古井似似眼睛打量宋翊,但更多时候谁也不搭理,只是温顺无害地坐在秋千架上。

    宋翊继承了这个珍贵传家宝之后,她仍旧没什么变化,直到他回国前夕,她突然开口说要去故土看看,宋翊着实吃了一惊,意外程度不亚于花园里石像突然开口说话。

    他没什么理由拒绝,谁知道却惹出了这么多麻烦。

    宋翊捏了捏眉心,收回飘远思绪,借着远处工地灯光打量四周,天台上堆着许多乱七八糟建筑废料,从别墅中逃出来工作人员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却不见楚妍舒魂魄,这也不奇怪,她是最重要祭品,顾遥肯定会小心地把她藏起来。

    宋翊走到离他最近一个人身边,蹲下身在他额头上画了道符,那人猛然惊醒,一个鲤鱼打挺弹坐起来,脸上一片空白,摸了摸后脑勺,接着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吱哇乱叫着连连后退:“你们是谁?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我儿子还没满月……”

    吴梁上前一步,对他道:“你别激动,我是林璇经纪人。”

    男人一听林璇名字,仿佛快要溺水人抓到了一个游泳圈,整个人精神一振:“我我我认识你!”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 宋翊,仍旧有点胆怯:“你是谁?”

    宋翊:“我姓宋,是……这档节目投资人之一,我是林小姐朋友。”

    林小姐三个字仿佛是块金字招牌,那人连眼神都变了,激动情绪慢慢平复:“我是节目组摄影师王雷,别墅闹鬼,林……林小姐让我们逃出来,盛茗说要开车,我们就跟他上了车,谁知道开着开着到了度假村工地上……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昏头昏脑地就跟着大家一起走,盛茗让我们爬到楼顶,我们就往上爬,现在想想真是莫名其妙,但那时候就觉得盛茗说什么都是对,他说到了半夜要杀……杀了我们干嘛干嘛,好像也没人怕,我自己还觉得挺好……”

    摄影师越说越后怕,筛糠似地抖起来。

    宋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用怕,你们遇上了一点……超自然小麻烦,已经解决了。”

    摄影师仿佛不认识“小麻烦”三个字:“真?”

    吴梁把摄影师扶起来:“回到住处好好休息,这几天多晒晒太阳。”

    宋翊依次把其他人叫醒,刚醒过来人都像王雷一样惊魂不定,王雷帮着安抚,吴梁就在一旁点人头:“从别墅里逃出人都对上了,只差楚妍舒魂魄,应该是被顾遥藏在什么隐蔽地方了。”

    宋翊点点头,凭空画了一道十分繁复符篆,同时默念了几句口诀。金光闪闪符篆缓缓升腾到半空中,引来众人一片惊呼。

    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这是哪里来高人?”

    “卧槽这个符真不是特效吗?”

    “会画符应该是道士吧?这么帅竟然当道士,简直暴殄天物!”这是编导妹子。

    “道士又不是和尚,可以结婚好伐……”

    宋翊听见他们议论,不以为意地朝他们点点头,礼貌地笑了一笑。

    编导妹子差点晕过去,捧着心口恍恍惚惚:“他朝我笑了!我天!我叛变了,我要抛弃吴经纪人了……”

    摄影师王雷微微得意,压低声音道:“你们别乱说话,人家宋总是我们节目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