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2节

    唐欢自觉失言:“你什么时候回国?怎么回来也不和我联系啊?你和璇姐认识吗?”

    她连珠炮似地问了一串问题,也不等人回答,快步走过来,大大咧咧地盘腿往桌边一坐:“哎呀,你胳膊怎么了?”

    宋翊淡淡道:“没什么,林小姐在给我包扎。”

    唐欢凑近过来,理所当然地从林璇手里接过纱布:“我学过急救,这个我拿手,璇姐你去休息吧。”

    林璇求之不得:“好啊好啊。”她正迫不及待想奔赴兔头和小龙虾约会呢,简直是一瞌睡就有人递枕头。

    宋翊看出她心思,撩起眼皮,叫住她:“林小姐,善始善终是一种美德,希望你从一而终,不要三心二意。”

    林璇:“……”作为被驭鬼,她只能从命。

    唐欢被他们干晾着,脸上有点讪讪,不过她没有离开自觉,反而走到梳妆台前一屁股坐下,开始对着镜子摘隐形眼镜,摘完眼镜,她戴上夸张地塑料框眼镜,趴在矮桌旁边羊毛地毯上,开始看书。

    宋翊看了她一眼:“唐小姐,可以麻烦您暂时回避一下吗?”

    唐欢一骨碌爬起来,盘腿席地而坐:“怎么了宋哥哥?我打扰到你们了吗?哎呀!真对不起!”

    宋翊声音没什么情绪:“因为我要换衣服,你在这里不方便。”

    唐欢看了一眼林璇,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噘了噘嘴:“好吧。”说完起身走出了起居室。

    宋翊站起身走到房间角落里,背对着她开始解衬衣扣子。

    林璇一颗心已经飘到了兔头和麻小身边,托着腮小声嘟囔道:“我也是女人好吧,为什么我不用回避?”

    宋翊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她郁闷地说:“好吧,我不是人。”

    宋翊嘴角一勾,迅速把新衬衣换好,挽起袖子。

    林璇三下五除二地用纱布替他包扎好:“好了,明 天回了市区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吧,我这手艺有点潮。”

    宋翊道了谢,两人一起下楼,客厅里灯泡已经差不多全换好了,楼下灯火通明。

    林璇走到楼梯口就察觉有哪里不对劲,她一抬眼,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神色十分古怪。就在这时,她忽然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她魂牵梦萦香味,鲜咸香,充满香辛料独特气息。

    她警觉地抬起头,循着香味望去,眼前画面让她心碎了一地。

    只见唐欢坐在餐桌前,面前放着几个打开外卖盒子,旁边骨碟上堆着些小龙虾壳,据鬼王殿下粗略估计,遭她毒手小龙虾至少有五个。她一手拿着兔头,朝林璇晃了晃:“好吃!谢谢璇姐!”

    和她一起离岛摄影师正在拍摄她吃兔头镜头,唐欢回过头,对着镜头啃了一口,嘟着嘴说:“为什么呲兔兔,兔兔辣么可爱!哈哈哈哈哈!”

    林璇凉凉地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众人感到了若有实质杀气,后背上拔凉拔凉,唐欢是金主爸爸亲闺女,他们虽然怕大佬,但是也不敢得罪她,只是提醒了一句,唐欢不听劝,他们也就不多说了。

    他们不知道鬼王殿下护食程度,桑卓和盛茗却是见识过,还心有余悸。

    桑公公走到林璇身边,压低声音狗腿地说道:“林小姐,我们已经提醒过她这是你东西,是宋总专门给你送过来,但是她不听……”

    唐欢耳朵尖,听得一清二楚,不以为然地说:“我们甜蜜小屋里所有东西都是六个人分享啊,矮油,你们干什么那么紧张?璇姐是这么小气人吗?璇姐肯定不会介意,对吧璇姐?”

    林璇抱着胳膊斜睨着她:“当然介意啊。”

    唐欢一脸委屈:“璇姐你为了维持身材不是每天晚上都吃得很少吗?我帮你呲掉帮你长肉哈哈哈……”

    她说着放下啃了一半兔头,抽出湿纸巾擦擦手,把外卖盒子往林璇面前推了推:“好了好了,林美人,不生气了哈,我错了,我只吃了一个兔头,剩下都给你。”

    林璇冷若冰霜:“我不吃别人剩下东西。”

    制片人上来打圆场:“小唐,你跟林璇道个歉,林……林璇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林璇挑了挑眉,斜了导演一眼,导演瞬间哑火,怂怂地躲到一边。

    林璇看了看唐欢,义正言辞:“不问自取是为贼,我以为这是三岁小孩也懂道理,你可以先问我一声。”

    盛茗:“问了你会答应吗?”

    林璇骄傲地一扬下巴,想什么呢,凡人!

    唐欢还没说什么,她经济人忍不住跳出来了:“我们唐欢连轴转了一整天,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你们说要赶拍摄进度,好,我们赶回来,结果呢?你们这边又乱七八糟,唐欢说什么了吗?不就是一点垃圾食品吗,又不是什么米其林三星、怀石料理,吃了就吃了,还上纲上线,都是做明星人了,像八辈子没见过好东西一样……”

    唐欢:“别多说了,楠姐,是我不对。”

    噙着泪,眼眶发红,对林璇鞠了一躬:“璇姐,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这时候,本该义愤填膺众人都保持了诡异 沉默。

    只有今天离岛跟拍那组工作人员,既没有经历像灵事件,又没有经过今天恐怖洗礼,还吃了唐欢米其林大餐,收了她礼物,纷纷声援她。

    那组灯光师大约是人到中年,好为人师,用老大哥似口吻教训林璇::“算啦,以和为贵,欢欢都道歉了,斤斤计较没意思。”

    林璇:“呵。”

    灯光师被她呵了一脸,脸上顿时挂不住了:“我说,有些明星是不是耍大牌耍惯了,也太把自己当个人了,一点鸡毛蒜皮事情借题发挥……”

    一般明星都会对灯光师礼让三分,因为得罪灯光师下场直截了当——被拍丑。久而久之,个别“灯爷”就开始膨胀了。

    另一组灯光师和他关系不错,赶紧偷偷扯他衣摆,那拉偏架灯光师回头:“你拽我干嘛?”

    同事打了两个喷嚏,使劲朝他使眼色:“你少说两句……”

    唐欢却是反复道歉:“璇姐,我真想不到你会生气,我就是回来饿了,看见有吃没多想,对不起,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她态度越诚恳,林璇不依不饶就越显得不近人情。

    这时候,在场其他人虽然不敢说什么,但感情上已经开始偏向唐欢了。唐欢虽然有个事逼又彪悍经纪人,但是她本人家世好又没架子,人缘非常好,看见小姑娘涨红了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众人都有点不落忍,私心里觉得林璇得理不饶人,太较真了。

    这时候,一直沉默着宋翊却走到唐欢跟前:“我认为真诚道歉只是表达歉意,而不是道德绑架,逼迫别人原谅。选择不原谅是林小姐权利。”

    刚才那个灯光师打量了宋翊一眼:“你是哪根葱?”

    宋翊被人挑衅也不恼,心平气和地解释:“兔头和小龙虾是我送过来。”

    林璇:“对!他也是苦主!”

    宋翊:“……”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怪。

    唐欢刚才被宋翊这么有理有据地怼了一通,终于忍不住,抬起袖子抹了抹眼睛,一言不发地转身上楼去了。

    导演一脸尴尬,让年轻女编导上去安抚唐欢,又说些不痛不痒场面话打圆场。

    林璇郁闷地走出别墅,吃都已经吃了,她又不能让人吐出来,可是期待已久事情临到头了忽然落空,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哪怕在别人眼里,这只是些微不足道垃圾食品。

    她刚走进院子,宋翊也跟了上来。

    宋翊见她情绪低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想了想说:“一起走走?”

    林璇叹了口气:“好。”

    两人走到湖边,沿着崎岖湖岸漫无目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原本是岛上居民停泊渔船地方,后来开发商观澜集团包下了整座岛,原住民都迁走了,码头和旧渔船也废弃了。

    开发商把破旧小码头修缮整饬了一下,铺上防腐木板,又保留了几艘样子挺文艺破船,把实用设施变成了一处景观。

    两人走到尽头,席地坐下。湖水在微风中轻轻荡漾,林璇抬头望了望天,云层很厚,一弯弦月半掩在云层后面,时不时探出头来。

    宋翊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 30340记事本,从上面撕了一页,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撕纸。林璇凑过头去,看着毛毛糙糙曲折边缘,好奇地问道:“这是在撕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宋翊卖着关子,继续认真地撕,撕了好一会儿,林璇总算看出来,原来是只歪歪扭扭龙虾。

    宋翊把撕下碎纸团起来揣进兜里,捏着纸片龙虾尾巴,朝它轻轻吹了口气,纸龙虾刹那间变成只活龙虾。这只突然被赋予生命小龙虾有点不识抬举,举起大螯,恩将仇报地夹住造物主手指。

    宋总被夹了个措手不及,低低地痛呼了一声,连忙甩手,然而那龙虾十分倔强,死死夹着他手指不放。

    林璇幸灾乐祸地看好戏,非但不去帮忙,还笑得花枝乱颤。

    宋翊使出了浑身解数,总算甩脱了小龙虾,那龙虾掉到地上,朝宋总挥舞了一下霸气大钳子,蹭蹭地爬进了湖里。

    龙虾一接触到水,重新变成了纸,悠悠地飘在水面上。

    林璇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用含笑眼睛望着宋翊:“谢谢。”

    宋翊怔了一下,低头佯装观察那渐渐下沉纸龙虾,轻咳了一声:“没什么。”

    林璇站起身,拍拍身上灰:“我先带你去工作人员住处。”

    把宋翊送到营地,交给制片助理,林璇回到别墅,楼下还有许多工作人员在为明天拍摄作准备。

    林璇走到导演跟前:“孙导,明天我有点私事,要离开一天,傍晚回来。”

    导演当然没意见:“正好今天出了……这事,大家也休息一个白天,养养精神。”

    正从楼梯上走下来唐欢经纪人不干了:“我说孙导,这样双标不合适吧?你们说要赶拍摄进度,我们唐欢公司有正事,离开岛上还带了摄制组,一边办事一边拍,给你们增加素材,一点没耽误,现在倒好,我们巴巴地赶过来,有人说一声不拍了,全剧组都要给她停工,这是什么道理?”

    唐欢经纪人在业界很有名,带红了好几个明星,作风非常强势。这么经验丰富经纪人她一个刚出道新人,和唐欢家里背景有很大关系。

    制片人解释道:“因为今天晚上线路事故,摄影灯都炸了,没有那么多备用灯,明天剧组需要去器材出租公司租新灯,缺主要是内景镜头,只要林璇晚饭前赶回来就不会耽误什么,正好剧组人员也可以放个假。”

    唐欢经纪人:“我不听解释,我需要剧组给我们一个交代。”

    导演也火了,打了个喷嚏:“要什么交代?唐欢在节目组受到照顾还少吗?”

    制片人一听,连忙和稀泥,省得导演一冲动把大实话说出来,一边是大佬,一边是金主,两边都得罪不起。

    林璇只跟节目组沟通,唐欢和她经纪人有意见也不关她事,转身就上楼洗漱。

    刚出浴室,正在擦头发,楚妍舒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从房间里走出来,从起居室小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打开猛喝了一口:“姐,我听桑卓说了。”

    她朝房门口努努嘴:“这小姑娘心眼多得要死,还一天到晚装女汉子,还不如我呢,起码我演技好,演白莲花演得我自己都信了,姐,要不要我帮你搞她?”

    林璇瞟了她一眼:“你打算怎么搞她?”

    楚妍舒: “买热搜,请水军黑她?”

    林璇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这么出息啊。”

    楚妍舒:“那让盛茗上,微博给她示个爱,女友粉能把她撕成碎片。”

    “然后就把她撕红了是不是?行了,洗洗睡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四千多年没人敢从她嘴里抢吃,这女人真是勇气可嘉。

    当天晚上,剧组所有人都做了同一个梦,在梦里,唐欢经纪人楠姐和强出头灯光师被两个夜叉剥了皮扔进火锅里煮,其他那些对鬼王殿下兔头麻死不救人,被迫围观了全过程。

    第二天大清早,所有人同时从噩梦中惊醒,一对,果然其他人也做了一样梦。

    唐欢经纪人和灯光师不知道内情,梦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醒过来还心有余悸,依稀仿佛能闻到自己身上腌料和火锅味道,一摸床单,整个被汗水浸得**。

    鬼王殿下坐在床上,打开地府a,在托梦功能噩梦菜单下找来找去,顺手就花五毛钱给两人下单了一个警世包月套餐,嘴角一勾,深藏功与名。

    做完好人好事,林璇去营地接上宋翊,两人一起坐船回市区。

    船一靠岸,宋总司机已经在码头上等着了。

    司机下车开门,两人坐进车里。

    宋翊抬腕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早,林小姐想去哪里,我们先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