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4节

    第32章 32

    在宋总锲而不舍的努力下, 鬼王殿下总算得偿所愿, 美美饱餐了一顿。

    李福明不愧是川菜之神, 做的几道都是经典, 夫妻肺片、麻婆豆腐、红油抄手、水煮牛肉……不管是苍蝇馆子还是高端概念餐厅, 只要是川菜,就必然有这些菜式,但是李大厨选用最好的原料,加上精益求精的刀工、火候和调味, 就是把那些家常川菜做得有滋有味, 比林璇吃过的那些人均一两千的“官府菜”更胜一筹。

    林璇吃得整个鬼都升华了, 一边吃一边称赞, 而且句句夸到点子上, 吃到一半,李厨神已经相见恨晚,把她引为知己, 豪迈地放话:“小林什么时候想吃,只要提前两天打个电话来, 要带男朋友来也可以。”不太能吃辣的宋总地位骤降, 已经沦为了拖油瓶。

    李大厨正把今天晚餐的重头戏、鬼王殿下的初心——麻辣兔头端上桌,别墅的门开了。

    神情尴尬的导演和制片人走在前面, 后面跟着浑身湿漉漉的唐欢。

    唐欢今天穿了条衬衫裙, 被水一打湿, 面料紧紧贴在身上, 内衣轮廓看得清清楚楚。

    今天因为要拍摄林璇和宋翊的约会, 餐厅和客厅之间放了一块绘着热带植物的屏风,本来唐欢从屏风后面穿过客厅,是用不着经过餐厅的。

    但是她脚步一顿,看了眼屏风上的影子,不顾编导向她打手势,径直走进了餐厅。

    听见动静,餐厅里的三个人都下意识地抬起头。

    唐欢和林璇已经撕破了脸,干脆没看她。回来这一路上她把之前的事仔仔细细想了一遍,林璇不是普通人,这是一定的,但是她一鞭子抽没了邹大师养的鬼,却没对两个活人下手,之前报复她也只是让她做噩梦,所以她推测,林璇大概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直接伤害活人。

    想通了这一点,她就不怎么怕林璇了。每晚做噩梦虽然苦恼,但总有醒的时候,只要不影响现实世界,忍忍也就过去了。

    她更大的痛苦都承受过,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退缩,更不能把宋翊拱手让人。林璇不过是个高中毕业、脑袋空空的花瓶,美貌的吸引只是一时,相似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才能造就契合的灵魂。

    她有十足的自信,宋翊一定会发现她和林璇的天壤之别。

    唐欢一瞬间又充满了斗志,她瞟了眼宋翊,惊慌失措、欲盖弥彰地抱住胸:“哎呀!宋哥哥……”

    宋翊本来也没看见啥,立即礼貌地移开了视线。

    林璇眼珠子转了转,落在桌上那盘麻辣兔头上,她托着腮对唐欢一笑:“还没吃晚饭吧?要不要尝尝兔头?”

    唐欢这才注意到桌上红红火火的菜肴,冷不丁和码得整整齐齐的兔头对上了眼,噩梦一下子照进现实,她“啊”地一声叫起来,也顾不上在宋翊面前的形象,捂着嘴,跌跌撞撞地奔上楼去了。

    宋翊看了看林璇,见她露出猫一样狡黠的眼神,不由好笑,看来这鬼小姐已经报了兔头的仇了。

    林璇举起公筷,大方地夹了个兔头到宋翊碗里:“来来来,宋总尝尝,这个不是很辣的。”

    约会拍摄结束后,林璇瘫在沙发上,摸着肚子,懒懒地刷着手机,扣款消息已经到了,罚款还是2500单位和谐力。

    天道也和人间的法律一样,有“一事不再罚”原则,也就是说一个事项只惩罚一次,比如这次对付邹大强,其间不管她抽了几鞭子,都只罚一次款。

    加上正常施法消耗的和谐力,大概花了三千不到。

    林璇一阵揪心的疼,又瞅了眼余额,还剩七千多,心里又有了点底气。

    她趁着这时候,快刀斩乱麻,把许诺四姨太的500兆大别野买了,让四姨太自己回到手机里,慢慢挑选装修风格。

    接着她又给唐欢挑选了今晚噩梦的主题元素,不过故事线选择了系统自动生成,也没再一掷千金升级vip,唐欢这次踩了线,已经不是做几个噩梦能了局的了。

    做完这些,料理台那边,宋翊也差不多忙完了。

    这次是男嘉宾为女嘉宾准备约会,宋翊说什么也不肯让林璇动手收拾碗筷,自己擦了桌子洗了碗,帮着李大厨整理好工具,然后上楼换上运动套装和跑步鞋。

    林璇吃得太饱,血液涌向消化系统,大脑供血不足,整个人昏昏欲睡。

    宋翊下了楼梯,直接把眼神发直的鬼王殿下从沙发上拎起来:“这一顿的热量很高,吃完不能马上坐着,和我一起去夜跑。”

    林璇“嗷”一声哀嚎,果然资本家的仁慈不可持续!刚才吃饭的时候温情脉脉,还以为他转性了呢!

    她刚想抗议,那久违的小银符就出现在了头顶。

    鬼王殿下只好认命地上楼换了身宽松的衣服和平底鞋,不情不愿地跟着宋总出了别墅。

    因为林璇吃撑了没消化,两人只是散步,慢慢地走到湖边。

    那枚小银符似乎不太信任鬼王殿下,她出了门也没消失,仍然在她头顶盘旋着,乍一看倒像是一轮小小的满月照着两人。

    他们认识没多久,相处的机会更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在打架就是在谈公事,刚才吃饭是在镜头前,而且宋总用餐习惯很好,吃东西细嚼慢咽,基本上不说话。

    真要说起来,他们彼此之间还不太了解,不过林璇却没感到不自在,也不会因为一时的沉默而感觉尴尬,宋总不故意刁难人的时候还是挺好相处的。

    她抬头看了看小银符,对宋翊道:“宋总是因为这个才来当空降嘉宾的吧?”林璇得知他要住进来当嘉宾时确实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猜到了原因。宋翊一向低调,即使接受媒体采访也都是财经商业类的刊物,虽然涉足娱乐业,但和娱乐圈泾渭分明,连个微博都没开,足见他无心营销什么最美霸总。

    让他“湿足”的,大概就是这小东西没跑了。

    宋翊没否认,也没立即承认:“节目组一开始向我提过,正好最近不是很忙,就当休假了。”

    林璇狗腿道:“节目里炒作cp不会对宋总的生活造成什么困扰吧?虽然是假装的,但有些观众可能当真,要不然我下次还是选桑卓吧。”

    宋翊沉默了一会儿,挑了挑眉:“选谁是你的自由,林小姐不需要和我商量。”

    林璇:“那我就选……”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宋翊接着说:“不过既然你问我的意见,我建议你不要继续选择桑先生。”

    林璇疑惑:“啊?最近我们俩的卓别林cp很受欢迎啊……”挣了不少和谐力呢!

    “我最近研究了一下国内的cp营销,发现这是一把双刃剑,”宋翊煞有介事地说,“需要精确地把握好合适的度,不然在你们‘恋情’结束的时候,多少会有不利的影响。”

    林璇:“……”好吧你说的都对。

    “而且桑先生也是半个娱乐圈人士,虽然现在粉丝数不多,随着综艺的播出,也许会吸引更多比较狂热的女性粉丝。”

    林璇心头一跳,确实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她虚心求教:“宋总有什么好办法吗?”

    宋翊公事公办地说:“如果非要选一个,建议你避开微博粉丝比较多的。”

    林璇皱了皱眉:“桑卓粉丝已经最少了。”

    宋翊微微垂下眼皮看了她一会儿,女鬼终于幡然悔悟:“宋总是不是没开微博?”

    宋总矜持地点点头:“嗯。”

    林璇眼里精光一闪,随即熄灭:“还是算了吧。”

    宋翊:“……为什么算了?”

    林璇:“宋总以后有了女朋友,看见这个得多膈应啊。”其他嘉宾都是圈内人,为了人气牺牲节操也就算了,宋总本来就是被契约胁迫的,和他炒cp不太厚道。

    宋翊:“林小姐可以放心,我短期内没有这个打算。”

    他顿了顿:“而且我必须提醒你,这里的拍摄结束后我们会开始同居……”

    林璇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把脚给崴了。

    宋翊皱了皱眉:“我又说错了?”

    林璇思考了一下,委婉地解释:“这个……同居有特质的含义,我们这种情况一般不用这个词。”

    宋翊再一次被博大精深的祖国语言震撼:“那我们的情况该怎么说?”

    林璇摸了摸下巴,“住一起”好像也有歧义,只好生造了一个:“共享住房吧。”

    宋翊从善如流:“由于我们在拍摄结束后就要共享住房,不排除有被媒体拍到的可能,如果你在节目中和其他嘉宾恋爱,现实中又被拍到和我一起,那对你的声誉会有很大损害。”

    林璇被他说得心惊肉跳,总裁不愧是总裁,就是比别人深谋远虑:“那就太谢谢宋总了。”

    宋翊又补充道:“既然我投资了林小姐的工作室,那你的声誉也是我的资产,保护你的声誉就是保护我的财富,所以林小姐不用放在心上。”对,事实就是这样。

    他这么一说,林璇也就释然了:“明白明白,我不会误会的,刚才李大厨就是开玩笑,节目播出以后可能有很多人当真,宋总也别介意,如果影响你的正常生活,我也可以澄清。”

    宋翊撩了下眼皮:“嗯。”接着就不说话了。

    鬼王殿下见他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细细咀嚼了一下,明明就很知情识趣啊,凡人的想法真是让鬼捉摸不透。

    两人沿着湖岸散了会儿步,林璇打了个哈欠,宋翊道:“困了吗?那我们回去吧。”

    回到别墅,楚妍舒和肖博约会回来了,肖博小麦色的脸颊透出一点可疑的红晕,楚妍舒眼神发亮,嘴角含笑,看来约会进行得很顺利。

    楚妍舒一见林璇就迎了上来:“姐,你们晚上吃什么了?”

    林璇看了眼宋翊,嘴角翘起来:“天下第一的川菜。”

    “哇!”楚妍舒艳羡地睁大眼睛,“我们吃了日本料理,量少得可怜,在镜头前也不敢多吃。”

    林璇:“冰箱里有给你们留的兔头和甜烧白,去吃吧。”

    楚妍舒一听兔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凑近了道:“姐,听说唐欢掉水里了?”

    林璇没来得及回答,就见孙导演和曹制片一前一后地走下楼梯。

    孙导演搓着手对林璇说:“阿璇,有没有时间,我们去院子里聊聊……”

    林璇看了看屋子里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点点头,和他们一起去了院子里。

    孙导演和曹制片对视一眼:“今天的事真是……我们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希望你能原谅我们,还有唐欢那边……她回来的路上也和我们解释了,她和她父亲也是被那个骗子神棍蒙蔽了。”

    曹制片也附和:“都是一个节目的嘉宾,你们也没什么本质上的矛盾,唐欢年纪小,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林璇冷哼一声:“孙导演,曹制片,我不希望下次再有人擅自进我房间,你们怎么对唐欢我不管,但是我要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就不劳两位操心了。”

    她说完也不看他们脸色,转身回了别墅。

    本来她看两人认错态度不错,还想网开一面,给他们买个五毛套餐警告一下就算了,但是既然他们要多管闲事,那就怪不得她了。

    林璇回到房间,洗了澡,叫出四姨太,一起给导演和制片选产品。

    鬼王殿下现在钱包鼓了,选择范围也大了许多,她打开“地府景区”菜单,选择“私人定制奢华之旅”,豪掷180块,给孙导演和曹制片一人买了一个“【十八层地狱民俗风情展览馆】深度沉浸式体验游”,还加40块订购了vip专属私人导游服务。

    选完产品,林璇看了眼账单,心疼地摸了摸手,只好安慰自己钱不是省出来的,会花钱才会赚钱,千金散去还复来。

    孙导演再次经历了三观炸裂的一天,老胳膊老腿又酸又疼,结束晚上的拍摄回到房间,连澡都没洗,倒在床上就爬不起来了。

    就在他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见一阵铁链拖过地面的声音。

    他心里觉得古怪,想睁开眼睛看个明白,然而意识明明非常清醒,甚至好像能看见天花板,但是身体却动弹不得。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孙导演十分困惑,想起上次噩梦的经历,心说该不会又是林璇搞的鬼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铁链的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拖沓的脚步声,停在了他床边。

    一个鬼气森森的声音在他耳边道:“孙德凯,你的阳寿已尽,速速与我去阴曹地府报到!”

    孙导演心里一惊,两眼猛地一睁,赫然看见一个穿白袍、戴白色高帽的男人,和影视剧里白无常的形象一摸一样。

    孙导演被他这么一吓,身体倒是能动了,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你……你……”

    白衣男人阴恻恻地一笑:“我是谁你不认识?”

    他说着慢慢咧开嘴,那嘴越咧越大,一直豁到了耳朵根:“我是白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