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7节

    宋翊嘴角微不可察地一勾,抬了抬下巴:“我只是看图片随便选的,时间太紧,来不及定制,只能从成衣里选了。”

    林璇:“随便选也能选得这么好,宋总太厉害了!”

    娄助理:“……”给了他上百张图片挑都不满意,最后自己上网找,这也叫随便,那不随便起来得把他折腾成什么样!

    晚宴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他们到得有点早,娄辰订了两个套房让两人休息。

    鸡尾酒会七点开始,五点半左右,林璇的化妆师和造型师到了。

    林璇换上礼服,发型师帮她把长发挽成个干净利落的发髻,简单的眼妆搭配正红的唇色,凸显了她明艳张扬的气质。

    林璇换好裙子走出房间,正好碰见开门出来的宋翊。

    宋总看见盛装的林璇微微一怔,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暗孔雀蓝的晚礼服钉绣东欧式宝石花纹,黑色鸵鸟毛从袖口一直延伸到肩部,衬得她白皙柔腻的肌肤仿佛无暇的羊脂美玉。她没有佩戴任何珠宝,深v领勾勒出曼妙的曲线,大片雪白肌肤几乎有些触目惊心,裙摆前部的开衩延伸至大腿根部,随着走动,笔直的长腿在裙摆中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正红的唇色与深蓝绿的裙装搭配,毫无俗艳的感觉,反而充满复古风情。

    整个造型性感诱人,却又有种不容亵渎的女神范,宋翊挑裙子的时候只是直觉这身她穿好看,却没想到会这么好看。

    他想礼貌地表达一下赞赏,微微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有点发紧,说不出话来。

    倒是一边的娄辰不遗余力地赞叹道:“哇!林小姐这个造型真是太美了!”

    林璇嘿嘿一笑:“哪里哪里,都是宋总的眼光好。”

    她低头扯了扯拖到地上的裙摆:“挺合身吧,宋总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

    娄助理赶紧邀功:“上次订鞋子的时候跟吴梁先生要你的鞋码,顺便把衣服尺码也一起要了。”

    他看了一眼宋翊:“我估摸着什么时候总会用得到。”

    林璇心中感慨,真不愧是宋总的特助,就是有 眼色,比她的坐骑强多了。

    宋翊掀起眼皮瞟了话痨助理一眼,抬腕看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宴会厅吧。”

    晚宴前照例有鸡尾酒会,宾客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宴会厅中灯火辉煌、人头攒动,宋翊和林璇一出现,立即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不少人上前搭话,宋翊就举着香槟杯淡淡地点点头。

    他这两年才回国,又不太喜欢交际,还有点轻度脸盲,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即便有合作的也是点头之交,但是认识他的人却不少,毕竟宋家公子这个身份太招人惦记了,他本人又才貌双全,早已经成了圈内丈母娘的第一目标。

    让众人始料未及的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宋公子竟然带了女伴,这女伴还是个当红女明星,口碑和风评似乎还不太好。

    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猜测两人的关系,和娱乐圈沾边的媒体更是跃跃欲试,带一个女明星参加公开活动,要说两个人没关系,还真没人信。

    唐欢正挽着她爸爸的胳膊,和客人谈笑风生,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两人,几乎是下意识地转头望了过去。

    宋翊向来只穿萨维尔街定制的西服,好相貌和好衣服倒还是其次,举手投足间散发的“老钱”气息才是最令她着迷的地方,唐欢家里有钱,只要是钱能买到的,对她来说都不算事,但这种底蕴和气质偏偏是钱买不到的,因而她在宋翊面前总是不自觉地感到低人一等。

    她的目光移到林璇身上,顿时气得眼睛冒火,她在宋翊身边尚且底气不足,凭什么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靠着一身皮肉傍大款的拜金女这么自信?

    唐欢是服装设计师,当然知道林璇这身是成衣线,比不上自己身上的dior高定,可气人的是,连她都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把成衣生生穿出了高定的气场,相比之下,自己身上这件裸粉色的轻纱仙女裙,倒显得有点平淡了。

    这种认知让她越发意难平,笑容几乎维持不下去,和他们父女俩谈话的老男人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好奇道:“那是千娱的宋总吧?他和林璇在一起了?”

    唐欢磨了磨后槽牙,露出个活泼俏皮的笑容:“张叔叔,您误会了,宋总和林小姐都是我邀请的,我们三个参加同一个节目,他们一起从拍摄地点过来而已。”

    那张姓男人摸了摸稀疏的头顶:“我说呢,宋家的大少爷,怎么都得找个大家闺秀,像小欢这样的,我看就很登对。”

    他又摸了把嘴,油腻地对唐堃道:“不过老唐你别说,那女明星还真是个尤物。”

    这话说得粗俗,还是当着小辈的面,唐欢心里嫌恶得不行,但脸上的笑容却越发天真活泼:“璇姐和我说过,她最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可以像爸爸一样照顾她爱护她的。”

    这个张建华是个颇有实权的人物,出了名的贪花好色,情妇少说也有几十个,其中二三线的小明星就有好几个,只要他看上的,就会千方百计弄到手,就算林璇有特异功能又怎么样?她只要还在圈子里混下去,就绕不开这个人。

    老男人一听,果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唐欢心里耻笑,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甜美。

    唐堃对张建华说:“张局,先失陪一下,我过去打个招呼。”

    说着,父女俩走到宋翊跟前。

    唐欢甜甜一笑:“宋哥哥,璇姐,欢迎你们大驾光临啊。”

    唐堃向宋翊伸出手:“宋总,好久不见。”

    宋翊伸手和他握了握,点点头:“唐先生。”

    唐堃看了一眼林璇,本来对于这个害得他差点身败名裂的女人,他恨不得生啖其血肉,但连这样的恨意也不能让他忽视这女人的美貌,她的长相艳丽,气质张扬,难得还不俗气,和她一笔,他在外面养的那些小美人立即 成了清汤寡水,也难怪她能从自己的女儿手里抢男人。

    唐堃浑浊的眼睛转了转,露出个非常商业的笑容:“这位就是林小姐吧?我们家小欢经常提起你,谢谢你在剧组对她的照顾。”

    鬼王殿下压根不知道这老男人心里转过了那么多念头,她一颗心全都放在养老社区的猫腻上,对这个帮人夺寿的人渣刽子手,她是半点好感也没有,冷冷地睨了他一眼:“不用客气,唐先生没怪我越俎代庖帮你管教女儿就好。”

    宋翊看了她一眼,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唐堃在生意场上混迹多年,受过的闲气不少,但还从没被个小姑娘这样当面怼过,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

    唐欢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林璇,你别太过分,我爸和你客客气气说话,你这算什么态度?”

    林璇一笑:“今天我和宋总是客人,这就是你们唐家的待客之道咯?”

    她对着唐堃道:“唐先生,自家孩子最好还是自己管,管好了再放出门,别人教训起来可不会手下留情。”

    唐堃嘴唇抿成一线,阴鸷的目光在两人脸上逡巡了一会儿,朝他们举了举香槟杯:“受教了。宋总,林小姐,玩得愉快。”

    说完转过身,带着女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走出几步,唐欢凑到父亲耳边小声说:“爸,那个林璇太讨厌了,你干嘛对她那么客气?”

    唐堃哂笑着拍拍女儿的手背:“还不是因为你这傻孩子,林璇是跟着宋翊来的,总要给他一点面子,谁叫你看上人家了呢?”

    唐欢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他和别人不一样,没想到也那么肤浅。”

    唐堃摸了摸女儿的头:“你啊,那么大个人还这么孩子气,你放心吧,宋家是什么家庭?怎么会让他真的娶个戏子?肯定会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

    唐欢:“但是门当户对的他也不一定会看上我啊。”

    唐堃还来不及说话,一个中年妇人走过来,虎着脸对唐欢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女儿哪点不如人?看上那姓宋的小子是他福气!”

    唐堃打趣太太:“人家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你怎么像见了仇人一样。”‘

    唐太太板着脸:“我怕女儿被人欺负,姓宋的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嫁出去,我巴不得女儿在身边一辈子。”

    宋总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家人安排上了,拦住林璇伸向点心托盘的手,对侍应生点点头:“她不用了,谢谢。”

    林璇悻悻地摸了摸腰:“我也不胖啊。”

    宋总铁面无私:“等一下还有晚宴,你的卡路里已经快超标了。”

    林璇现在余额够罚款,完全可以用法力保持身材,但是一想钱难赚,用在这些地方确实有点不值。

    她转过头,往唐家人的方向望了一眼,纳闷道:“唐堃的原配还活着吧?这么明目张胆地把小三带来参加活动吗?不是说他是妻管严吗?”

    宋翊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位就是他的太太。”

    林璇看了看手挽手亲密无间的母女,更加诧异:“唐欢不是私生女吗?他太太这么博爱?”

    电光石火之间,忽然有个念头从她脑海中划过,一股凉意攀上她的脊背:“我怀疑……”

    没来得及和宋翊交流,只听台上的主持人提醒客人们入座,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人多眼杂,林璇把话放回肚子里,和宋翊入了座。

    两人刚坐下,一个肥头大耳、满面油光、头顶稀疏的中年男人就挨着林璇坐了下来,和宋翊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满脸堆笑地说:“你是演员林小姐吧?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你,没想到真人比拍出来还漂亮。”

    说完他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张建华。”

    这名字有点耳熟,但是林璇压根懒得回忆在哪里听见过。鬼王殿下虽然在阳间出卖劳动力养家糊口,但她在阴间当大爷的时候,这些人说不定还是跳蚤蟑螂呢,哪里会放在眼里。

    不过她还是按照岗前培训时发的《阳间礼仪手册》指导,淡淡地一点头:“你好,过奖。”

    这人正是张建华,他把林璇的冷淡当成了欲擒故纵,以为不过是抬高身价的伎俩。他把椅子往林璇旁边拖了拖:“林小姐芳龄?让我猜猜,二十岁满了吗?”

    林璇感觉这人不仅聒噪而且眼瘸,懒得搭理他,冷着脸把椅子往宋翊那边拖了拖。

    张建华这回没挪椅子,把手肘放在桌上,整个人往她身边倾过来,眼神不住地往她身上乱瞟。

    宋翊撩起眼皮扫了那脑满肠肥的男人一眼,对林璇说:“我和你换个座位。”

    张建华瞄了瞄神色冷峻的青年,“嘿嘿”哂笑了两声,宋家是个大家族,在国内的根基还是很深的,虽然宋翊这一支主要从商,但是他也不想没事找事,这会儿那姓宋的小子大概还在兴头上,等他玩腻了再下手也不迟。

    这么想着,他依依不舍地把目光从林璇身上收了回来。

    宴会厅的灯光暗下来,台上的聚光灯亮起,慈善晚宴开始了,客人们自发地安静下来。

    主持人配合影像资料,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观澜养老社区项目的初衷和理念,然后道:“下面有请观澜集团的唐董事长。”

    唐堃意气风发地挺着个将军肚,一边朝客人们挥手点头,一边往台上走去。

    他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熟稔地说道:“我想感谢在座的各位朋友,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出席我们这个小小的晚宴,我感到非常荣幸,也非常感动。”

    他说着对着台下鞠了一躬:“在慈善事业中,老人其实是一个经常被忽略的群体,我们往往愿意把爱心奉献给儿童,奉献给青少年,但是对于即将走向人生终点的老年人,我们的关注是远远不够的。

    “孟子曾经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们都有父母,我们总有一天也会老去,对于慈善事业中的这种‘厚此薄彼’的现象,我感到十分痛心。我认为,观澜作为一个小有所成的企业,应该承担起更多社会责任,这就是我们规划这个养老社区的初衷……”

    唐堃又分享了他自己的经历,母亲得食道癌时多么痛苦,病人的家人多么煎熬,他说得声情并茂,居然还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林璇心里冷笑,要不是早知道他建敬老院是为了夺人阳寿,她都快信了,这演技比他女儿可强多了。

    讲完个人经历,他接着道:“推己及人,我们家经济上算是比较宽裕的,老人生病还是那么痛苦,那些贫困家庭就更雪上加霜了,所以我们在社区中特别规划了福利性质的敬老院,针对老无所养、老无所依的孤寡老人,为他们提供完整的医疗服务。

    “今天各位愿意拨冗前来,我真的非常感激,这既是对我个人的认可和信任,也是对我们这个公益事业的支持,我们将成立专门的基金会,妥善公开地运用善款,也欢迎各位的监督,再次谢谢大家!”

    台下的客人们热烈鼓掌,唐堃似乎十分享受聚光灯下的感觉,激动得满面红光,林璇看着台上的男人,忽然有种奇异的违和感。

    没等她分辨出所以然,唐堃已经走下台回到了主桌,主持人宣布宴会开始,侍应生给客人们倒酒,把菜肴端上桌。

    晚上的菜色很不错,不过一会儿捐起善款来,这些贵客少说也要出个几十万,唐堃既赚了声誉又赚了钱,算盘打得真是精。

    林璇在宋总的监视下,每一道菜都只能浅尝辄止。

    张建华三杯红酒下肚,人往桌子前一趴,隔着宋翊朝林璇笑:“林小 姐怎么吃那么少?已经这么苗条了还减肥?”

    林璇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对着磕碜玩意儿吃不下饭。”

    说完转过脸对着宋翊一阵猛看:“宋总,借我洗洗眼。”

    宋翊微微一笑,眼睛在灯光里亮如晨星,兢兢业业地充当鬼王殿下的洗眼液。

    林璇把眼睛洗得干干净净,心满意足地起身离座去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她经过花园前的落地玻璃窗,不经意间瞥见露台上有个穿晚礼服的年轻女人,坐在户外沙发上,肩头裹着条又宽又大的羊绒披肩,正朝她看过来。

    那张脸经常出现在唐欢梦里,她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那个得过白血病的姐姐唐悦。

    唐悦也看见了她,隔着玻璃冲她点头微笑。

    林璇心里一动,绕到门口,推开玻璃门走到露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