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4节

    紫姑欣然地惊呼了一声:“真不愧是上古灵物,投胎做了凡人也这么不凡。”

    她转过头瞥了一眼灵鹤:“不像你这一无是处的废物。”

    灵鹤低下长得有些过分的颈项:“是。”

    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把细长的软剑,飞身跃起,朝着宋翊刺过来。

    宋翊左手掐了个决,不慌不忙提剑迎战,他有着白龙强悍的神识,虽然只是个凡人,但修为与数千年的灵鹤居然难分伯仲。

    紫姑回过头看着林璇,眯了眯眼:“你的运气一向比我好,随便捞颗蛋都能捞到天官五兽。可惜你性子散漫,再好的宝贝落在你手上也是白搭。”

    她说着莞尔一笑:“你把他带来也好,我喜欢看见生同衾死同穴的大团圆戏码,天人永隔还是太残忍了……”

    林璇瞳孔一缩,不等她说完,手中的鞭子已经甩了出去:“不好意思,我们还没同够衾,没打算给你陪葬。”

    银鞭破来浓墨般的海水,游龙般朝着紫姑袭去。

    紫姑身轻如燕,一个后空翻,鞭子擦着她的脸颊过去,抽出一道血痕。

    宋翊正和灵鹤打得难舍难分,冷不丁听见这句,差点没把剑掉下来,被灵鹤瞅了个空门,差点被软剑割伤。

    他连忙避开,同时掐决,一道符篆朝着灵鹤眉心打去,打得他神识一颤,单膝跪倒在地。

    紫姑眼角余光瞥见,咬牙切齿道:“废物!”竟然在百忙之中从指尖放出一股戾气,在灵鹤脸颊上重重抽打了一下。

    灵鹤被打得吐出一口血,不过脸上没有丝毫愠怒,只是默默地承受着。

    宋翊蹙了蹙眉,连林璇都看得有点不落忍,她见惯了紫姑对她的坐骑颐指气使,但这样动辄打骂羞辱却没见过。

    紫姑出了口恶气,脸上有了点笑意,她张开五指,紫雾般的魔气从她掌心迅速渗出来:“阿璇,来见见你的老朋友。”

    话音刚落,魔气迅速凝聚成一朵直径足有十来米的硕大花苞,在海水中轻轻摇曳,然后层层绽放,花瓣红得像血,在海水中摇曳生姿——正是一千多年前南疆那只魔物的本体。

    随着一层层花瓣绽开,甜腻的香味越来越浓,齁得人几欲作呕。

    终于,最后一层花瓣绽开,露出银白色的花心。

    那花心动了动,林璇这才意识到,那其实是一条银色的小蛇盘踞在中央——这是她的心魔。

    小蛇昂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倏地化成人形。

    心魔一头银色长发,白皙的皮肤仿佛笼着层雾蒙蒙的光。

    最重要的是,他顶着张和宋翊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却不着寸缕,恬不知耻地对着她搔首弄姿。

    心魔慢慢展开修长的双腿,似乎要站起来。

    林璇傻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满脑子都是宋总要走光了怎么办,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黑着脸的正版宋总一脚踹翻仙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剑冲了上去。

    他一身浩然之气,挥舞着神识剑咔咔咔一顿劈,砍瓜切菜一样,把那西贝货连同那朵糟心的花一起切成了几十上百片。

    第97章 97

    宋总砍完了心魔脸还是黑得像锅底, 林璇偷偷觑他,冷不丁对上他冷飕飕的目光,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还好灵鹤从地上爬起来, 强撑着又向宋翊攻来, 宋总忙着应付, 鬼王殿下暂时逃过一劫。

    她心里发虚, 就把气撒在紫姑身上,抡起鞭子一顿抽,银鞭的残影交织成一张光网,当头朝紫姑罩下来。

    紫姑一向不擅长打斗,被林璇压制得几乎没法招架,不一会儿就被抽中几鞭, 手臂和脸颊上红痕交错。

    她一身狼狈, 旋身跃起, 强行撞破鞭影织成的光网,跌落在海底。

    她身上被割出数不清的细碎伤口, 鲜血融化进漆黑如墨的海水中, 四周充斥着腥甜的气息。

    林璇微微一晃神,随即再次挥鞭, 紫姑就地一滚,勉强避开,但是脸上却没有一点慌张。

    她抬起胳膊, 微笑着舔了一口伤处的血:“你不想让小蛇回来吗?”

    宋翊的心跳漏了半拍, 持剑的手一顿, 灵鹤的软剑趁机缠了上来,在他手臂上割了道口子。

    林璇没有出声,鞭子龙吟一般的啸声是她的回答。

    紫姑一边仓皇闪避,一边喘着粗气说:“是真的回来,不是只剩一缕残魂苟活着,什么都不记得……”

    林璇瞳孔一缩,甩鞭子打断她:“不劳你费心。”

    “啊……”紫姑声音里满是笑意,“被我说中了……”

    林璇不自觉地咬着下唇,手中的鞭子快得让人眼花缭乱,但却没了章法。

    虽然知道紫姑这么说是为了乱她的心,但即便明白这一点也无补于事,软肋就是软肋,一戳就伤。

    宋翊靠过来,正想说什么,紫姑抢先道:“你别想着不入轮回,最多三五百年魂魄就耗没了,你舍得她不舍得。”

    林璇心里一乱,紫姑立即找到了可乘之机,她刚才流出的血在水中化成朵朵魔花,每一朵都只有碗口大小,但是绵延无尽,在深海中闪着血色的光,仔细看有血丝般的细线把它们串联起来,形成一张巨大的网,一看就是某种庞大复杂的阵法。

    林璇瞳孔一缩,银鞭同时出手,将海水搅成漩涡,近处的魔花全都被卷入漩涡中,然而其它魔花随着她的动作迅速改变方位,并且一朵分裂成两朵,竟然比刚才还多。

    魔花之间扯出千丝万缕的血线,竟然又变幻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法阵。

    紫姑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没用的,这是五十阴魔阵,有无穷种变化,专克你这样的。”

    林璇一听这阵法的名称,心头不由一动,这阵法说是如雷贯耳也不为过,相传这是万年前兴风作浪的魔君创造的独门法阵,据说没有生门,没有解法,和这个比起来,刚才那朵南疆大魔花的复制品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原来刚才那朵愣头愣脑的大花只是个幌子,林璇早知道紫姑没有那么好对付,但还是不小心低估了她。

    宋翊顾不上和仙鹤缠斗,闪身到了林璇身前,同时掐诀念咒,一只被烈焰包裹的猎鹰从他掌中飞出,迅速变大,仿佛传说中的鹏鸟展开双翼,朝着紫姑喷出一道烈火。

    这火遇到海水不熄,反而烧得越发炽烈,周遭的海水瞬间沸腾起来。

    紫姑情急之下来不及施法,只能仓皇后退,一边本能地抬起胳膊挡住脸,小臂被火舌燎了一下,顿时一片焦黑。

    她饶有兴致地赞叹:“以极阴之体炼出真火,倒是修道的好材料,可惜只能葬身海底了。”

    说话间,她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泛着莹润光泽的紫玉笛。

    她看了一眼宋翊,把笛子放到嘴边,轻轻一吹,随着一串不成调的古怪笛音,大量戾气从笛孔中飞快地涌出,化成许多面目狰狞的戾魔,无数变形的肢体绞缠成一团,恶心得令人作呕。

    这魔物蠕动着朝宋翊缠过来,向他伸出许多足有几米长的胳膊,宋翊既要防着这恶心玩意儿,还得应付卷土重来的灵鹤,只能催动火鹰用真火烧那戾魔。

    紫姑趁乱继续吹笛子,魔花感觉到戾气,兴奋似地颤栗起来。

    片刻之后,千万朵魔花同时张开花瓣,每一朵花芯处都嵌着一只黑洞洞的眼睛。

    无数只眼睛齐齐地看向林璇,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快犯了。

    紫姑的笛音越来越嘹亮,越来越高亢,同时她蛊惑的声音直接传入林璇的神识中:“……几十年后他入轮回,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你打算怎么办?再去找他,再重新认识?一辈子两辈子可以,十辈子也这样吗?”

    “不到百年就要经历一次死别,下辈子又要重新来过……”

    “别逞强了阿璇,总有一天你们中会有一个先受不了的,是你呢……还是他?”

    “他要是爱上别人你怎么办?”

    那千万只眼睛都成了宋翊的眼睛,漆黑幽深,却又无比温柔,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陷进去。

    林璇一个晃神,眼前的景象仿佛水中倒影般颤了颤,一片白光笼罩了整个视野。

    她觑了觑眼睛,发现那是大片玻璃窗里洒进来的阳光,她身在一个雪洞般白茫茫的病房里,眼前是一张病床,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躺在床上,双目紧闭,戴着氧气面罩,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喘气声。

    那张苍老的脸分外眼熟,林璇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行将就木的宋翊。

    宋翊慢慢睁开眼睛,抬起手握住她,这只手苍老枯瘦,手背上青筋交错,布满针眼和老年斑,但是让林璇恐惧的是和他交叠在一起的那只手,白皙光洁,没有一点瑕疵,她的手。

    病床上的宋翊无力地垂下眼皮,扯动了一下嘴角,嘴唇动了动。

    林璇俯下身去,隔着氧气面罩,她听见一个气若游丝的苍老声音:“别哭……”

    她感到心口一阵剧烈疼痛,仿佛有什么刺穿了她的心脏。

    耳边传来紫姑的笑声,忽远忽近,林璇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低头看向剧痛的地方,只见一根细细的藤蔓正从她心口往外钻。

    她试着轻轻扯了扯,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心脏正中传来,这东西竟然是从她自己心脏里长出来的,而且不只是肉身,还连着神识。

    紫姑得意地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勉强拔除可是会让神魂俱灭的。”

    她顿了顿:“阿璇,朋友一场,我也不忍见你落得葬身海底的下场,只是不得不借你根骨头用一用,你配合一点,我留你一条命怎么样?”

    林璇疼得直抽冷气:“做梦!”

    紫姑冷笑一声:“真是不识时务,那也怪不得我了,等我剜了你的骨头,剩下的东西就喂我的戾魔吧。”

    她说着又把笛子放到嘴边吹起来,更多戾气从笛孔中涌出来,凝成一把尖刀,破开海水朝着林璇刺过来。

    紫姑皱起眉头避开视线,好像不忍心看似的。

    然而片刻之后她忽然感觉不对劲,预想中刀刃割开皮肤那裂帛似的声响并没有传来,她抬眼一看,却见那柄戾气化成的刀不见了踪影。

    她正诧异,那些魔花也开始迅速萎蔫凋谢,先是中间的一小片,接着像涟漪一样向外围扩散,枯萎的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复制。

    刚才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林璇面无表情地把心口的那根枯藤轻轻一拽,没事人似地拍拍手。

    与此同时,宋翊一剑挑穿灵鹤咽喉,大股鲜血喷涌而出。

    面目平淡的男人朝主人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紫姑却无暇理他,只是瞥了一眼就回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林璇,一脸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

    她刚才释.放出大量戾气,林璇根本没有那么多和谐力去化解,即使是透支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额度……

    宋翊的火鹰展开双翼,往枯萎的魔花田里喷了一口火焰,魔物遇上真火,顿时化作一片火海。

    “死都死了,白白浪费火……”精打细算的鬼王殿下忍不住肉疼,宋总放火也是要损耗灵力和元气的。

    宋翊把天然有点上扬的嘴角拉得笔直,满脸不高兴:“看着讨厌。”

    刚才他们神识相连,魔花造出的幻象他当然也看到了……这么一想,林璇觉得那些花的下场已经很不错了。

    就在他们眉来眼去的时候,紫姑拿起笛子又吹起来,几股戾气从笛孔中涌出来,但是还没凝聚成形就消失了,仿佛被什么吸了进去。

    她脑海中有个答案呼之欲出,林璇先她一步揭开了谜底:“四合一和谐力过滤机,我把你卖给姚姬他们的几台都借来了,一共二十八台。”

    她抬起下巴,朝着身后那片南海龙王行宫遗迹点了点:“知道我为什么找这个地方了吧?”

    古战场本来就有凶煞气,最适合藏东西,而且机器上的绿色指示灯隐藏在点点鬼火中压根看不出来。

    话音未落,林璇一扬手,鞭子朝紫姑飞去,在她脖子上绕了几圈,然后瞬间收紧,把她拖行到林璇脚下。

    紫姑双手死命抓着勒住她脖子的银鞭,白皙脸庞变成酱紫,颈侧青筋暴起,看起来不像个神仙,倒像个恶鬼。

    林璇垂下眼睛冷冷地看她:“说,你收集的那些戾气藏在哪里?”

    和谐力过滤机已经卖了好几年,据姚姬说,她的客户不止他们几个,连海外也有神偷偷找她订购,每个星期都会有专人回收戾气,那些戾气藏在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