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零年代极品小姑子 第6节

    第11章
    李青梨在李老四身边坐下来,盯着他瞧了一会儿,突然重重叹了口气,“四哥啊,其实你的心情妹子完全能理解,今天早上天还没亮我就起来,你知道我睁开眼的第一感受是啥吗?生不如死啊!你说老天咋就这么不公平,大哥二哥他们又能干又勤快,就咱俩,早上起床如同上战场,人家干活轻轻松松,搁我俩跟下地狱一样,晚上人家刚往床上躺下,咱俩呼噜都打出花来了……就是勤快不起来啊!”
    李老四心有戚戚,兄妹俩默契地来了个叹气二重奏。
    “小妹,这不能怪咱们,我觉着啊,咱们上辈子就是被人养在猪圈里的猪崽子,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啥也不用干,所以这辈子就这么懒!天生的,没办法!”
    李青梨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但是还是要努力保持微笑,好气!
    “四哥,咱们不能这样自暴自弃!你知道吗,我昨天早上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梦里哥哥们分家了,五哥有本事能挣钱,他从小跟你关系最好,就想带你一起挣钱,但是你懒得折腾,就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后来五哥出息了挣大钱了,你却啥也没有,侄子侄女的学费也凑不出来,硬生生把几个孩子的前程都给耽误了!”
    李老四枕着胳膊,要笑不笑地看着她,“还挣大钱?现在干啥能挣大钱?你五哥还在军队待着呢!傻丫头还把梦当真了……”
    说完歪过头去,闭目不看她。
    李青梨磨了磨牙,冷不丁冷哼一声:“还不止呢,梦里四哥你是五个哥哥里最懒最没出息的,后来四嫂忍不下去,孩子都不要,就跟人跑了……”
    “李青梨!”李老四一声怒喝,腾地从大石块跳下来,平日里没什么神采的死鱼眼此时仿佛有火焰在跳动。
    “别太过分!别以为爹娘宠着你,我就不敢动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揍你?”李老拿手指着李青梨,横眉竖眼地骂道。
    李青梨和李老四面对面站着,不见恼怒,用冷静无比的语气继续说道:“梦里我也看到了我自己,因为懒惰什么也不愿意干,不愿意学,大学考不上,嫁人了婆家嫌弃,去工厂没人要,后来被丈夫甩了,没本事赚不到钱,生重病了没钱治病,最后三十岁不到就死了。”
    李老四愕然,语气软下来,“这,这就是一个梦而已,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得什么重病?”
    李青梨白嫩的脸蛋上挂着与年纪不符的郑重和严肃,“四哥,这个梦是对我们的警示!如果我们继续懒下去,梦里的事情完全会发生,甚至只会更惨!咱家迟早会分家,哥哥们都有自己的老婆孩子要照顾,你迟早要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而我,你们不都说我缺点一大堆嘛,估计以后也没人要了,我要是再懒下去,后面的日子肯定难过。”
    她对自己四哥是很了解的,虽然懒,但是心软。
    在李老四看来,自家这个妹妹从来都是张牙舞爪,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今天突然变得这么心平气和,还和他说一堆大道理,他不习惯极了。
    别别扭扭地安慰道:“小妹,你也别太急,就算你真没人要,你不是还有爹娘还有五个哥哥吗?咱们能不管你吗?”
    李青梨内心疯狂默念:老娘最美!我绝对不会没人要!
    五十遍之后,她终于把火气压了下去。
    “可是四哥,爹娘年纪大了,管不了我几年,大哥大嫂家有四个孩子,还要照顾爹娘,担子重,二哥家把钱都用在喝酒抓药上了,三哥三嫂又精又抠,哪怕放一个屁都要在自家放!至于五哥,我从小就不招他喜欢。”
    “所有哥哥里,四哥你对我最好,有好的也会想着我,可是四哥你又太懒了,以后养活老婆孩子都费劲,哪还有条件管我啊!”
    说着说着,李青梨清澈的眼眸蓄起泪花,撇开头去,“算了吧,我也不想成为哥哥们的拖累,以后就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去吧!”
    李老四彻底败在李青梨的眼泪攻势下,手足无措的,“好好好,你别哭了,哥现在就去上工,哥以后一定不饿着你!”
    李老四三下两下套上背心,一溜烟跑的没影。
    李青梨放下手,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唇边梨涡浅浅,眼中却浮起一抹得逞的坏笑。
    李老大他们见李老四跟后头有鬼似的一阵疯跑过来,甩稻子的动作慢下来。
    “咋的啦老四?咋这么早就回来了?屁股后头有老虎啊?”
    李老四抹一把额头的汗,“别说了,比老虎还可怕,小妹居然对我掉眼泪,吓死老子了!要是被娘看到,还不打断老子的腿!”
    “鳄鱼的眼泪,没啥好事!”
    “老三高见!”
    太阳慢慢悬上头顶,李青梨戴着草帽在田埂边的小水渠旁蹲下,拘一捧水拍在脸上,闭了闭眼,感受清水带来的丝丝凉意。
    “李青梨同志。”
    冷冷清清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李青梨拿手绢细细擦去脸颊上的水珠,起身拍了拍裤腿,回头,“傅白同志。”
    正是傅白,他应当刚刚劳作归来,额头,耳后,脖颈,全沁出一层汗来,额发被打湿,有些凌乱地贴在肌肤上,但他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依旧清亮而幽深。
    他只身着一件旧背心,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露出一大片匀称结实的肌肤,肌肤在太阳的沐浴下并不白皙,但是因为他长得好,身材高大修长,所以不但不显得邋遢,反而多了几分不羁,几分野性。
    傅白看着眼前脸蛋白里透着粉的李青梨,眸色毫无波澜,开门见山:“昨天你说的书我已经找到了。”
    李青梨抚掌,眉眼皆弯,梨涡绽绽,“恭喜你啊傅白同志,躲过了了这一劫。”
    傅白淡色的唇瓣轻启,“你可知道那些书是谁塞进我床下?”
    李青梨眼眸有水光流动,“知道。”
    傅白眸色加深,追问:“是谁?”
    李青梨特无辜地眨眨眼皮子,在田埂上随手拽一根野草转着玩,“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傅白的眼神第一回 切切实实落在眼前这位长得珠圆玉润的女孩身上。
    两人无声对视了一会儿。
    一声极轻的笑从傅白唇间溢出,“你想要什么?”
    李青梨转动野草的动作一滞,撇撇嘴,小声嘟囔道:“真没意思……”
    第12章
    “我想要……”话还未说完,李青梨倏地住嘴,眼底飞快划过一抹精光,再开口却道:“我想要的东西那可太多了,这样吧,只要你给的东西令我满意,我就告诉你,怎么样?我好说话吧?”
    傅白却也没见恼,漆黑如墨的眼眸动了动,随后回道:“可以。”
    和上次一样,傅白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便走。
    目送傅白远去的背影,李青梨内心带着一丝愉悦和期待,不知道傅白会拿什么好东西来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呢?她可是极品反派,好不容易做了一回好事,要一份应得的奖励不过分吧?
    李青梨哼着颠倒歌继续在田野里巡视。
    “东西路,南北走,顶头碰上人咬狗。
    拾起狗来砸砖头,又被砖头咬了手。
    老鼠叼着狸猫跑,口袋驮着驴子走……”
    中午太阳越来越毒,田野里的人影慢慢稀少,都各自回家吃中饭去了。
    李青梨跟着李老大他们一起回家,累了一上午,李老大兄弟几个胳膊都抬不起来,用井水洗把脸就找个地方坐着,好好歇口气。
    李大嫂妯娌几个还有李大宝兄妹也都累得够呛,从地里回来的只有李青梨还是活蹦乱跳的,依偎在刁婆子和李老头身边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李三嫂竖起耳朵听母女俩说话,听说刁婆子特地给李青梨炖了一个鸡蛋羹,心里不忿极了。
    凭啥李青梨什么都没干还有炖蛋吃,他们儿子儿媳孙子孙女累成狗刁婆子一点也不心疼,所以阴阳怪气地凑过去对李二嫂道:“哎,二嫂啊,你看咱们到底不比年轻人耐操,累一上午手都提不动,咱小妹倒还精神得很。昨晚小妹不是说要学着做饭吗,我看晚做不如早做,今天中午的菜就交给小妹做得了?”
    李老三不用看就知道自己媳妇想什么,笑呵呵地道:“那我们今天有口福了,有生之年还能吃到小妹做的菜!”
    其他人跟着瞎起哄,尤其是李大宝,扯着嗓子嘎嘎大笑:“小姑,你要学习,要改变,要成为一个会进步的好同志!”
    昨天李大嫂做的饭,今天该轮到李二嫂,李二嫂抬眼瞅李青梨,“小妹……”
    刁婆子还没来得及发作,李青梨已经从长凳上站起来,淡定从容地道:“既然三哥三嫂这么想尝尝我的手艺,那我就去做吧,不过还要麻烦二嫂给我烧锅。”
    李青梨干脆利落地进了厨房,没有一丝一毫抗拒的意思。
    李老三等人:为啥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李大宝几个小的在灶房外头挤作一团看热闹,只听灶房里头李青梨和李二嫂有问有答的。
    “小妹,你拿刀的手势不太对……”
    “二嫂,是你的思维太固定了,哪怕是拿刀,也得有创造性!”
    “小妹,你这个黄瓜切得大小厚度都不一样……”
    “二嫂,这片黄瓜是这片黄瓜,那片黄瓜是那片黄瓜,每一片黄瓜都有每一片黄瓜的个性,为什么非要一样呢?”
    “……小妹,大蒜需要切片切末炒着才香。”
    “二嫂,你要吃掉大蒜就够狠心的,难道你还非要将它千刀万剐,粉身碎骨,身首异处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小妹,炒豆角可以放盐的……”
    “盐天天吃多腻味,咱们今天水煮豆角,享受食物本身的美味!”
    “小妹……”
    “嗯?”
    “求求你,坐在桌上等着就好。”
    李青梨放下锅铲,面上不无遗憾,“唉,终究无人懂我。”
    突然沧桑的李二嫂:我懂!你就是上天专门派来折磨我的!
    在几个哥嫂叹为观止地目光下,李青梨娉婷袅娜地回到刁婆子身旁坐下,吹了吹衣袖上的油烟气,余光扫过李老三他们,嫣然一笑:“三哥,三嫂,我炒得正起劲呢,也不知道好好的二嫂为啥突然不让炒。不然我来给哥哥嫂嫂们洗衣裳吧,这个看着不难。”
    如果没看到李青梨眼底闪烁着的精光,李老三他们就差点信了。
    “啊哈哈,啊哈哈,不用了。”总共才几件衣裳,洗破了又得添一个大补丁!
    “小妹你上午上工辛苦了,还是坐着休息会儿吧。”
    “那可不行,说好学习做家务就要学习做家务,我去扫地好了。”李青梨说完去拿墙边的笤帚,去院子里扫地去了。
    这回李青梨终于没起什么幺蛾子,扫得有模有样,就是地上原本就挺干净,似乎没什么好扫的。
    刁婆子感动得老泪纵横,抓着李老头说:“老头子,咱小六真的长大了!呜呜呜……”
    李老头满眼欣慰:“谁娶了咱小六,那真是他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家兄弟妯娌:第666次为咱爹娘的眼睛感到担忧。
    上午消耗不小,李青梨美美地吃了一顿午饭,下午继续上工。
    一天结束后,李青梨觉得有些累,毕竟她还是第一回 上了一整天的工,真是巨大的进步,
    从田地里回来她没有立即回家,而是拿着自家的工分本去生产队公房登记。
    此时天色半暗,公房里点了油灯,三三两两的社员进进出出,人还挺多。
    李青梨排队等了一会儿,终于轮到自己,工分本摊开推过去,“傅白同志,这是我家今天挣的公分,麻烦你给登记一下。”
    登记员正是傅白,虽然他家庭成分不好,但是他文化水平高,最重要的是他写的一手好字,大队长李成能便让他做公分登记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