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RouRouwu.Org 小公主,你是我的

    雨水滴滴答答的从屋檐滚落,滴到地上,很快就聚成一个小水滩。
    床榻上,裹在被褥里的人儿忽然翻身,露出那张精致之极的容颜,粉嫩的小唇微堵着,似乎做了个好梦而不时砸吧着。
    忽的,房门被打开。
    男子站在门边,挡着身后的阳光,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隐约从他那身华丽的服饰上能看得出这是个品级不低的人。
    “主君,您该醒了。”男子踱步来到床沿处跪坐下,一双渐变色的深蓝眸专注地看着床上的少女,微勾起的唇角透出几分宠溺之意。
    “别吵我!”少女气鼓鼓地呢喃着,翻了个身,又要重新睡过去了。гóūгóūщū.óгɡ
    三日月宗近无奈地叹了口气,俯下身缓慢地靠近少女,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脸颊上,眼瞧着还有几毫米的距离,就能碰上她粉嫩的唇瓣。
    少女蓦然睁开眼,反射性地将身上的男子推开,瞪着眼坐起身,白皙的脸颊浮现红晕,“三日月宗近,你做啥呢?!”
    三日月宗近有些可惜地离开,他温柔地笑开,抬起手轻轻地为她拂去嘴角边的发丝,温和道:“我这是在叫醒主君。”
    神官莳没好气地轻哼几声,推开三日月的大手,忍着害羞,气鼓鼓道:“你别老碰我了!”怪让她不好意思的。
    三日月漫不经心地应下,“好,不碰你。”他眼底溢满笑意,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减,替神官莳拉紧露出半颗浑圆的宽松睡衣,脸上笑意更深。
    神官莳拍开他的手,站起身抱起一旁的衣物,正准备换衣服时,眼光余光瞥见三日月还坐在原地,小脸瞬间再次涨红。
    “你怎么还不走?!”
    “我在门外等你。”在神官莳的目光下,三日月无奈地摇摇头,走到外面关上门,然后坐在门边,守候着他的小公主。
    他的小公主不记得一切并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她回到了他的身边。
    片刻后,神官莳换好了校服,拉开房门就见三日月背对她而坐,背影隐隐散发着几分落寞,不知为何她的心在刹那有些刺痛。
    “老爷爷,我好了。”神官莳深吸一口气,敛起那些古怪的情绪,小脸露出璀璨的笑容。
    三日月宗近站起身,将手里的书包递给她,然后替她捋顺额前的刘海,“走吧,我送你去上学。”
    “恩呢!”
    从本丸去到位于现世的学校,对于神官莳来说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来到位于东京的学校后
    三日月宗近摸了摸神官莳的脑袋瓜,笑着道:“放学我来接你。”
    神官莳皱了皱鼻尖,忽然摇头道:“不用了,我下课后要去和朋友玩,自己回去就行了。”
    听到这话,三日月宗近微眯起眼,虽然很不想让小公主出门外,但在那双紫眸的注视下,他还是不舍得让她难受。
    “好。”
    下午
    神官莳和朋友们从学校出来,四人兴奋地商讨着接下来要去哪里。
    “不如我们去ktv?”其中一个粉发少女提议道。
    她这话,立刻遭到了其他几人的反对。
    “次次都是ktv,不如换些别的吧。”藤木玲子撇撇嘴,有些无趣道。
    “我听说附近的神社连续三天举办祭典,不如我们去瞧瞧看吧。”四人里唯一的男生中原直也提议道。
    其他三个女孩对视了一眼,齐齐地点头。
    中原直也露出笑容,顿时让清秀的容貌更加好看了,他偷偷地瞄了眼神官莳,见她似乎很开心,脸上的笑意更灿烂。
    神社距离学校并不远,而且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许多的学生也趁此跑来逛逛。
    “呼,终于爬上来了。”神官莳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阶梯,那里还有许多人正在往上爬,大家似乎都对神社祭典很有兴趣。
    “累吗?”中原直也掏出一包纸巾递到神官莳的面前,关怀的问道。
    神官莳抽出一张纸巾擦拭着脸颊,边摇摇头:“我不累”她平常的训练可都比这个更累。
    松原麻子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着,调侃道:“中原桑,你只关心小莳,不关心一下我们吗?”
    藤木玲子当即会意过来,装作疲倦道:“是啊,这都快累死我们了。”
    中原直也被她们两人搞得脸微红,羞涩得将至今递过去,“不好意思,是我大意了。”
    说完这话,他悄悄地看向神官莳,只见她左右张望,兴致勃勃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听到他们方才的对话。
    “我们进去吧!”神官莳拉过松原麻子和藤木玲子,三人兴冲冲地走进神社。
    只见神社的街道上摆满各种小摊子,吃得玩得都有,看得他们眼花缭乱。
    “我们去这边吧!”藤木玲子看到捉金鱼的摊子时,双眼顿时亮了起来,拉着其他两人就跑过去。
    最终,三个少女心满意足地拿着装了两条金鱼的袋子离开。
    中原直也无奈地摇摇头,跟在神官莳的身旁。
    “小莳,我帮你拿吧?”中原直也笑着道。
    神官莳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露出灿烂的笑容:“多谢你啊中原,不过我能自己拿。”
    中原直也蓦然怔住了,脑海里还是回放着神官莳惊艳绝美的笑容,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声更快了。
    藤木玲子和松原麻子互相对视一眼,两人齐齐地笑嘿嘿起来。
    神官莳眨眨眼,古怪地看着她们,歪着头问道:“你们怎么了?”
    “小莳,我们去趟洗手间,你在这里等一下啊。”藤木玲子扔下这句话,就和松原麻子快步离开,完全不给神官莳任何反应。
    “诶,你们”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神官莳撇撇嘴,有些不大爽地跺跺脚,“这两人怎么那么奇怪。”
    中原直也朝两人的身影投去感谢的一眼,转过头安抚着神官莳:“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先去逛逛?”
    神官莳皱了皱柳眉,只好无奈地点头,“那我们去玩吧!别管她们了!”
    ——
    “小莳,你尝尝看这个。”中原直也叉着章鱼烧,递到神官莳的嘴边。
    神官莳张嘴一口咬下,顿时烫的她小脸扭曲,张着小嘴,不断呼着:“好烫……烫烫烫……”
    中原直也急得慌,“烫到嘴了嘛?”他露出几分苦恼,“都是我不好!”
    “没……没事!”神官莳捂着嘴巴,总算将章鱼烧给吞下去了,她吐了吐舌头,“我没事了。”
    中原直也连忙递上饮料,等她喝了几口后,才说道:“小莳,你张张嘴,我帮你看看可有红肿。”
    神官莳立刻张开小嘴,中原直也双手捧着她的小脸,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她的口腔,片刻后,才不舍地离开。
    “没红肿,不过你还得多喝几口冰水,不然会难受。”
    神官莳点点头,忽的觉得如芒在背,仿佛有什么在盯着她,她瞬速回头看去,人海茫茫中却看不到什么。
    “怎么了?”中原直也关心道。
    神官莳摇摇头,“没什么,我们继续玩去吧。”
    “好。”中原直也露出笑容,不自禁捉起神官莳的小手,在她看过来时,慌张得解释:“我……我只是怕我们走失,所以才……”
    神官莳眨了眨眼,“好吧,不过等会你就得松手了。”
    中原直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并没有起疑,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握紧了手里滑嫩的小手。
    两人逛了一圈,正准备去找藤木玲子等人时,一个身穿蓝色华丽服装的男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三日月宗近在看到两人紧握的手时,心里浮现丝丝刺痛,要不是情况不允许,他恨不得将面前的人类弄死。
    他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翻腾的醋意,朝神官莳温和道:“主君,我们该回去了。”
    中原直也从这个男子身上感觉到了强烈的敌意,他侧过头看向神官莳,好奇道:“小莳,这人是谁啊?”
    在看到三日月宗近出现时,神官莳心下微惊,不由自主地就挣脱了中原直也的手,然后小跑到他的身旁,嘟着嘴:“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然后,她才侧过头回答中原直也:“这是我近侍——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笑而不语,要是他不早点来,自家的小公主就得被人抢走了,他握起神官莳的小手,紧紧地握住,朝中原直也点点头:“我们该走了。”
    扔下这句话,他就半强硬地拖着神官莳离开。
    本丸
    三日月宗近将神官莳压在墙壁上,深蓝的瞳孔紧盯着身下的女孩,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
    “三日月,你做啥?!”神官莳双手抵挡着三日月宗近的胸膛,男人成熟的荷尔蒙扑鼻而来,她小脸涨得通红,心里也慌了,“你快起来!”
    “你喜欢那个男人?”三日月宗近小心翼翼地控住住自己不弄伤小公主,但感觉到胸膛上那双不断乱动的小手,他的理智基本快要崩断了。
    “什么男人?”神官莳愣了下,猛然抬头,粉唇擦过三日月宗近的下巴,她的心蓦然跳的更快了。
    “中原直也”三日月宗近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唇,喉咙一阵滚动,“我看到了,他碰了你。”
    就算只是碰脸和小手,都会让他恨不得将那个人刀解了。
    小公主,只能是他的。
    看住怀里的女孩涨红的脸颊,他的脑海里只想将对方拥入骨血中,让两人肌肤相贴。
    这么想着,他低下头,吻上那张思念了许久的粉唇,温热的舌尖灵巧地撬开她的牙关,吸食着她口腔内甜蜜的汁液。
    “唔……唔”神官莳微眯起眼,眼角浮现一丝红晕,眼神妖艳诱人,勾得三日月宗近不想再忍下去了。
    大手抚摸上胸前的两团浑圆,他时重时轻地搓弄着,弄得神官莳不断娇喘。
    “啊……别碰……”神官莳无力地软瘫在三日月宗近的怀里,咬着下唇,任由身上的人肆意玩弄自己的身子。
    三日月宗近将她放下,三两下撕开她的衣服,刹那,两个小白兔跳了出来,粉红的乳尖刚经过他的爱抚,变得极为挺拔。
    他付下身,张嘴含住乳尖,忽舔忽咬的,引得神官莳浑身颤抖,白皙的身体泛起粉红色,三日月宗近的动作更加激烈。
    “主君,喜欢吗?”
    三日月另一只手搓弄着另一个被孤立的小白兔,两只手指不断玩弄乳尖,瞧着它们更加挺拔。
    “……什……什么?”压着羞耻感,神官莳对三日月对她所做的一切都不反感,反而有些兴奋。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三日月低笑,蕴含情欲的嗓音足以叫人疯狂。
    神官莳还没来得及回答,蓦然惊觉臀部一凉,发现自己的贴身小内裤已被褪去,紧接着,一只温热的大手抚摸上她的大腿内侧,带来阵阵酥麻之意。
    三日月的手顺着大腿内侧往上抚摸,探入两腿之间的私密处,指间沾染晶莹的液体,他笑得更加开怀。
    “主君,你湿了。”
    神官莳手捉着身下的被褥,感受着私密处的进进出出的手,以及濡湿的感觉,她干脆闭上眼,咬着牙,不吭一声。
    三日月将手拿出,轻舔了舔指间沾上的液体,少女特有的香味充斥鼻间,让他下身胀痛得难受。
    当下,三日月褪去身上的衣物,将神官莳的脚打开成M字型,灼热的肉棒缓慢地磨蹭着湿润的洞口。
    “小公主,你忍一忍。”
    三日月呼吸逐渐粗喘,他浅进那洞口,顿时引得神官莳颤抖,忍不出发出声音。
    三日月忍住强烈的欲望,不断地挑战着神官莳的意识,他在等她出声。
    神官莳睁开眼,眼神朦胧地看着身上人,体内传来一阵阵空虚感,想要用什么去填满。
    难受
    “要吗宝贝?”三日月俯下身,吻上她红肿的粉唇,舌尖探入口中,发出啧啧的水声。
    双手也没有闲下,一手安抚着乳尖,另一手挑逗着她私密处的小豆豆。
    “啊……”神官莳紧抱着三日月,身体下意识地拱起,磨蹭着身上男人的躯体,舒服的眯起眼。
    “宝贝,要吗?”三日月再次低声问道,“你再不说,我就不给你了。”
    神官莳蓦然捉紧他的肩膀,下意识道:“要……我要你”
    “乖,这就来疼爱你。”三日月宠爱地吻了吻她,双手抬起她的臀部,小心翼翼地让硕大灼热的肉棒进入那狭窄潮湿的洞口。
    “啊!”私密处传来异物进入的感觉,神官莳情不自禁叫了出声。
    三日月忍耐着,缓慢地出出入入狭窄的洞口,紧致的肉壁挤压着前段,无论是多少次,都会让三日月感受到至极的快感。
    等到神官莳习惯了他的粗大后,三日月开始加快了速度。
    同时,他的手也没有闲下,不断安抚着小豆豆,引起她一阵阵强烈的酥麻感,身体不断颤抖。
    房内只剩下淫靡水迹声和肉体碰撞而发出的啪啪啪声。
    “小公主,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随着这话落下,一股热烫的液体喷向深处。
    三日月敷在神官莳的浑圆里,深深地喘息着。
    神官莳双脚加紧他的腰身,要一阵剧烈的颤抖后,整个人刹那松了下去,强烈的疲倦也袭上心头,她推了推胸前的头,嘀咕着:“唔……累……不要了。”
    三日月低笑,亲了亲浑圆,翻个身将少女搂紧怀林,嗓音刚经历情欲,还带着几分黯哑磁性,“乖,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