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淫荡女学生

    我是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当众脱光的,而小水还有2年才会毕业,在全班同学面前全裸以后还要和大家相处2年,她比我胆子大多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让小水到我这里来。给我仔细说说。小水就兴冲冲地来了,把整个经过说给我听。
    那个男友果然如我说料,只是对小水的肉体有兴趣。这里为了说话方便,暂时称他为A吧。其实我知道那人的名字,但是比较厌恶这个人,所以用字母代替。
    当时她班里有五六个男生都曾经做过小水的男友,男生们聊天吹牛时不免说到了操小水时的一些事情,A听得心里直痒痒。然后便不怀好意地追求小水,当时小水正在纠结晓祥的事,结果稀里糊涂地就让他得了手。小水对性事的态度让A在成为小水男友的当天就干了她一次。
    小水说到这,对我说晗姐你别生气,当时我恍惚间就觉得正在干我的是晓祥。
    A第一次操小水是在外面租的宾馆。对于学生来说,住宾馆的开销是很大的。
    其实小水挺有钱的,不仅父母给得多,自己也能赚一些,比如那次人体彩绘,小水就赚到了不少。但小水觉得这种事不能由女生出钱,所以也没说自己有钱的事。
    小水提议在外面租个房子一起住,租房子的负担要比住宾馆小很多,但是A纠结了很久最后也没答应。当时小水真是发春的状态,对A百依百顺,用她自己的话说,之前的男友都没享受过这个待遇。
    A其实并不穷,而且当时学校附近这种专门租给小情侣的房子也不贵。但是A一方面死抠死抠的,另一方面,A只是想玩小水的肉体,并没有动感情。在他心里小水就只是个漂亮的烂货而已,玩婊子怎么会舍得出那么多钱租个房子?但是学校的环境,并没有适合做爱的地方,于是两人在天黑的时候,经常打野战。
    男生好说,只露出个鸡巴就行,但是小水至少要露出整个屁股。而且小水为了增加情趣,有时就完全是脱光的。那时还是冬天,气温很低,有一次小水为此得了很严重的感冒。A这一点做得还不错,在小水生病期间还到女生宿舍探望探望。
    小水病好以后,A说挺希望小水能到男寝室和他过夜的。其实小水有过到男寝室过夜的经历,当时是另一个男友,那男友在床的周围安了帘子,两人在里边做。小水虽然尽量不叫出声音来,但床让两个搞得晃动不已。帘子外面的室友听得血脉贲张,有人就拉开帘子的一条缝隙偷偷往里边看。小水他俩知道被偷窥了,但正在兴头上,也不阻拦。结果三个室友都看到了小水挨操的过程。虽然他们只拉开了一条缝隙,但却足以让小水的全身都被看到了,事后那三人都撤了回去,还把帘子恢复原状,小水便佯装不知。
    这次小水以为A也是这样拉了帘子,便同意了。结果到了A的寝室,发现A完全没有任何准备,根本没有帘子。还好小水带了睡衣。她让室友们背对着自己,然后换了睡裙,躺进被窝以后才让允许大家转过来。室友们对于美女住进自己的寝室完全是欢迎的态度。帘子的事让小水有些不爽,但也并未发作,熄灯以后和大家聊得还挺开心。不得不说A虽然不怎么样,但A的室友都还是挺不错的。冬天的被窝里暖暖的,小水也不用担心像夏天一样蹬被子走光,所以一周下来,彼此相安无事。当然小水住进男生寝室的事在班级里也不是秘密,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这种事其实各个学校都有发生,只要学校不知道也就无所谓的。
    熄灯之后,A和小水在被窝里还是要来那么一发的。但因为毕竟是在被窝里,动作幅度不大,所以小水还能忍住不叫,但「唔唔」的声音还是让另三个室友听得心生荡漾。后来有室友就对小水说你别忍着了,听「唔唔」的声音更让人受不了。小水想到反正之前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于是也就不在矜持,嗷嗷叫得很欢。
    A始终也没挂上帘子,小水觉得也没什么必要了。反正熄灯以后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听到声音而已。一开始小水穿着睡裙,A只要把睡裙拉到上面就可以摸到全裸的小水,几天以后小水一方面觉得安全,另一方面已经被大家听到了豪放的叫床声,顾虑也变得少了些,于是干脆把睡裙也脱了去。
    小水就这样在男生寝室住了近一个月,别的寝室遇到这种室友带女生回来过夜的事都是很反感的,但小水是个例外。一方面小水和他们是同班同学,熟悉得很,另一方面,小水的风骚也是出了名的,大家和小水聊些色色的话题也觉得很兴奋。哪个男生不希望在晚上的卧谈会有女同学参与呢?而且还是小水这样的漂亮女同学。好在A并没有把小水当作私货,也不反对小水聊一些私密的话题。比如有人问小水现在穿着什么呢?小水就说现在光着呢,一丝不挂。那室友就说可惜看不到,小水就嘻笑着说美得你。晚上五个人一起聊天,有时A就把鸡巴插进了小水的小穴,小水啊的一声,室友就问怎么了,小水说A又在干我了,然后一边挨操,一边喘着气继续聊,到兴奋时就完全不理会那三个室友了,只顾自己嗷嗷叫。
    过了几天,A跟小水说,室友B跟他是关系很铁的哥们,很想操小水一次。
    常理说作为男朋友的A是不应该跟小水提这个的,哪有男人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的。但小水自己也知道,虽然大家表面不说,但私下里都知道她的放荡。再加上天天在男寝里被A半公开地操,所以A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小水想,既然是男友提出来的,也就没有什么顾虑地答应了。那天傍晚时分,A支走了同寝的C和D,然后B结结实实地操了小水一顿。又过了几天,A又说C也是他的铁哥们,小水又答应了,然后C也操了她一顿。后来小水说干脆让D也一起来吧,这样以后在寝室里也不用避着谁了。A却坚决地说不行,还说了很多D的坏话。小水感觉有点奇怪,但也没往深处想。又过了些日子,A又先后领来了同班但是不同寝的的E和F。小水越发地觉得不对劲了。不得不说小水的阅历太浅了,换作别人早就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小水虽然觉得不对劲,但却从A嘴里问不出个所以来。但这难不倒她,最佳的突破口显然是D。于是小水单独约了D,D也不隐瞒,几句话就说了个清清楚楚。
    原来A居然用小水的身体做买卖。一开始是A找上B,说只要给他30块就可以操小水,这基本上就是两份盒饭的钱,便宜到家了,B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操了小水一次。B觉得这种事很丑,所以自己很保密,但A在某次借故支开B和D时,B就知道C在寝室里干什么了,于是便讲给了D听。D一开始还不信,但A后来果然找到了D,与B所说的完全相同,30块操一次班花。D对小水暗恋已久,但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小水所以始终没敢追。D早就知道小水的放荡事,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把小水奉若女神,在他看来,花钱把小水买来是简直是一种亵渎,所以虽然自己心里很想,但还是拒绝了。这让A很不爽,他觉得D是舍不得钱,所以小水主动提出让D也一起来的时候A很气愤地拒绝了。而后来同班的E和F大概是因为C才找上A的。
    听到这里,我也觉得D是舍不得钱,这也太抠门了吧。但是小水很肯定地跟我说,D绝对不是舍不得钱。看她那么肯定,我也不便反驳,便继续听她讲下去。
    小水听完D说的这些,气得差点没晕过去,虽然自己没把性太当回事,但却没想到被A这么轻贱。居然把她像妓女一样卖钱,而且最不可容忍的是,居然只卖30块。小水说到这里,恨恨地对我说:「30块耶!老娘一只脚也值30块了!」小水决心要报复A,我想以她的性格,显然不会是揍他一顿那么简单。
    果然我没猜错,不过小水报复的手段未免太色了些。她先是和A分了手。A这个蠢货居然还想挽回,估计是收了人家的「订单」担心不能「付货」吧。A还一个劲地追问为什么要分手,他大概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吧。小水也不提A卖自己的事,最后被追问得有些烦了,冷冷地说了句:「我觉得你这个人吧,怎么说呢,太贱了!」为了区区几十块钱就把女朋友给卖了,确实是贱到家了。A最后居然还厚颜无耻地问:分手以后还能不能做朋友?小水心里那个后悔啊,当初怎么就成了这个傻逼的女友呢?
    跟A分手后,小水公开追求D,在班级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D很喜欢小水,一往情深的那种,全班都知道D暗恋小水。一开始D以为小水是故意戏弄他,连惊带吓地居然还拒绝了。小水又追,当着全班的面向D表白,D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后来D告饶般地单独约了小水,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水也不隐瞒,说只是想重新住进那间寝室以报复A。小水问D是否嫌弃自己,D说一点也不嫌弃。
    小水又问怕不怕自己给他戴绿帽子,D说为了小水别说绿帽子了,绿大衣都没关系。小水挺感动的,说那让我做你的女友吧,不谈婚论嫁的那种。D说那就是假的女友呗?小水说算是吧。D这下才算弄明白了,虽然有点失落,但能够「曾经拥有」也是好的,哪怕是假的。于是小水便成了D的女友。
    小水从男生寝室搬出来还没到一个礼拜就又搬了回去。还是那间寝室,只不过是换了张床,不用想也知道A有多尴尬。到了快熄灯的时候,小水对D说:老公,我脱喽?得到允许后,小水就脱掉衣服,只剩下胸罩和内裤。这个寝室其实只有D还没有看到过小水的裸体,所以D看到只穿着内衣的小水眼睛都直了,当然其他男生也都盯着她的身体看。小水说我忘带睡裙了,带着胸罩睡觉太难受了,要不把胸罩也摘了好吧?D光顾着看小水的身体了,居然没回答。这时B说最好都脱了。小水又问了D一句:行吗?D赶忙答应。但不知是答应摘了胸罩还是答应都脱了。小水得到D的允许后,大大方方地摘了胸罩,同时脱了内裤。
    我听小水直言不讳地说出来,便知道小水现在心里早已没有了这个心结。果然小水又说,姐姐你放心,我现在已经不会这么想了。我微笑着点点头,等她继续往下说。
    小水这时只穿着拖鞋而已,除此之外再无任何身外之物。虽然在这间寝室里住了这么久,但这还是第一次公开展露裸体,小水也很兴奋。就这么站在地上让四个男同学恣意地看,不知道这时A心里是什么滋味。看了一会,熄灯了。小水上了D的床,并很主动地引导D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阴道。D之前很有一些自惭形秽的心理,所以一直也没敢追小水。他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操小水。D很缓慢地抽插着,小水就「嗯嗯」地配合。这声音大家再熟悉也不过了,对B和C来说,只不过是从左声道换到了右声道而已。最后D要射了,小水说射里边吧,现在是安全期。大家都听到了。
    第二天,小水比前一天更早地脱了衣服,而且照例是脱得光光的,坐在D的床上和大家聊天。A这个蠢货还凑过来聊天,但小水不看他也不理他,B和C会意,也对A不理不睬,无形中把A晾在一边。小水让D坐在床上,然后当着大家的面跪在D的面前,趴在D的大腿上把D的鸡巴含到了嘴里。大家虽然在A片里看过口交,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D也刺激得不行,没几下就射到了小水的嘴里。小水张嘴给他们看自己舌头上的精液,然后咽了下去。
    B和C看小水这么淫荡,干脆坐到她的旁边,一边聊一边欣赏她的裸体,后来还时不时地摸摸她的乳房和大腿。看小水没什么反应,便更加肆无忌惮,在小水身上乱摸。小水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喜欢光着,而且还喜欢被轮奸。这其实跟我在学校时公开承认喜欢暴露一样,大家虽然早就心知肚明,但和自己直接承认毕竟还是不同的,而喜欢被轮奸更是闻所未闻。小水的说法让B和C刺激得不行,于是问可不可以操她。小水说这得问D喽。D知道小水的心意,并且早已做好戴绿帽子的准备,所以立刻就同意了。于是三个人轮奸了小水。这次A倒是识趣地没凑过来。其实轮奸刚开始的时候就熄灯了,所以其实整个过程是摸黑进行的,不过对于A来说,这其实比能看到更加刺激。
    轮奸的游戏几乎每晚都在进行,而且和别的男生一样,他们对女人的身体都很好奇,于是小水跪在桌子上,撅起屁股给他们看阴道和屁眼,甚至来例假时,他们还要看带血的小穴,小水毫不害羞地让他们看了。小水跪在桌子上的高度很容易让男生操进阴道,所以这种后入式的玩法也是很经常的一种体位。平时小水脱衣服时都要把门锁上,其实不锁也没关系,小水从来没遇到过别的寝室的男生来串门,到后来小水完全放松了警惕。这一天,小水正全裸地跪在桌子上,C在小水的里边刚刚射完,隔壁寝室的一个男生推门便进来了。
    隔壁寝室也是小水的同班同学,一进门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大圆屁股,屁股下面还有两只白嫩白嫩的小脚丫,而且在屁股中间的小穴到C的鸡巴上还拉着一条丝,在灯光下分外显眼。其实男生们在寝室间流窜比女生更甚,只不过大家知道他们寝室住着女同学,所以多少有些避嫌的意思。而且作为同班的兄弟,他们从来也没有敲门的习惯。之前小水是锁了门的,他们推而不开便知道不方便,但小水却误会为男生们不串门,结果歪打正着地发生了这一幕。那男生是来借手纸的,一看到眼前小水的大白屁股立刻死机了。小水也知道有人进来了,赶忙起身,但她的衣服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想遮挡也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