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 欧巴,醉后很A也很甜

    兄妹两个在浴室玩够了,一个神清气爽,一个全身酸痛。
    两人到一楼吃完饭,刚刚坐下,宋承良出差回来了。
    宋俊扬没有表情,可可倒是很开心,她已经半年没见过爸爸了。
    宋承良见女儿又长高不少,脸上的婴儿肥已经退去,眉眼越来越精致,有了大人的样子。他看着生得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心里高兴,给了不少零用钱。
    宋家父子平时很少一起吃饭,即使在一起也不怎么说话。这次因为有可可在,气氛变得温馨不少,宋家也很久没有这样热闹了。
    宋承良看样子心情真的很好,又把自己新车的钥匙给了宋俊扬,让他有空带妹妹出去兜风。宋俊扬没说话,可可知到这是爸爸想送哥哥新车,开心地帮哥哥收下。
    第二天早上,宋俊扬还是开原来的车送可可上学。
    在学校门口,他意外见到那天跟可可打架那个长发女生的哥哥,他表示想跟宋俊扬谈谈。
    宋俊扬不耐烦理他,但他已经自己开了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了。
    离上班时间还早,再说也不能把车堵在学校门口,他只好把车开到一条可以停靠的岔路,将车停在路边后问对方有什么事。
    那人脸皮也厚,笑着做了自我介绍:
    “宋先生,我是邓小菲的哥哥,我叫邓小龙。这次来呢,是想请您帮个忙。”
    宋俊扬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掏出手机,在屏幕滑动了几下,然后递到宋俊扬面前给他看。
    宋俊扬扫了一眼,不由得眉心一跳,那上面是昨天他跟可可在车里拥吻的照片。
    邓小龙用手指一幅幅照片翻动着,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两个一开始是在说话,然后可可凑近他说了什么,氛围很暧昧,再后面就是两个人激情拥吻在一起的画面。
    照片拍得很清晰,毫不费力就可以辨认出是他们两个。
    邓小龙给他看完照片才又继续说:
    “宋先生,听说宋可可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妹妹……这个照片如果给人看见了可不太好吧?宋可可还没满18岁,再说同学们知道了她要怎么做人呢?”
    宋俊扬还是没什么表情,平静地说:
    “提要求吧,别太过分。”
    邓小龙笑着调侃说:
    “宋先生见过世面就是跟我们小老百姓不一样,什么事情都这么淡定。我也不废话了,本市两套三居室,保证不备份,全部删掉。”
    宋俊扬冷笑回答:
    “宋氏地产有的是房子,但我不想给你。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这么贪心的人怎么可能守约把照片全都删掉呢?再说我妹妹本来就学习一般,高考实在太辛苦了,你随便爆料吧,宋家的财产绝对可以让我们兄妹去国外生活得很好。”
    邓小龙很有耐性,继续说:
    “可是二位的父母知道了又怎么办?想想都觉得伤心哦,也不知道祖上做了什么孽,弄得子女乱伦,你说是不是?”
    宋俊扬依旧一脸波澜不惊,说:
    “我妈现在在国外,我爸管不着我,你可以试一试。不过,宋家在本市还是有些人脉的,能把你整到什么程度,我想试一试。”
    邓小龙见他软硬不吃,心里也有点发虚,放软了语气说:
    “宋先生,你有的是钱,何必对我这么小气呢?你随便打发我点,我保证删掉所有照片。”
    宋俊扬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开口说:
    “两套房子不可能,你想个靠谱的数再来告诉我。”
    他又指了指邓小龙手上的手机,说:
    “为了表示你的诚意,手机留下,别不答应,我知道你肯定有备份。”
    邓小龙想了想,又嬉皮笑脸说:
    “这手机我刚上手没两天,你要拿走也不是不行,不过……”
    宋俊扬拿出手机,问:
    “支付宝还是微信?”
    邓小龙打开微信,看着宋俊扬转账十万到他的微信里,他立刻提现了一部分,又再三确认后才退出自己的账号。他把手机给了宋俊扬,说是回去想想要多少“报酬”合适,下午再联系他。
    宋俊扬删了照片,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可可不知道这些事,一整天盘算着她的快递。
    这天放学宋俊扬没来接她,说是跟朋友见面,让她自己打车。
    可可回到家看见自己的快递,开心地抱着回到自己房间,仔细锁好门后才打开那个包裹。
    那里面是一套分体式情趣内衣,黑色薄纱面料搭配着可爱的粉红蕾丝花边,上身是低胸小吊带背心,长度只到肚脐上面;下身是系带丁字裤,背面还有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可爱小尾巴。包装盒子的最下层还有一个猫耳朵发箍。
    原来这是一套猫咪情趣内衣。
    可可小心的收起来,准备等哥哥回来再穿给他看。
    不过这天晚上宋俊扬很晚都没回来,可可给他发信息,他说是有事,晚点回家。
    可可第二天起床,从书房溜去他的房间,看见他正在睡觉就又悄悄退了出来。
    她到了晚上临睡前还不见哥哥回来,忍不住拿出那套情趣内衣换上,想看看效果。
    毛茸茸的猫耳朵戴在头上显得十分可爱,薄纱的吊带在身上几乎什么都遮不住,小巧的乳晕和粉红的乳头在黑色透明面料下显得更加诱惑,下身的丁字裤只能勉强遮住三角区,她转身看看后面的小尾巴,拿过来抓在手里把玩,还真的挺像猫尾巴的,她的臀部虽然不大却是浑圆挺翘,非常适合Tback。
    就在可可自我欣赏的时候宋俊扬从书房的阳台过来了,看见穿着猫咪情趣内衣的可可,立刻觉得下身硬了。
    他向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扯开领带,他脖子上高高突出的喉结看起来特别性感。
    他解开衬衫的扣子,微敞的衬衫下面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和腹肌,然后他又松开皮带,脱下西裤,白色内裤遮不住他的人鱼线。
    宋俊扬走到可可面前,她咽了下口水,今天的欧巴有点不一样。
    他一把抱起她,向床边走过去,将她一下丢到床上。
    可可有点晕,慢慢从柔软的床垫上翻身过去看他,他已经脱下了内裤,粗长的阴茎高高的翘着,上面青筋凸起,显示着它的战斗力。
    可可叫了声“哥哥”,来不及说后面的话,已经被他欺过来的唇将后面的声音都吞入唇齿之间。
    他吻得用力,混着酒味的呼吸喷在鼻间。
    可可觉得现在的他特别重,整个压在她身上。他下身的挺立硬硬抵在她肚子上。
    她简直完全被他控制,根本动不了,就在她以为会被他亲晕过去的时候他突然放开她。
    他凝视了她片刻,重新低头,隔着轻薄的黑纱面料含住她的一边乳头吮吸,舌尖一遍遍扫过敏感的顶端,她不可抑制的发出呻吟。
    他得了鼓励,又换到另一边品尝她胸前的美味。
    她觉得有温热的东西从小腹升腾起来,又从下身流出来。
    他立起身来,分开她的腿,没有脱掉她的内裤,只是把那一小块布料拨到一边。
    他试探她的下身,感觉到那处的爱液泛滥,他立刻扶着阴茎一下抵到最里面。
    前戏这么短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过她已经这么湿润,也不需要再撩拨了。
    他的欲望狠狠穿刺着她,她如水面上荡漾的浮萍,被他撞击得晃来晃去。
    她的吊带背心被他掀了上去,黑色的纱、粉色的蕾丝衬托得肤色更加白皙、乳头更加粉嫩娇艳。
    小吊带背心堆在乳房和锁骨中间,勾勒出完美的胸型,显得更加丰硕,而随着他的肏干,一对白嫩的乳房上下跳动,带来绝佳的视觉效果。
    他将她的双腿抬起来曲在她胸前,她的屁股不得不高高抬起来,他塞了枕头在她身下,她的整个下身微微抬起,向上对着他。
    他压着她的双腿,在她的身体里打桩。
    可可觉得又羞耻又刺激,不仅仅是因为她能看见他是怎么样在自己粉嫩的小穴中进进出出;也不仅仅是因为她被他弄得淫水四溅,小屁股全都湿了,歪在一边的内裤也湿了大半;更多的是一种被狠狠操了的认知,不是做爱,只是单纯的被他操了,而且还操得很舒服。
    她欣赏着他精壮健美的身体,听着他沉醉地低吼,他的脸依旧很帅,只是神情有些陌生,不再是温柔宠溺,他的眼中都是侵略的意味,像猛兽要占领猎物一般。
    可可还是第一次被他肏得说不出话,只有破碎的音节不受控制地溢出唇畔,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从他插入的那一瞬开始,她几乎全程临近高潮。
    而后,在实力悬殊地性事里她首先败下阵来,丢盔弃甲输得一塌糊涂。她抽搐着、尖叫着、神志不清地被他送上巅峰,久久回不过神来。
    然而他还没射,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地放过她。
    他把软成一滩泥的她翻了个身,脱掉了她上身的吊带。
    他扯着她内裤上的假尾巴,轻轻在她肉乎乎的小屁股上拍了拍。
    “宝贝,别趴着,撑起来点。”
    可可只得双手支起来,跪趴在床上。
    他抓着她的一对乳房,从后面狠狠干着她湿哒哒的小穴。他吻着她的脖子,混着酒味的呼吸温热地喷在耳边,麻麻痒痒的撩拨着情欲。
    “可可,不要担心,一切有哥哥在……不要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不让你受一点伤害。”
    她听见了,转回头吻他。
    他与她唇舌纠缠,所有说不出口的情话在绵长的吻中向她一一袒露。
    在漫长又激烈的活塞运动之后,他们终于几乎同时到达高潮。
    他射完之后将她搂在怀里继续吻她,大掌在她身上一下下抚过,舒服得不能再舒服。
    可可睡着之前最后的念头是:今晚的欧巴真不一样,看来情趣内衣是买对了,明天要多选几套不同风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