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02 住院

    急救室里,医生、护士们看着心电监测仪上已经恢复正常值的线路图,面面相觑。
    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匪夷所思的病人,可任由他们如何检查,也没有找到伤者昏迷的原因。
    随着输液输血,丁宁惨白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血色,除了身上和脸上的淤青外,仿佛一个健康人似,没有任何濒临死亡的迹象。
    王医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吩咐护士先把丁宁推进重症监护室,密切观察,防止有变。
    “把病人抢救过程的详细记录和数据全部整理出来交给我。”
    王医生语气轻松的向助手吩咐道,不管怎么样,病人无恙就是他这个急救医生的功劳。
    “医生,他没事吧?”
    见王医生从急救室里走出,那个被丁宁所救的女孩脸色苍白的不顾哥哥的劝告,穿着病号服就迎了上来。
    王医生眼前为之一亮,暗赞一声好美的女孩。
    只见女孩二十出头的年纪,乌黑如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柔弱的香肩上,露出精致白皙的锁骨,锁骨下宽大的病号服异峰突起,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上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似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难看的蓝白纹病号服,却丝毫不能影响她的美丽。
    那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气质,让他知道这个女孩绝非一般人家的孩子。
    王医生暗自咽了口口水,喉结滚动了一下,露出这辈子最亲和的笑容说道:
    “放心吧姑娘,经过我们抢救,病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生命体征已经恢复了正常,除了有些鼻青脸肿外,好像……”
    “好像什么?”女孩有些迫不及待的紧张问道。
    医生暗自羡慕丁宁,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关心着他,有些表功似的得意道:“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似的,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啊?”
    女孩愕然的微微张开樱唇,露出晶莹雪白的皓齿,点漆如墨般的眼睛里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这怎么可能?他伤的这么重。”
    “我就说吧,那小子分明就是装的,他就是在占你便宜,被我抓个现行,为了逃避才装作昏迷,你还担心他……”
    旁边的英俊青年立刻凑上来喋喋不休的说道,可在女孩不满的眼神逼视下声音越来越小,轻声嘟囔道:“我真的没用多大劲儿。”
    王医生有些看不懂这几个人的关系了,但或许是为了能多看女孩一会儿,还是说了句公道话,当然,最主要的是为了彰显他的功劳:
    “病人在抢救之前生命垂危,生命体征已经达到了最低临界点,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才渡过了危险期。”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医生了,他所有的治疗费用都算在我的身上,你多费心了。”
    女孩狠狠的瞪了青年一眼,让他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这才转身冲着医生和颜悦色的说道。
    “没关系,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医生油然生出受宠若惊的感觉,慌不迭的客气道。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女孩灵动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恳求之色,竟然让他不忍心拒绝,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秉着为患者负责的态度,虽然他已经恢复了健康,我还是把他送去重症监护室了,防止有什么意外,为了避免感染发生意外,你还是不要进去,在隔离窗外看一下吧。”
    “好,那就谢谢医生了!”
    女孩嫣然一笑,如同鲜花怒放,美不胜收,让王医生的眼睛都直了。
    正想找借口和女孩多聊会天时,女孩却已经转身向重症监护室走去,青年满脸不情愿的紧跟在她身后。
    “砰!”自认为很优秀的王医生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捂住胸口,一脸的失落,痴痴的看着女孩柔弱的身躯远去,真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啊。
    “王医生,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刚从急救室里出来的护士长关切的扶住他,那把护士服撑的鼓囊囊的高耸胸脯毫不忌讳的在他胳膊上磨蹭着。
    一直和这个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护士长保持暧昧关系的王医生,此刻却对她没有了丝毫的感觉。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刚见过了青春无敌的百分百女神,再看这人老珠黄的老女人,王医生瞬间性趣全无。
    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没事,就是有些倦了,我先回办公室了。”
    护士长见左右无人,连忙低声道:“晚上老地方见。”
    王医生看着她抹着厚厚一层隔离霜也无法遮掩的眼角纹和小腹上隆起的赘肉,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恶心,干咳一声转身匆匆而去:
    “再说吧,今天太累了。”
    护士长一头雾水的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不满的撇了撇嘴:
    “这个冤家,平时不是比人家还积极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哎,看来只能找刘医生那个老色狼了,不然怎么熬过漫漫长夜啊。”
    重症监护室外,隔着一层隔离窗,女孩怔怔的看着仍在昏睡中的丁宁,眸中波光流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牧晴,那小子分明就是个色狼趁机占你便宜,你社会阅历不足,可千万别被这小子骗了。”
    沈牧阳以过来人的身份语重心长的在女孩的耳边聒噪着,让沈牧晴无奈之极。
    “哥,你别把人家都想的那么坏好不好?当时我虽然昏迷了,但还是有意识的,要不是他,你恐怕已经见不到我了。”
    沈牧阳神色一黯,怜惜的看着妹妹:“牧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刚离开那一会儿功夫你就发病了,等你出院我就带你回燕京吧,爸、妈和爷爷都很想你。”
    “好了,哥,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不想回去,你就别再说了。”
    沈牧晴脸上露出一抹倔强,态度坚决的说道。
    沈牧阳知道她的性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你先回病房休息吧,从到了医院输了点药水你就一直在这守着,现在知道他没事了,你也该放心了,我说妹妹,你不会是被那小子英雄救美感动,喜欢上他了吧?”
    “哥,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沈牧晴脸上浮起一层不易觉察的红晕,娇嗔的责怪道,随即眼中露出一抹隐隐的激动之色:
    “哥,你知道吗?我有种感觉,我觉得这个人能治好我的病。”
    沈牧阳闻言一怔,随即摇头苦笑,他知道妹妹被这心脏病折磨的有多痛苦。
    从小到大她都不敢剧烈运动,不敢大声说话,不敢交朋友,不敢哭,不敢笑,生怕一个情绪不稳就引起病发。
    可以说,她无时无刻都在和死神赛跑,随时会被病魔夺去生命,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就连恋爱一次的权利都没有。
    他也希望妹妹能够被治好,像普通女孩那样健健康康的活着,但家里已经带着她看遍了国际上最顶尖的心脏病专家,所有人都表示无能为力。
    现在妹妹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年轻身上,在沈牧阳看来,她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我知道你不信,可我自己知道,每一次昏迷醒来后,我都会觉得胸口很闷,像压着一块石头似的,但这一次不一样,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舒服过,呼吸也顺畅了,浑身轻松的感觉,从来没有过。”
    沈牧晴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话,还舒展双臂做了个夸张的拥抱动作,凸显出她曼妙的曲线,只是动作幅度很小,看起来很不自然。
    “你说真的?”沈牧阳闻言眼中一亮,毕竟他对妹妹的病情太了解了,她每次从死神手里逃出来,都是病恹恹的,唯有这一次似乎真的有些不太一样。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他……他在我胸口扎的那几针,仿佛把我胸口的郁气排解出去了似的,让我有种……豁然开朗的轻松感,连呼吸都通畅了许多。”
    沈牧晴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描述那种感觉,只能尽可能的用便于人理解的手势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只是想起丁宁为了救她,又是摸胸又是摸腿的,连初吻都被他夺走了,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涟漪。
    沈牧阳心中一动,连忙道:“那你先回病房吧,我去医生办公室看看你的检查报告。”
    “嗯!”沈牧晴又深深的看了重症监护室一眼,才自行回到自己的病房。
    半小时后,沈牧阳面带喜色的走到医院的天台上,深深的吸了口烟,眼圈微微泛红,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妈,我是牧阳,妹妹又发病了……”
    燕京一座典雅的四合院内,听着话筒那头儿子带着哽咽的声音,叶淑兰心瞬间沉到了谷底,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这一刻终于来了吗?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真到了这一刻,她依然无法面对现实。
    心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鼻子开始发酸,眼睛里迅速的蓄满泪水,一张嘴就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恸嚎啕大哭起来:
    “牧阳,牧晴她……牧晴她……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