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青铜时代的文字

    “杜罗,我是真的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之前我撞到头了,现在头上还有一道疤。”伸手在后脑勺上指了指,沙兰笑了笑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个杜罗是辛西亚市副市长邱迪鲁道夫子爵的第三个也是最小的儿子,从小就深受鲁道夫子爵的喜爱,再加上鲁道夫子爵和温尔曼伯爵两个人政见相同,属于一个党派,两家的关系一直很不错,这也使得沙兰和杜罗这两个贵二代从小就混在一起关系着实不错。
    杜罗看着沙兰后脑勺的那刀疤,有些诧异的看着沙兰,满脸不敢置信的说道:“你竟然真的是伤病了一个多月,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算是走运没有死掉。”
    “你可真是……我听母亲说,但凡是遇到了大难不死的事情,最好去神殿里面祈祷一下,这样可以感谢神灵的保佑。”
    听着杜罗的话,沙兰眉毛一挑,有些意外的说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信仰那些神灵了?我怎么都不知道,莫非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开始的?”
    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杜罗嘿嘿笑着说道:“没有,就是……我毕竟只是第三个儿子,家里的爵位和我没有关系,我家又不像你家除了爵位还经营商业,我家只有很少的几个产业。
    虽然我父亲的爵位不算低,官职也达到了副市长的程度,但是那些都是我大哥的不是我的,所以最近我母亲想要把我介绍到神殿去,她在那里有点关系,在我高中毕业之后可以给我在那里谋求一个职位。”
    眉头微皱,沙兰对杜罗说道:“杜罗,你之前不是还想要上大学学习商业吗?难道这就要放弃了?”
    “我也不想,只是我家里大哥继承爵位进入官场,二哥学习商业掌握家里的几个产业,而我在父母的规划里面就是要进入神殿的,这些都是必然的事情,没有办法更改,没有任何办法,我……没有办法。”
    看着杜罗那无奈又迷茫的样子,沙兰叹了口气,杜罗虽然看起来生活的很不错,父母也对他爱护有加,但实际上在家族利益的面前,杜罗也不可能有任何例外,只能够接受他父母的安排,哪怕是父母的安排和他的想法完全不同,也只能够咬牙接受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即使是被迫的也是自己的选择,因此沙兰并不打算参合到杜罗的人生选择中,除非他恳求自己给他以帮助,否则沙兰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毕竟鲁道夫家族和他温尔曼家族算是世交,除非沙兰想要破坏两家的感情,否则他不能够越俎代庖的去参合到鲁道夫家族的事情里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一会,第一节课的老师终于走进了教室之内。
    第一节课是历史,在这个世界中历史是和数学、自然科学等同的学科,倒是文学反而要比这三个学科略低一等,却是和沙兰前世有所不同了。
    “好了各位同学,现在开始上课了,希望大家保持安静,认真听我的课,否则期末考试你们恐怕会死的很惨。”
    此话一出,教室里面的学生们一片哀嚎,历史老师名为爱兰,乃是今年刚刚来到辛西亚市第一高级中学的年轻老师,仅仅只有二十五岁,但是她教学的实力和脾气同样出名,各种驯服学生的手段层出不穷,着实让本来以为她好欺负的学生们吃了很多的苦头,就算是班级里面的这些各种二代们,也根本不敢招惹她。
    对于现在的沙兰来说,这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堂课,因此他学习的很上心,甚至于在杜罗惊悚的目光下开始记录起了笔记。
    课程渐半,爱兰教授的课程也逐渐深入,就在这个时候,爱兰在一段青铜时代的历史上插入了一个额外的知识点,讲述的是一个位于青铜时代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小国家,根据爱兰的讲述,那个小国家的前身为生活在荒野中的众多部落聚集建立的国家,本身作为国家的历史很短暂,但实际上这个国家的人,或者说他们的民族存在的历史却很悠久,并且据说和白银时代的某个民族有着传承和被传承的关系。
    一边讲述着这段延伸出来的历史,爱兰一边在黑板上写下了一句用那个青铜时代小国家的文字构成的单词。
    “这个单词是用那个小国家当时使用的文字写成的,意为祖先庇佑之国,我刚才说过,这个小国家的前身是众多部落聚集成的,而这些部落实际上还保留有对祖先的祭祀和崇拜,所以当他们建立了国家之后,便把自己的国家其名为祖先庇佑之国,欲要靠着祖先的保佑让国家强盛起来。
    只是很可惜,最终事与愿违,他们的国家被外来的侵略者所毁灭,人民流离失所,只能够散落在当时的大陆上,一段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就这样伴随着战火埋没在了历史的尘埃的之中,着实有些可惜。”
    讲述完了这段历史,爱兰便继续开始向后讲述下面的课程,但此时的沙兰已经没有了继续听下去的欲望,他只是看着黑板上那用青铜时代小国的文字构成的单词,因为沙兰认了出来,自己在之前的绒雪花的花叶中发现的那个小纸片上书写的不明文字,其中有几个词语和黑板上的一模一样,沙兰基本上可以断定那些文字是一样的!
    “原来那个小纸片上的文字出自于这里,这么说来我终于可以弄明白那张小纸片上的东西是什么意思了。”
    正当沙兰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下课的铃声响起,爱兰结束了自己的课程拿着教案离开了教室。
    沙兰看到爱兰的离开,迅速的起身追了出去,着实让想要找他一起去厕所的杜罗大为惊讶,尤其是当他透过教室墙壁上的窗户,看到走廊里面追上爱兰的沙兰时,心中的惊讶更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