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地下室

    来到了府邸一楼,沙兰看着一楼的几个侍女和仆从,没有搭理他们,只是四处走动着寻找莎莉的所在。
    就在这个时候,沙兰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哭声与喝骂声,双眼一眯,沙兰立刻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虽然有女仆和仆从想要阻拦沙兰,但却都被他一脚踹开,径直来到了府邸一楼内侧的一处地下室大门之前,听着里面的哭声与喝骂声,沙兰一脚踹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来到了地下室,沙兰看着跪在地面上不断擦拭地下室地面的莎莉,在她的脸上和胳膊上有很多微微鼓起的红色竖痕,又看到一个略显猥琐,面露淫秽之色的瘦弱中年站在一旁,手持一米多长的细竹枝向着莎莉的身上打了过去。
    “啪!”
    细竹枝被沙兰接住,感受着掌心传来的丝丝痛楚,沙兰的脸色越发平静,但其双眼之中却仿佛有红光闪烁,愤怒已极。
    穿越而来的时候,沙兰因为刚刚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还有些地方不太了解,所以他决定要低调一些,尽管他发现了凡妮莎和沙曼母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沙兰也还是忍耐了下来。
    只是如今凡妮莎想要把手伸到他身边的行为已经从根本上威胁到了沙兰,所以他不打算继续低调和隐忍了,况且如今的沙兰已经初步得到了罗尔的承认,也没有必要继续低调和隐忍下去了!
    用力把细竹枝从那个猥琐的瘦弱中年人手中抽离出来,沙兰转过头对莎莉说道:“莎莉,站起来,你是我的贴身女仆,除了我和父亲以外,你没有必要跪任何人。”
    听着沙兰的话,莎莉便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猥琐的瘦弱中年却大声说道:“莎莉,你这个小"biao  zi",要是敢站起来的话,今后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莎莉听到这话,身体颤抖了一下,本来要站起来的身体就这样僵持在了原地。
    这个时候,那个瘦弱的猥琐中年看向沙兰,嘿嘿笑着说道:“沙兰少爷,这里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沙兰少爷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您如此高贵,可不应该来这种地方,否则伯爵夫人如果看到了,那可是要责罚小人的。”
    沙兰看着对方,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我突然发现,这个家貌似有些变得奇怪起来了,仆人每一个口中都说着伯爵夫人,伯爵夫人,但是我好像没有听到有人说伯爵大人如何?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这个家已经变成了伯爵夫人一个人做主了吗?还是说,这偌大的温尔曼庄园已经改姓伯爵夫人的姓氏富兰克林了?”
    “沙兰少爷,还请你不要让我难做,否则……”
    “啪!”
    没等那个瘦弱的猥琐中年把话说完,沙兰便挥舞手中的细竹枝打在了他的嘴上,让他痛呼着把还没有说完的话都咽了回去。
    “莎莉,我最后说一遍,站起来,否则你今后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
    听到沙兰的话,莎莉狠狠一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眼中充斥着对那猥琐中年的仇恨。
    看到莎莉的目光,沙兰把手中的细竹枝递给了她,说道:“莎莉,他打了你多少次,你就还给他多少次,一次不多,一次不少,我们不欺负人,但是如果有人欺负了我们,则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还回去!”
    沙兰的话仿佛打开了某种枷锁,莎莉眼中隐隐有一丝坚定之色闪现,狠狠的点头,接过了细竹枝,猛地打在了那个猥琐中年的脸上。
    不敢置信的看着莎莉,那猥琐中年不敢对沙兰动手,面对莎莉却根本没有任何顾忌,只见他怒吼一声就向着莎莉扑了过去,但是没等他冲过去,站在一旁的沙兰突然抬腿踹在了那猥琐中年的膝盖上,使得他膝盖一痛一软,便摔倒在地。
    没等那猥琐中年再度站起来,沙兰伸手从一旁抓来了一只锄地的锄头,双眼之中隐现寒光,猛地挥舞锄头打在了那猥琐中年的膝盖上,生生的打碎了那猥琐中年的两个膝盖,无论他如何挣扎,如何求饶,如何咆哮都没有任何作用。
    两只膝盖都被打碎,仿佛也打碎了那猥琐中年对凡妮莎的信心,他惊恐的看着莎莉,任由莎莉把细竹枝打在他的身上,而他也只能够像是濒死的老狗一样,狼狈的在地面上翻滚哀嚎。
    “住手!”
    听到这话,沙兰抬头看去,但见凡妮莎带着沙曼和一些仆从站在地下室的门口,她看着正在一下下被莎莉用细竹枝抽打的猥琐中年,脸色极为难看的对沙兰说道:“沙兰,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要靠着殴打欺辱下人来显示你伯爵继承人的威风吗?”
    看着凡妮莎,沙兰突然笑了起来,淡淡的对凡妮莎说道:“凡妮莎,你也知道我是伯爵继承人,而不是你身后的那个小家伙,那么不如我告诫你一声,今后这种颐指气使的口气不要用在我的身上,否则我可不会在给你面子了。”
    双眼一瞪,凡妮莎死死的盯着沙兰,仿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沙兰说出口的,她指着沙兰,一字一句的说道:“沙兰,你竟然胆敢这样和我说话?”
    “哦?我为什么不敢这样对你说话?”
    “你……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敢在你父亲的面前这样和我说话!”
    “当然,即使是在父亲面前,我也一样敢如此说话,只是除了这件事情以外,我还要和父亲好好说说,你送给我的那两盆绒雪花的事情。
    毕竟你附带在其中的那两个东西,着实让我喜欢,我自然是要向父亲好好说说这件事情,想来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应该会和你更加恩爱了吧。”
    此话一出,凡妮莎和站在他身后的沙曼脸色都瞬间发生了变化,他们两个看着沙兰,一时之间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了。
    这个时候,沙兰转头看着不知从什么时候停下手的莎莉,淡淡的说道:“莎莉,难道他就打了你那么几下吗?”
    听到这话,莎莉看了看沙兰,又看了看站在地下室门口脸色苍白的凡妮莎母子,她咬了咬牙,再度挥舞细竹枝抽打在了那猥琐中年的身上,很快地下室中再度响起了猥琐中年求饶的哀嚎,让凡妮莎母子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