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流言

    第二天一早,罗尔便在一个跟了他很久的贴身女仆的服侍下穿着衣服,他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正在跟着哈斯德进行训练的沙兰,对站在自己身后的管家老伯曼开口说道:“伯曼,昨天晚上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微微欠身,老伯曼回答道:“我已经知道了,伯爵大人。”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觉得昨天晚上是好事,起码我看到了沙兰少爷属于一个少年的血性和作为一个贵族的果决。”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虽然沙兰被撞到脑袋的事情很危险,但从那以后他却变得更加懂事了,不仅仅好学了,性格也变得果决了很多,不再是原来的那副样子,我听其他人说过,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能够改变一个人,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罗尔说完这话,在镜子前面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当确定衣服没有问题之后,便点了点头,继续对老伯曼说道:“伯曼,沙兰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我想让你替我处理一下这个家里面的那些仆人的问题,许久不曾过问,这些仆人们竟然开始欺瞒未来的伯爵继承人了,无论是出自于谁的意思,这些仆人都不能够再用了,你明白吧?”
    “请问伯爵大人,您想要做到什么程度呢?”
    “温尔曼家族的人,自然要掌握在温尔曼家族之人的手里,不能够是其他人,自然也不能够是富兰克林家族的人,那些不符合规矩的人,不效忠我们温尔曼家族的人,请他们一起离开温尔曼庄园吧。”
    “属下明白。”微微点头,老伯曼转身离开。
    此时罗尔再度转头看向窗外,他看着在训练场进行训练的沙兰,嘴角微微咧出了一个弧度。
    ……
    下了车,沙兰拿着书包走进学校,目前他的身体最多也就只能够进行基础训练,索性哈斯德准备的那种药液配置的药浴着实不错,能够最大程度的缓解疲劳,促进身体的发育和恢复,否则沙兰觉得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他根本不可能坚持下来多长时间。
    来到了学校之中,第一节课是自然科学,沙兰拿出了书就开始提前预习,但就在他看书的时候,沙兰的余光隐隐看到了班级里面的一些同学在暗中看着他和其他人窃窃私语,看起来那些人的话正是和他有关的。
    眉头微皱,沙兰有些不明所以,而就在这个时候,杜罗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坐在沙兰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沙兰,有些惊讶的说道:“沙兰,你还真是能够沉得住气啊。”
    听着杜罗的话,沙兰断定是发生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系的事情,他却并不知道,导致现在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关于他的事情,但是他自己却被蒙在鼓里,说实话,沙兰觉得这种感觉并不是那么好。
    “杜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真的不知道?从昨天下午放学开始,咱们的圈子里面就开始逐渐流传你在追爱兰老师的事情。
    要知道那可是爱兰老师,据说她有不俗的背景,使得辛西亚市这边圈子里面的人都不敢招惹她。
    因此当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你就出名了,这件事情发酵了一晚上,看来是越演越烈了,不过我真的是很佩服你,你竟然真的要开始泡爱兰老师了,你还真的是吾辈楷模啊!”
    皱了皱眉,沙兰对杜罗说道:“如果我跟你说,我根本就没有要……要泡爱兰老师,你会相信吗?”
    看着沙兰,杜罗摇摇头道:“不信!”
    “那我也没有办法,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这种谣言我只能说太荒谬了。”
    “那你昨天下课去找爱兰老师的时候,总不会真的是向她询问关于那个什么语言的事情吧?”
    “当然是真的。”
    “不信。”
    “……”
    一堂自然科学课在下面学生的叽叽喳喳讨论声中结束,当老师无奈的宣布下课的时候,整个教室再度喧哗了起来。
    然而没有过多久,从教室外面的走廊开始,喧哗声一点点减弱,直至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只见爱兰拿着教科书和教案缓缓走进了教室里面,尽管她的脸上仍旧挂着一如既往的漂亮笑容,但是每个看到她的学生都有一种感觉,一旦他们今天真的招惹了爱兰,那么其结果肯定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没过多久,上课的铃声响起,爱兰一如往常的开始了讲课,慢慢的,在爱兰如常的表现下,教室里面的学生也逐渐的放松了下来,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无论是提问还是课下的小动作,都恢复了正常。
    课程很快结束,在下课铃声响起之后,爱兰走到了沙兰的课桌旁边,轻轻敲了敲他的桌子,低声说道:“沙兰,跟我来办公室,我有话要跟你说。”
    言毕,爱兰便径直走出了教室,而沙兰则是在班级里面同学的注视下起身,跟着爱兰离开了教室。
    在爱兰和沙兰离开教室的一瞬间,班级里面的学生们轰的大声议论了起来,只是对于爱兰和沙兰而言,那些声音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根本不会影响到他们两个。
    一前一后,在走廊上的学生们注视下,爱兰和沙兰先后走入了办公室里面,沙兰没有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只是径直走到了爱兰的办公桌之前。
    看着站在办公桌旁边的沙兰,爱兰直截了当的开口道:“沙兰,现在学校里面有关于你追求我的传言,我想问你,那些传言是否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
    “可是在另外的人口中,你可是一个完全能够做出这样事情的人,虽然这样偏听偏信的确是不太好,但是我必须承认,我的确是对你有所怀疑。”
    听着爱兰的话,沙兰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的沙兰的确是能够做出这些事情的人,严格说来倒也不算是污蔑了他,只是这一次他的确没有那些想法,沙兰并不想让爱兰这个给过他帮助的老师对他有所误解。
    想了想,沙兰想到了一个办法,他看向爱兰用昨天刚刚入门的曼斯美语对她说道:“老师,知识的所在是我追求的唯一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