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妖怪‘蜘蛛砌’

    自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十年了啊……阁楼之上,不知何时起,又再只剩墨孤单一人的身影。伸出手去,仿佛想要接住那并无实体的月华。可惜,无论自己再怎么异于常人,对于这样近乎天方夜谭般的事也暂时还是做不到的。只能空空的看着那流淌而下的月华划过手掌,宛若不具实体的水流一般穿过手指间的缝隙,继续往下流淌……
    看着在常人眼里依旧空空如也的手掌,墨的思绪慢慢涣散开来……
    这是一个荒谬的世界,这是墨在第一次了解到这个世界所谓的真实后的念头。传说中山精鬼怪居然都是真实无虚的存在!?而且已经和人类生存冲突了上千年之久?!何等荒谬,这种事怎么可能!
    然而,在亲眼见识到传说中真实无虚的妖怪后,墨再次升起的个念头依旧是:这,还真是一个荒谬的世界!
    然而不管这个世界何等荒谬,墨能做事也只有接受它,适应它。他并不排斥家族中家规以及给自己自小安排的无数训练,这些不过是为了能在这个荒谬而危险的世界更好的生存下去的手段而已,并没什么……
    于是,他便成为了族内所谓千年一遇的奇才。无论是灵力,还是剑术的,这些在他那与生俱来的天赋基础上都显得那么轻而易举。时至今日日,更是已经获得族内授予独属自己的剑铭,墨。
    那可是普通族人苦练3,40年都未必能达成的成就。在外界,更是有一种公认的说法,宇佐见家每一个具有剑铭称号的族人,都足以评为当世大剑豪。
    明明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但墨已经可以称得上功成名就了。起初,他的族内的长辈还担心这会让他变得娇纵起来,白白磨损了这么一个好苗子。
    但,很快他们就没了这个担心。墨依旧还是重复着自己那一如既往的生活模式。修炼,斩妖,磨练自身的技艺,然后继续修炼,继续斩妖,继续磨练技艺……无论是生活,还是修炼,都没有因此而带来半点改变……
    或许,他本身就对于修炼乐在其中吧……难怪小小年纪就能趋至如此程度,真正的天才,从来就不是单纯依靠天赋就能达成的啊,族内的长辈如此的想到。
    而对这样的说法,墨心底也并不反对。特别是他在明了自身的部分‘真实’后,更是如此。
    修炼,斩妖,继续修炼,斩妖,生活‘平稳有序’的进行下去……
    或许,他能达成宇佐见家千年以来的夙愿……追寻,剑的至理……族内隐隐将这一重望放在了墨的身上……当然,明面上族内还是对他与其他族人一视同仁。一来是为了避免他放纵自己,二来也是不想给予他太多压力吧,毕竟,在族人的眼里,无论他再怎么天才,也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而已……
    不过……
    这些和自己又有何干?说到底,自己之所以如此坚持不懈的修炼,也不过是为了……
    ……
    心底骤然泛起的警兆将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伸手,拔剑,金属交击的声音猛然响起。被墨的长剑弹开的是一根从阴影处突然飞袭而来的白色长矛状‘武器’。
    “呵呵,不愧是宇佐见家千年一遇的天才。明明这是我很有自信的一击来着……居然这么简单就挡住了……”飘渺空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阁楼的四周隐藏了无数的身影此起彼伏般发出了声音。
    “出来吧,你不会以为这样的伎俩就可以欺骗的了我吧……”墨无视这诡异的声音,直直的注视着阁楼某个阴影处。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剑士的直感么。还真的是厉害呢,明明我对于自身的气息隐蔽还是挺自信的来着。”这一次声音不再是那种虚无飘渺不知来处,而是准确无误的从墨注视着的阴影处传来。
    随后一个绝色的美人就从阴影处慢慢的爬了出来。是的,爬出来,因为光看其上半身的话,确实一个世间绝色的美人,足以让世间九成男子趋之若鹜。但在看到那从阴影处逐渐显露出来的巨大的蜘蛛下半身后,却足以吓跑这世间九成九的男子。
    巨大的,妖异的蜘蛛‘美人’就这样倒吊在阁楼上。它的那上半身以人类不可能的角度扭曲着身姿,直直的注视眼前的少年,宛若在注视着一个绝味的猎物一般。
    “原来如此,你才是真正的‘蜘蛛砌’么?”墨平静的注视着这诡异恐怖的一幕,缓缓开口说道。
    “哎呀,墨殿下还真是失礼呢,居然就这么用别人随便起的难听外号来称呼妾身。妾身可是有本名的哦,而且还很好听呢。”倒吊在阁楼上的‘蜘蛛砌’用怪异的姿态摆出一个标准的淑女礼,“初次见面,妾身名山田美绫,还请墨殿下多多指教。”
    “山田……”墨的眉头微微一皱,“山田家的大小姐……”
    “呵呵,墨殿下果然心思敏捷。”山田美绫掩嘴轻笑,一举一动间着实尽显名门大家闺秀的风范,如果忽略她那诡异的下半身的话,“不错,妾身正是山田家的大小姐,山田美绫。”
    “你是什么时候将山田小姐杀害的?”墨轻叹了一口气,对方隐藏气息的手段确实高明。如果不是对方亲自来到自己面前的话,自己都没注意到这城堡中居然还隐藏着一个妖怪。而且还是传说中‘蜘蛛砌’的正体。
    似是听到了什么引人发笑的话一样,山田美绫噗的一声笑出声来:“呵呵,墨殿下这话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呢,我什么时候杀害过山田家的小姐了?我·一直·都是·山田美绫·啊~”
    听到这话,墨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山田家的家徽,以前关于山田家的一些传闻,‘蜘蛛砌’这个妖怪现世并且声名传播开来的时间……等等一些奇妙的疑点在识海中流过……
    “蜘蛛……山田家的家徽,似乎就是蜘蛛呢……而且,据说山田家在发迹前本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方豪族,当年却异军突起,猛地发展成庞大的世家豪族。据说是获得‘神明’的庇佑和祝福……”墨注视着眼前自称山田美绫的怪物。
    “是啊,不过很可惜,‘神明’庇佑的时间似乎不怎么长,很快就衰落了呢。据说之所以会那么快就衰落也是因为很不幸的碰到‘妖怪’的祸乱呢……”对方微笑着接着墨的话说下去……
    “而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妖怪‘蜘蛛砌’的大名开始被传散开来……”
    啪啪啪啪,山田美绫拍着小手,“哎呀,墨殿下真的是……居然一下子就抓住事情的关键点……如此智慧和力量,让妾身都忍不住有点感到心动了呢……”嘴上说着赞誉话,眼中的笑意却已经尽去,黑色的瞳孔慢慢隐去,取而代之的是血色的朱瞳。
    墨再次叹了一口气,“虽然大致上已经猜出了一些,但不知道‘山田小姐’能否和我说下具体的始末呢。”
    “嗯?原来墨殿下对与别人的‘家事’也会感兴趣的吗?我还以为你和你的外表一样,只是一柄冷冰冰的‘剑’而已呢……”山田美绫轻笑一声,但却并没有拒绝说出事情‘真相’的意思;“这件事,还要从一百年前讲起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