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天眼

    这就完了?不!
    这种新生的妖藤,寄生性太强,太狂暴,而且生冷不忌,吸收的很杂。对于齐良玉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也就没打算回收,反而刻意抑制了这些妖藤的分株本能。
    吸收了大量血肉,能量超过了承受的极限,却又不能通过分株来分散能量,结果只有一个,砰!炸了。
    说实话,爆炸的威力真心不算强。毕竟几株分食一个妖兵,能量守恒,吃多少吐多少,上限也不过是妖兵水平。
    但架不住太多了,在有限的空间内,反复的震荡,相互影响,叠加起来依旧恐怖。
    而真正恐怖的还不是这爆炸,而是随着爆炸,被碾碎了的妖藤,汁液和碎屑混合成一团浓密的血色浓雾,笼罩了后面扑上来的妖兵。
    毒。相比于动物的尖牙利爪,扎根大地一动不动的植物,为了避免自己被那些动物吃光,进化出各种防止被吃的毒素,是很多植物生存的本能。相比于动物界那寥寥几种毒物,相对更弱小的植物,昆虫才是真正的用毒大师。
    而这团血雾,就是齐良玉借助妖藤,进化出来的一种剧毒。
    一排排的妖兵在毒雾中走不出五步,就倒毙在地。马上一批新的毒藤就在其尸体上茁壮长起。再爆炸,血雾更浓。仿佛一个永无休止的轮回。
    另一支队伍列好军阵,远远地停了下来。
    这批华御直训练的学员,其实是有股子傲气的。莫名得了仙缘,掌握了一股闻所未闻的强大力量,正是志得意满,想要展示的时候。
    之前李悠让他们负责接应,其实还是有些小小不满的。他们得华御直传授,走的是正规军的路子,讲究纪律严明,令行禁止。之前看疯狗营那散乱的阵型,还忍不住鄙视一番。
    但现在,后脊背发凉,丝毫不敢靠前。
    开什么玩笑,连妖族都扛不住的毒,又岂是人族能承受的。明知必死,傻子才上前。这样的威力,这样的规模,这样恐怖的杀戮效率,都让这帮骄兵收起了心中那点小小的傲气。
    不过傲气收起,多了一份认同,这些人虽然没有上前,但却也没有后撤。他们明白了李悠要求接应后援的目的。
    任何力量都不是无中生有,齐良玉很鬼灵的充分利用妖藤的特性,以妖族尸体为来源,来制造毒雾,极大地减少了自身的消耗。但无论是起妖风,还是催熟那些种子,消耗的还是疯狗们的力量。虽然消耗的力量相比于战果,已经小的几近忽略。但消耗毕竟是消耗,看看后方茫茫近乎无尽的妖潮,谁能耗过谁可还不一定呢。毕竟疯狗营也就区区二百多人。
    战场一时陷入了僵持。一边不断的维持着毒雾的规模,堵住了妖潮前进之路。一边悍不畏死的继续冲击,试图用命填出一条路。
    风沙中,却有一个瘦小的身影,身边清风缭绕,排开了毒雾和风沙,悄然摸向了妖族。
    李悠微微一皱眉,这个新徒弟,有点莽啊。算了,打完再说吧,分身跟着,保他小命还是没问题的。收摄心神,开始仔细探查这片战场另一个维度的世界了。
    甚至都不用仔细探查,李悠就凭借还算丰富的经验,判断出有问题。当然了,一片魔域,没问题才出鬼了。
    对于李悠来说一片魔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片魔域并非一人所为,而是两股势力分别...不对,三股!
    要是两股,李悠都不用求证,猜也能大致猜出来是谁的手笔。无外乎就是积极往这里填人命的双方了,无论是燕王府还是列擎薙,都有被怀疑的资格。
    但是还有第三方,就让李悠有点疑惑了。隐藏的这么好,我倒要看看是哪家手笔。
    李悠并不担心自己查不出来个所以然。人族有资格在这里动手脚的无外乎三圣门,加一个开了挂的魔道修士。各家的力量传承都各有特色,有些东西是瞒不住的。而李悠借助手机便利,可以说是对各家力量都很熟悉特殊存在了。
    果然,魔道手段,道门手段一目了然,都不需要仔细辨识。只是让李悠有些无法理解的是,还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隐藏在两家手段之下,极为隐蔽。要不是李悠对着两家的力量都极为熟悉,还真察觉不出这股异样。
    而且这股力量的组成,极为诡异和陌生,完全超出了李悠的认知。
    整个这片魔域,在李悠看来,完全就是鹬蚌相争,渔翁暗藏。
    小心的控制着神识,逐渐深入。
    道门的手段,其实就是大阵,道纹和符纹勾连能量,衍生出种种神异。虽是人族的特有力量之一,属于灵魂力的一种高端应用。但论起源头,还是道门。迄今为止,玩的最溜的也是道门。他们从道纹开始,衍生出了一系列符文的体系,进而建立起人族法器,法宝,阵法,机关等相关武备体系。
    李悠至今符纹都不入门,一方面是确实难,另一方面也是这是一套完整的体系,而他并没机会被领入门。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不得真传,李悠也只能像那些普通宗门一样,用一些道门公布出来,功能已经确定的符文组合,像模块化玩具一般,自己进行二次组装。
    以李悠的傲气,自然不会在这样玩闹一般的力量面前多耗精力。
    但是李悠不通符纹,可不意味着他不通道纹。这俩东西虽然一脉相承,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道纹是天地大道的显化,需要的是对相应法则的感悟。符纹则是人为总结建立起的一门学科,需要的是有序刻苦的学习。
    所以面对这么一座道门大阵,李悠直接绕过了看着头晕的符文体系,逐渐深入。他要找的是核心的道纹,只要查清楚道纹的性质,这座大阵的作用也就基本清楚了。
    一层层绕过或真或假,或有功能,或为迷惑,甚至是陷阱的符纹。道门把符纹早已玩出了花,本身又是灵魂力的开启者,怎么可能放任他人的神识轻易接触到大阵核心,甚至直接破坏大阵。各种安全措施,可谓丧心病狂。
    也就是李悠,既有儒门的传承,还有正宗的魔道手段,更重要的是还有一枚遗传自母亲的道门天眼。这个道门的顶级灵根,由于手机的特异,成了李悠的灵根第二异变点,但其本身的功能却一点没有缩水。也就是李悠主修的不是道门功法,对这枚天眼的开发太少。这也真不能怪李悠,他手段实在太多了,修炼时间又有限,厚此薄彼在所难免。
    现在面对道门大阵,这枚天眼终于被激发出了新的功能。天眼的本质是破除虚妄,直指本质。但是因人而异,开发程度的不同,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有所区别。李悠从别人身上偷功法,本质上来说就是这枚天眼的功效,而手机自身其实应该是完美优化。
    当面对这道门大阵,天眼隐泛金光,一切的符文陷阱在李悠面前都无所遁形。李悠要做的只是绕开那些被天眼标注的符纹阵列,虽然被绕的有些头晕,但却还是不断的接近了大阵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