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活埋

    渠年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
    他以为是自己喝醉了酒,被遗忘在了黑夜里,但四下摸索一下,却感觉不对劲,因为他被封闭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四周都有木板,敲了敲,木板发出沉闷的回声。
    渠年只觉头皮一炸,因为他已经判断出,这是一副棺材,他被人活埋了!
    活埋?
    当这个念头出现时,渠年吓得差点大小便失禁,哦不,要把“差点”这两个字去掉。
    他明明记得自己只是跟朋友喝了酒,后来大概醉得不醒人事了,难道是因为喝酒喝死了?可就算喝死了,也不至于直接埋掉啊,不要火化意思一下吗?但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有血有肉,没有一点火化过的迹象,没有一点葬礼该有的仪式感。
    这时,脑海里另一人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终于,他知道,他的灵魂占据了另一个的身体。
    这个人是秦国公子渠年,因为资质太差,从小在秦国就受尽歧视,秦王也极不喜欢,所以十三岁那年,秦王为了跟山东六国议和,就把他送到了齐国做人质,今年十九岁,正是结婚生子的大好年华,结果却被同样在齐国做人质的韩国公子琦忘骗出城外,给杀害了。
    根据记忆显示,琦忘骗他出城的理由也很简单,说是齐国长铭公主想单独见他,正在城外玲珑山等他,这种天鹅约癞蛤蟆的话他竟然也信了,还把他高兴得一宿没睡着觉,一大早就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做着春秋美梦,结果长铭公主确实在玲珑山等他,不过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齐国的纨绔子弟,等他一起狩猎,只不过他不是猎人,而是猎物。
    不过长铭还算有点良心,没有让他曝尸荒野,毕竟他也是秦国的公子,还着人给他打了一副粗糙的棺材,把他给埋了。
    但是他记得他当时被弓箭射得千疮百孔,可是他现在摸了下身体,除了衣服破损之外,身体却是完好无损,甚至比以前更健壮了,肌肉无比紧实。
    但他也没有心思迷恋自己的身体,既然被活埋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离开这个棺材,可他在身上摸索了一遍,没有一件称手的工具,连发簪都被人拔掉了,急得他只能用脚蹬着棺材板,咚咚作响,但可能棺材埋得太深,棺材板纹丝不动。
    渠年急得拼命呼救,只希望坟墓外有人路过,能把他刨出来。
    但他折腾半天,嗓子都叫哑了,也没听到了坟墓外有动静。经过这一番折腾,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大口大口地呼息,但仍然感觉气不够喘,他就知道,棺材里的氧气不多了,再不出去,他就要窒息而亡了。
    可是,他该怎么出去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心里不由恐慌一片,感觉今天肯定又要死在棺材里了,眼泪在黑暗中悄然滑落,他真的不想死啊,越想压力越大,情绪终于崩溃了,怒吼一声:“啊——”
    没想到就在他绝望的时候,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卧糟,你是谁?”
    渠年吓了一跳,如果这个声音是从坟墓外传来的,他肯定欣喜若狂,但他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声音就是棺材里传出来的,如同趴在他耳旁咆哮,振聋发聩。
    可是棺材里除了他,再无他人,连根尸骨都没有。
    本来一个人躺在棺材里,这种阴森的气氛就让他恐惧,现在又莫名冒出一个声音,除了鬼还能有谁?
    渠年只觉头皮发麻,四下张望一下,除了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到。这时用颤抖的声音回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那人怒道:“老子既不是人也是不是鬼,老子是剑灵!”
    渠年听说不是鬼,心里稍微踏实一点,道:“剑灵兄?你在哪里?你也被活埋了吗?我看怎么抓不到你?”
    剑灵没好气道:“老子在你手心!”
    渠年大吃一惊,急忙把注意力移动自己的手上,却发现自己的右手之中竟然有一片空间,像是茫茫宇宙,浩瀚无边。不过里面漂浮着一个紫色的发光体,有鸡蛋大小,飘来飘去,难道这就是剑灵?便急道:“你怎么在我的手心里?”
    剑灵怒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啊!混蛋,老子乃是蓬莱仙宫修炼三万年的剑灵,好不容易逃出来,好不容易将这副肉身修复,并将他打通经脉,打造得完美无瑕,就是希望老子变成人以后就是一个天才,以王者的姿态降临人间。结果你倒好,一点不客气啊,我刚把肉身打造好,你就住进来了,而我忙活了三万年,就只能得到一只手?我说我找了半天,怎么找不到手和脚呢,原来被你这王八蛋抢去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渠年终于听明白了,怪不得他记得这个秦国公子被人射得千疮百孔,现在却完好无损,甚至比以前更加健壮,原来是这个剑灵将肉体修复,准备夺舍重生的,没想到却好巧不巧,让他捡了便宜,大概是他的名字比较生僻,刚好又跟这个秦国公子重名,说不定是阎王爷搞差了,见秦国公子的肉体能养魂了,就把他送过来了。
    但他既然来了,肯定就不想走了,有房子住谁想出去流浪?不管这个房子有多破,但毕竟是房子,是家啊!
    但他面对这个自称修炼三万年的剑灵,他也不敢放肆,心里也害怕,这时便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其实我也不想来这里,我在我老家过得挺好的,有房有车,就算死了,还是喝着三千块钱的红酒死的,我也不想来,要不你把我送回去,我那个身体肯定还没火化,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这样你也活了,我也活了,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剑灵怒道:“我现在自己都出不去,投错了胎,你还想着把你送回去,你做梦呢?”
    渠年毕竟是个聪明人,而且是非常聪明的那一种,在那一世,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确实活得如鱼得水,所以稍一回味,他也明白了。这个剑灵虽然非常愤怒,恨不得杀了他,但自始至终没有提到要把他的魂魄从这具肉身里移出去,那肯定没有这个能力,如果有的话,他也不会气急败坏了。心念至此,便踏实了许多,道:“那怎么办啊?我来都来了,想走也走不了啊!要不你再去找一个肉身,每天死人那么多,很好找的!”
    剑灵怒道:“你以为夺舍重生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为修复这尊肉身,已经耗费了我毕身的修为!”说着说着,竟哭了,没错,听声音是一个那么粗犷豪迈的男人,此时竟哭了,而且哭得悲痛欲绝,边哭边道:“我就想见见外面的阳光,我就想堂堂正正地做一个人,我就不想做一个孤魂野鬼,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怎么就那么难呢?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
    画风转变得太快,令渠年错愕,听他哭得像个孩子,心里也觉得难为情,他完全能够理解他,毕竟人家等待了三万年,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投胎的机会,结果却被他黑吃黑吃掉了,换谁都要情绪崩溃。心里不由心生恻隐,便道:“你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你看我现在被埋在地下,也是死路一条,但我就没哭,我们要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嘛!”
    剑灵道:“你刚刚哭过了!”
    渠年:“……”
    剑灵又道:“你别沾沾自喜,我告诉你,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大家一起玩完!”
    渠年道:“你看我沾沾自喜了吗?我们无怨无仇,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也希望你过得好,要不这样,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剑灵大概也是乱了分寸,这时道:“你说说看!”
    渠年道:“现在我对这个世界也有一点了解,无非就是一个强者为王的世界,现在我的身体已经被你改造过了,质量非常不错,我很满意,你也应该很满意,要不然也不会准备以王者的姿态降临人间了,就这样浪费了,岂不可惜?而且路已经走到这里了,既然没有回头路,那我们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你的王者梦完全可以由我来代劳,我们一起合作,称霸世间,杀上诸天。我们不要位列仙班,我们要踏碎仙班,到时世间的肉身任你挑选,岂不快哉?”
    渠年以前是做销售出身的,口才那是极好,剑灵毕竟心思单纯,没有见过地球上的这种画大饼式的销售套路,一下就被套路住了,虽然他身上没有血,但也忍不住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况且他也知道,这个肉身现在放在世间,确实是万中无一的肉身,只要渠年够聪明,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的。但还有些犹豫,便道:“那我岂不是永远都要做你的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