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英俊惹得祸

    中山国虽然不如七大王国,但也不算是小国,处于燕赵两国之间,跟秦国一样,非常不安分,蠢蠢欲动,时不时地出来捣乱一下,不过好像看不惯赵国,总是捅赵国的屁股,赵国想灭又灭不了,因为中山国喜欢抱齐国的大腿,让赵国很头疼。
    白小牙之所以混得很惨,因为中山国王总怀疑不是他亲生的,他的所有子女中,长得一个比一个丑,丑不惊人不罢休,就这个白小牙,从小就长得眉清目秀,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那淤泥肯定就不高兴了,总怀疑是他妈跟侍卫私通才生下了他。但那时又没有亲子鉴定,所以也只能怀疑,越想越不是滋味,终于在他十一岁那年,把他们母子送到齐国做人质,一可以表忠心,二可以眼不见心不烦。所以白小牙到达齐国以后,也是没有一点资助,母子俩相依为命,苦不堪言。
    在到达齐国的第三年,也就是渠年到达齐国的那年,白小牙的母亲郁郁而终。
    因为这哥俩同病相怜,所以很自然地就走到了一起,吃则同席,卧则同榻,幸亏两人都是直男,要不然可能都结婚生子了。
    白小牙这时跑了过来,见渠年头发凌乱,衣服破烂还满是血迹,惊道:“渠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昨晚去哪里了?人没事吧?”
    渠年道:“我没事,就出去遛达一晚!倒是你,脸怎么肿了?被人打了?”
    白小牙道:“还不是因为你,你不是被琦忘带走的吗?所以昨晚我就去找琦忘打听你,结果人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揍了一顿!”
    渠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忍着!”
    白小牙道:“那只有忍着喽!难道还要搬石头砸天啊!”
    渠年道:“我是说先忍几天,到时跟我的仇一起报!”
    白小牙惊道:“报仇?你还没睡醒吗?我们有什么资格找人家报仇?去人家门上泼粪吗?人家虽然也是做人质,但却是正儿八经的公子,我们算什么?乞丐都不如,乞丐还没人嘲笑!”
    渠年笑道:“不要那么悲观,世界还是很美好滴!你还年轻,路还很长,一点挫折算什么?眼光放长远一点,格局放大一点!”
    白小牙怔怔地看着他,若不是他跟渠年同席同榻这么多年,真怀疑眼前这个人是别人假冒的,一点都不像以前渠年说的话,以前的渠年如果遇到这件事,肯定跟他互舔伤口,彼此安慰,然后骂骂这天,骂骂这地,骂骂神仙阿姨不懂事,这事就过去了,从没见到他这么乐观过,也就想到长铭公主看上他,才会意气风发一下。
    白小牙怔道:“你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爱讲大道理了!”
    渠年毕竟前天还做着老板,做老板的人都喜欢讲大道理,还喜欢谈理想,这时就搂着白小牙的肩膀,向前走去,边走边道:“我确实变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暴自弃了!小牙啊,你难道就没有什么理想吗?”
    白小牙怔道:“理想?就我们这种人,朝不保夕,也配谈理想?”
    渠年道:“只要是个人,就应该有理想,理想没有贵贱之分!”
    白小牙道:“我的理想就是灭了中山国!”
    渠年道:“你竟然想灭了自己的爸爸?有理想有魄力,不过不要怕,没有爸爸不要紧,我可以做你的爸爸!所以,你现在就应该为了你的理想而努力,而不是自暴自弃,就你这个样子,什么时候能灭了中山国?”
    白小牙并不知道爸爸是什么玩意,所以也没有计较,不以为然地笑了下,道:“我的理想就是想想,想想就行了!”
    渠年无意间见到边上有个包子铺,便也懒得再跟他探讨理想了,道:“对了,你身上有钱吗?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饿死了。”
    白小牙见他刚慷慨激昂地谈完理想抱负之类的高端话题,转眼就为了一个包子而筹钱,感觉很突兀,便道:“我哪里有钱?我早饭还没吃呢!所以说,你还是要认清自己吧,别出去一夜就感觉参悟大道了,想办法先把肚子填饱吧!晚上带你去偷鸡,我刚踩好一个点!”
    渠年摆手道:“偷东西是不可能再偷了,这辈子都不会偷了,偷情还差不多!”
    俩人边走边说,一会就到了朔华大街。
    朔华大街位于城西偏北的角落里,南北方向,虽然名叫大街,却不是街,而且还不大,就是一条巷子,两边都是住宅。诸国做人质的公子都住在这里,所以大街两头有兵卒看守,为了保护这些人质的安全。
    所以看到这两大公子回来,这些兵卒是不屑一顾的,幸亏他们保护的是诸国公子,如果只为保护这两大公子,他们心里能憋屈死,感觉是用一群名贵的牧羊犬来保护两条丧家之犬。
    两人刚准备进巷,巷子里出来一群人,毕竟是街坊邻居,渠年认得,领头那人是赵国的公子赵颖川,带着一群家丁,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
    因为中山国经常喜欢捅赵国的屁股,所以在所有国家中,赵国看中山国最不顺眼,所以赵国的公子看这个中山国的公子也是最不顺眼,没事就找白小牙的茬,这些年来,白小牙没少被赵颖川欺负,但白小牙无力反抗,每次遇见赵颖川,都是绕着走,免得蒙受不白之冤和皮肉之苦。
    所以现在看到赵颖川走了过来,白小牙吓了一跳,可不想跟赵大公子狭路相逢,这时就拉了下渠年的胳膊,假装不是进巷的,只是路过巷口,准备先到别处兜一圈再回来,这是他们以前惯用的伎俩,一般情况下,渠年也怕被打,所以都会配合他。
    但这一次,渠年没有配合他夹着尾巴走,而是甩开他的手,道:“干嘛呀?不回家了吗?”
    白小牙就有些着急,心里想着,你没看赵颖川来了吗?心里就没点逼数吗?你不常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吗?但他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毕竟他也是一国公子,这些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便道:“我们不是要去买点早点吗?”
    渠年白了他一眼,道:“买什么早点?你有钱吗?”
    白小牙就有点想不通,这家伙出去一夜,怎么变成一个憨子了?心里就有些慌张,若不是这么多年的感情,真想拂袖独自离去。
    这时,赵颖川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白小牙笑了下,道:“中山公子,没钱吃早饭了?要不要本公子施舍一点给你啊?”
    白小牙就有些局促,没有说话。
    渠年这时就抓住白小牙的手,道:“我们走!”说时就准备进巷。
    但巷子不宽,两边还有兵卒值勤,这时赵颖川带来的十几个家丁就散开把巷口堵了起来,不让他们通过。而两边的兵卒站着也是无聊,难得看热闹,所以也没有人阻止。何况他们没事的时候,也会拿这两大公子找乐子,毕竟这两人身上带着一国公子的光环,欺负起来有快.感。
    赵颖川这时双手负后,淡然一笑,道:“怎么两天没见,感觉你们翅膀硬了不少?准备上天了?本公子跟你们说话,也敢当作耳边风?”
    渠年却不以为然,转过身来,看着赵颖川,道:“好啊,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说是要施舍我们的,是吧?那拿钱来施舍呀!”
    赵颖川笑了下,道:“我施舍你个锤子!”
    渠年脸色一冷,道:“也就是说,你是在戏弄本公子喽!”
    赵颖川哈哈一笑,道:“就你也配自称本公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侮辱了本公子三个字,这三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就相当于在这三个字上面抹上了屎,本公子以后都不好意思再说!”
    渠年冷冷道:“不好意思说就闭嘴,没人逼着你说!”
    白小牙听得心惊肉跳,心里想着,这下死翘翘了,今天是逃不过一顿毒打了。他有点想不通,这个渠年出去一夜,怎么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以前的他是多么有眼色啊,向来都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要说面对赵大公子,就是面对普通的地痞流氓,只要打不过,那肯定要脚底抹油,跑得比谁都快,今天怎么就变得死脑筋了呢?
    果然,赵颖川脸色一冷,眼神就变得阴鸷,虽然他也觉得奇怪,这个秦国公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眼里,这个秦国公子就是一个小丑,就算跳到梁上,还是一个小丑。便冷笑一声,道:“看来你是活腻了!”
    朔华大街虽然是一条冷清的巷子,但与之交叉的灵华大街却是一条繁华的街道,行人川流不息,一看这里有好戏看,都围了过来,虽然秦国公子被人欺辱的事早已司空见惯,但偶尔重温一下,感觉也是挺不错的。
    赵颖川后面一个家丁很有眼色,见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受辱,脸上义愤填膺,所以这时就很狗腿地跳了出来,指着渠年怒道:“你他妈是不是还没睡醒?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夜里屙屎的时候没有回头看一眼,把胆屙了你都不知道?”为了配合他愤怒的情绪,手也没有闲着,伸手就扇了渠年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