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越陷越深

    渠年看他的样子,估计真的已经被榨干了,至于让他父王资助,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只是一个人质,他父王只是可怜他,平时才给他充足的生活费,几千两银子这么快就花完了,估计他父王接到信,只会痛骂他一顿。
    白小牙因为平时最受他的欺负,对他最为憎恨,现在既然已经得罪了,他也不介意得罪得深一点,这时上前一步,把手伸进他的怀里,搜了一遍,结果还让他搜出几两碎银,就放进了自己的怀里,心里不免一阵感叹,果然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放开胆子,来钱比偷鸡摸狗快多了,一点零碎就够他们以前奋斗好几年的。
    同时看到赵公子狼狈如狗的模样,心里就生出一阵报复的快感,无比痛快,纵然以后过得再危险,有今天这一幕,此生足矣。
    对于渠年来说,虽然杀了赵公子也是理直气壮,但肯定要引来麻烦缠身,毕竟他是赵国的公子,一旦他死了,齐国要调查,赵国也要调查,到时他就别想过安生的日子,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杀了他,这样的人他现在已经不放在眼里了,根本不担心什么放虎归山,养虎为患。
    渠年这时就挥了下手,道:“既然如此,我就再放过你一次,但你要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定斩不饶!”
    赵颖川大喜过望,见脖子上的剑已经撤掉了,急忙就站了起来,忙道:“绝不会有下次了,我也不敢了!”
    渠年挥了挥手,道:“去吧!”
    赵颖川如蒙大赦,转身就走,也懒得过问他手下的死活,这群没用的东西,死不足惜!
    结果他刚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露出可怜之态,舔了下嘴唇,道:“秦公子,我……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刚刚被你勒索去的,是我一年的生活费,你能不能再借一点给我,我以后一定还你,要不然我没法生活啊?会饿死的!”
    楚三敢就指着他道:“你小子真是得寸进尺,我师父饶你一命你还不知足,竟然还敢借钱,信不信我借个锤子给你?”
    赵颖川吓了一跳,对于这个楚三敢,他一直都是惧怕的,而且他也想明白了,今天晚上他之所以再被羞辱一次,还被勒索的干干净净,完全是因为楚三敢这个搅屎棍,要不然就算被渠年发觉,他也是没放在心里的。现在他仔细一回味,才想起楚三敢一直都叫渠年师父,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楚三敢这个小魔王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连齐国的王公贵族都不放在眼里,而且还是一个修行者,怎么会拜渠年这个窝囊废为师父呢?
    今天发生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处处透着不对劲。
    正犹豫时,渠年又看着他说道:“赵公子,你让我想起了一句至理名言!”
    赵颖川怔道:“什么至理名言!”
    渠年笑道:“今晚全场消费,全由赵公子买单!”
    赵颖川怔了怔,心道,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屁至理名言啊?嘴上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渠年挥了挥手,道:“你不用明白是什么意思,你只要明白,你赵家就是买单的命,去吧,不要再说勒索,如果让我听到你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大宝剑侍候!”
    赵颖川见借不到钱,只能灰溜溜地走了,不过他跟韩琦忘的关系不错,也算是狐朋狗友,明天倒可以跟韩琦忘借钱,以解燃眉之急。
    屋里的十几个刺客留着也没用,渠年就准备放人了,白小牙大概是穷怕了,却说不急,进去在每个人的身上都翻了一遍,倒让他又翻出不少碎银铜钱,还有几张银票,足有好几十两,让他又发了一笔小财。
    那些刺客平时薪资微薄,可不比赵颖川财大气粗,虽然只有几十两银子,但也几乎是他们的全部家当了,就这样被白小牙打劫了,仿佛心上的肉被剜去了一块,全程滴血,但赵颖种被勒索那么多都夹着尾巴跑了,何况他们这些小喽啰,根本不敢吱声,就差没有昧着良心说一句:抢得好!
    等那十几名刺客走了,渠年又把银票点了一遍,喃喃道:“三千四百多两,你身上还有多少?”
    楚三敢道:“今天我花了不少,还剩两千两多一点点!”
    渠年点了一点头,道:“就算两千两吧,也就是五千四百两,还差四千多两!”
    楚三敢怔道:“还差四千多两干嘛啊?”
    渠年道:“买望月楼啊!”
    楚三敢道:“师父,你还想着望月楼呢?人家是四十五万两,你还差四十四万又四千多两,零头都不够!”
    渠年道:“够的!只差四千多两!”又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再去勒索谁呢?”
    楚三敢道:“师父,如果你想去欺负别人,这条街的公子随便欺负,没人敢吭声,但你去勒索别人,还勒索这么多,人家就是不给,我们没有充足的理由,还真把人家打死不成?这些人怎么说也是各国的公子。今天勒索赵颖川,只是刚好天时地利人不和,你可不能勒索上瘾了,这虽然来钱快,但也要有把柄啊!”
    渠年灵机一动,道:“把柄?有了,明天去勒索韩国公子韩琦忘!”
    楚三敢怔道:“他有把柄在你的手上?”
    渠年道:“他欠我一条命!”
    楚三敢道:“如果真欠你一条命,那倒可以勒索一下!”
    边上的白小牙也不说话,虽然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但这玩意来钱太快了,随便勒索一下,一辈子衣食无忧,今天过了一天好日子,一下子就上瘾了,再不想过以前那种偷鸡摸狗还穷困潦倒的岁月了。何况他现在已经破阶了,他觉得他的前途应该是光明的,他应该争取一下。没有人天生就应该下贱。
    渠年何尝又不是这样想,他早上决定来临淄的时候,还想运用地球上学到的知识,正正经经地做生意,毕竟他也看过很多穿越小说,套路他都懂,就算以现在的工业基础,造不出电灯电话,但还是可以造出玻璃杯,肥皂,以及女性的内衣,这些产品一旦问世,肯定可以引起轰动,大赚特赚,但经过这次勒索,他的想法完全变了,因为这玩意来钱太快了,只要犯法不受惩罚,谁愿意正正经经地做生意?谁不喜欢简单粗暴地赚钱?两手一伸,给钱,钱就来了,何其痛快!
    夜已经深了,楚三敢帮渠年勒索完,就回去睡觉了,不过他手下多,就放了两个人在渠年的院子里,给他看家护院。
    渠年因为白小牙下午已经破阶,而他开了挂,反而没有破阶,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所以也没有心思睡觉,他得抓紧时间破阶,赚钱虽然重要,但实力更重要,如果没有实力,楚三敢这个逆徒都要灭了他。在他眼里,楚三敢就是一颗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所以他没有睡觉,又服用了一颗白鸡丸,坐在床上修炼了。
    白小牙躺在对面的床上,问道:“渠年,你不睡觉?”
    渠年道:“睡不着,我喜欢这种修炼的感觉!”就没好说,老大不好当啊,我心里急啊!
    修炼的过程是枯燥的,特别是破阶的过程,就像老鼠打洞一样,基本就是在不停地重复同一个动作,引灵气入体,化气为刃,冲击混沌的丹田,这个过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究竟有多少遍,渠年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效果却没有一点改善,丹田依旧混沌不开,甚至没有一点裂开的迹象。
    渠年就有些心浮气躁,感觉他的丹田就像是一个坚硬的核桃,怎么都咬不开,恨不得拿把锤子把它砸开。
    天慢慢就亮了,窗纸上就透进朦胧的光亮,但渠年修炼了半夜,没有一点进展。
    渠年这时就些气急败坏,大叫一声:“剑灵,你给我出来!”
    当然,他可以用意识跟剑灵沟通,不需要用嘴喊出来,剑灵也能听到。
    剑灵这时道:“出哪去啊?我一直都在呢!”
    渠年道:“你不是说我这副肉体是天纵之才,万中无一吗?怎么这么垃圾?我都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连白小牙都破阶了,为何我不能?”
    剑灵道:“确实是天纵之才啊!这一点,那个千国商会的掌柜都已经给你证实了呀,要不然她会送你白鸡丸?”
    渠年道:“那为何我比白小牙多花了几倍的时间,却不能破阶?他修的跟我是一样的功法,吃的是一样的丹药,而且我感觉,我根本就没有破阶的迹象,好像一辈子就这样了。”
    剑灵迟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肉体确实是好肉,丹药虽然不好,但足够你破阶,那问题出在哪呢?会不会是你的脑子有问题?”
    渠年没好气道:“你放屁!老子的脑子精明着呢,没看我第一天来就已经征服了一条街?”
    剑灵迟疑道:“这话好像也没错,你确实挺聪明的,那这个问题出在哪里呢?”
    渠年道:“你没事的时候好好想想这个问题,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我告诉你,我过不好,你也别想好过,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剑灵道:“这个我知道,那我好好想想吧!”